《醫神廢婿》 小說介紹

醫神廢婿(林凡陸婉凝)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醫神廢婿》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此時的馮老已經被震撼得不行了。

僅僅用了十八枚銀針,就把將死之人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這不是神蹟是什麼?!

然而身為中醫,真正讓他感興趣的則是林凡的鍼灸手法。

竟然能讓所有銀針產生共振,齊齊發力!

這年輕人絕非等閒之輩!

“敢......敢問這位小友,您剛纔使用的這套針法,可有什麼名字?”

馮老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眼中充滿了渴望。

就像一個饑餓的乞丐,突然看到彆人端了一碗肉放在他麵前,能不激動嗎?

而且,他侵淫中醫這麼多年,翻閱過無數中醫典籍,心中隱隱已經有一種猜測。

隻是這種猜測太瘋狂了,他根本不敢相信。

林凡麵容平靜:“玄門神針。”

“還真是!”

馮老再度驚撥出來,渾濁的老眼綻放著火熱的光芒。

“我曾在一本中醫典籍上看到過介紹,傳說中這玄門神針乃一不世名醫所創,足以奪天地造化,讓人起死回生,端的神奇無比。

隻是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失傳,成為中醫界最大的遺憾。

冇想到老朽竟如此有幸,時至今日還能窺視一二,真是上天的恩賜啊!”

林凡聽了也是暗暗感歎。

林氏先祖創立玄醫一門,醫學和武道都堪稱精彩絕倫,奈何後世子孫能力不濟,未能將其代代傳承,以至於失傳了數百年。

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恐怕正是這些傳承遭人覬覦,最終為林家招來了滅門之禍。

一下子,林凡便感受了千斤般的重擔壓在他身上。

“父親,母親,我定會為你們二老複仇!還有這玄門傳承,我也必定將其發揚光大!”

林凡心中暗暗發誓。

“這位小友,老朽剛纔有眼不識泰山,竟不知道小友身懷絕技,耽誤了小友治療親人,還請小友見諒!”

馮老滿臉愧疚,朝林凡拱手鞠躬。

林凡擺擺手,“不知者無罪,你謹慎些也是應該的。”

說完,他話音一轉,叮囑道:“不過,今日之事事關重大,還望不要外傳。”

在他足夠強大之前,玄門神針以及傳承的事情,暫時不要外傳是最好的。

否則,必定會為他和妹妹林夢語招來殺身之禍!

這點,林凡還是很清楚的。

“那是自然,小友請放心,老朽絕不外傳。”馮老恭聲道。

他也清楚這玄門神針出世,將會在中醫界造成做大的影響,因此也不敢貿然外傳。

“哥......”

忽然一聲輕呼,將兩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正是躺在床上的林夢語。

此時的她竟然甦醒了過來,還微微睜開了眼睛。

“小語!”

林凡鼻子一酸,瞬間喜極而泣。

他雖然對先祖的鍼灸傳承有極大的把握,可見到妹妹甦醒,也是激動得不能自已。

一旁的馮老也是瞪大了眼睛。

竟然這麼快就甦醒了?

這玄門神針果然厲害啊!

“哥,我......我看到......嫂子她............”

“噓!”

林凡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柔聲道:“小語你好好休息,養好傷最重要。”

林夢語嗯了一聲,不再說話了。

她確實很累,吐出幾個字都花費了她全身的力氣。

林凡微微擰眉。

他又何嘗不想立刻知道那男人是誰,但現在治好妹妹的傷纔是第一位的。

“馮老,我還有個不情之請?”林凡看向馮遠山。

“小友,你儘管說,隻要老朽能辦到,必定義不容辭。”

對馮遠山來說,能見識到傳說中的針法,已經是他一輩子修來的福份了。

為林凡做點事又算得了什麼。

“是這樣的,你這裡有紙筆冇有?我需要你幫我去抓一副藥材。”林凡道。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林夢語情緒不穩定,一直緊緊抓著他的手不願放開。

那就隻能麻煩馮老了。

“有,有的。”

馮老立刻走到一旁,從桌子抽屜裡取出了紙筆,拿給了林凡。

林凡在床沿上寫了一副藥方,遞給了馮老,然後摸了一下全身口袋,竟然隻摸出幾十塊錢。

讓他尷尬得不行。

因為這藥方上都藥材都很貴,全部買下來至少上萬塊。

根本不是他這點錢能買得起的。

“馮老,還請你幫我抓十副藥,藥材都在上麵了。不過我暫時拿不出足夠的錢,這副方子就留給你,抵做藥費。”

說完,林凡將藥方交給了馮老。

馮老接過來後,細細端詳了一下。

這藥方他竟然冇見過!

若是放在往常,他一定十分不屑,但林凡不同,掌握玄門神針的人,開出的藥方豈能一般?

當即,他便道:“小友說笑了,能見識玄門神針,已是老朽莫大的榮幸,豈能收你藥費?

不過,既然小友如此慷慨,那老朽就笑納了。”

馮老喜滋滋地拿著藥方走了出去,很快便抓了十副藥回來。

這讓前廳的店員都大吃了一驚。

那年輕人何德何能,竟然敢讓馮老親自抓藥?

而事實上,馮老心裡彆提多激動了,因為他知道自己還有機會見識這藥方的作用。

於是,他還順帶將熬藥的器物都搬了進去。

看到這一切的店員和服務員們,一個個都像見鬼了一般!

難道那年輕人還真把死人救活了?

他們不敢問,馮老也不說,還不讓他們到後院去看,讓所有人心裡都像貓抓似的,那叫一個癢癢啊!

......

濟民藥坊外。

一輛寶馬緩緩停了下來,從車上下來一個西裝革領的中年人。

中年人走進藥坊,見藥坊內鬧鬨哄的,頓時皺起了眉頭,重重咳嗽了兩聲。

“不好好給病人拿藥,都在乾什麼呢!”

店員們都被嚇了一跳,各自散開回到了崗位。

之前那名店員戰戰兢兢走了過來:“經理,是這樣的......”

他將林凡抱著重傷的林夢語走進藥坊,馮老帶兩人去後院休息室的前後經過說了出來。

至於馮老剛剛出來抓藥的事卻冇有提。

因為他壓根就不信一個死人還能救活。

“什麼!”

中年人聽完後,臉色十分難看:“這馮老是老糊塗了嗎?連一個年輕人的鬼話都能相信!”

聽到死人二字,他就感到晦氣!

但為了不偏聽偏信,他立刻讓店員調出了大廳的監控。

看到林凡抱著滿身是血、毫無生氣的林夢語,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不是死人是什麼!

馮老竟聽了一個年輕人幾句話,便破壞了藥坊的規矩!

他很生氣,可也不敢貿然得罪馮老。

不過,把那個失心瘋的年輕人和一具屍體扔出去,他還是做得到的!

“叫一隊保安過來,隨我一起去後院,把那個年輕人和那具屍體給我拖出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