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神醫》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藥王神醫》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逆蒼穹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李哲林明溪,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藥王神醫》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飄逸霸道的言語,刻骨銘心。

在李哲腦海最深處迴盪。

緊接著,一本古樸玄奧的金色書籍浸入了他的意識海。

又化作一道道暖流,在他的身體中流淌。

撫平疼痛,抹去傷痕。

“我......這是怎麼了?”

許久後,李哲在巷子裡艱難醒來。

晃了晃腦袋,發現大腦中多出了一些奇妙的知識。

是做夢?還是幻覺?

半天纔回過神來,李哲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急忙向四周看去。

混混們已經離開了。

而他的身上沾滿了鮮血,血液已經結痂。

證明瞭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

可身上怎麼一點傷都冇有?

李哲滿頭霧水,怎麼也想不明白。

但柳翰、林瑤!

這一對狗男女,他絕對不會放過!

必須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緊握雙拳,就要再去報仇......

叮鈴鈴。

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過來。

“喂,是李哲嗎?這裡是江陽萬泰醫院。”

“你母親一個小時前出了車禍,搶救無效瀕臨死亡。”

“你過來處理一下手續吧。”

轟!

一瞬間,李哲大腦嗡鳴一聲,腦海裡一陣空白。

“媽?!”

“不!”

身子都不斷髮抖,彷彿天塌了一般。

他顧不上去報仇,隻是下意識便向醫院的方向奔去。

雙腿發軟,摔了好幾次,手腳擦傷。

但他卻全然不顧,彷彿瘋狗一樣奔跑。

終於在二十分鐘後,跑到了萬泰醫院ICU病房前。

滿身塵埃,血液瀰漫。

把門口醫生都給嚇了一跳,冷聲道:“你就是患者家屬?病人剛剛死亡,趕緊結了賬拉回去處理後事吧,我們兒這床位有限。”

李哲冇有說話,雙目無神,嘴皮顫抖。

嘴裡一句話咕囔著硬是說不出來。

直至跪在張琴床前,抓住對方那骨瘦如柴的蒼老手臂。

淚水才猛地流了出來。

“媽!”

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虧欠家裡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父親早亡,母親一個人把他拉扯大,靠撿破爛給飯店洗碗,纔將他撫育成才。

他有女朋友之後,更是拿出父親當年的賠償金,連帶著幾十年的積蓄,給他買了房。

可他這個不孝子,不僅蹲了大獄,還把房子也給丟了,怎麼對得起老母?

他甚至不知道老母親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剛剛六十一歲,但和他入獄前,簡直判若兩人。

花白的頭髮,深陷的眼眶,再加上那滿臉的皺紋。

短短三年,竟讓她蒼老至此。

足以證明她過得有多不好。

恨!

刻骨銘心的仇恨!

李哲痛恨自己的不孝,無能!

更恨柳翰,林瑤那對狗男女的惡毒。

如果不是他們,自己家怎麼會淪落到如此下場?

對李哲來說。

母親是他活在這世上的唯一支柱。

也是他苟且偷生,忍辱負重的最大原因。

可現在,冇了,什麼都冇了。

李哲眼睛通紅,死死地攥著母親枯瘦的手,淚流滿麵。

並冇有注意到,一股氣息順著他的手掌,流入張琴體內。

以一種恐怖的速度,不斷修複著她的內臟,肌肉,血管。

而李哲腦海深處。

那本金色的書籍,重新綻放出萬丈光芒。

“藥王真經?”

李哲整理著腦海中多出的記憶。

發現這些記憶很快就和自己血肉潛意識糾纏在一起,成為本能。

藥王後裔,不滅血脈。

萬古醫道,唯術永存!

李哲喃喃自語,眼睛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有救了!

藥王在世,活死人肉白骨,肯定能救活母親。

氣息源源不斷地進入張琴體內。

漫長時間過後。

張琴竟然真的眼皮微顫,醒了過來!

“媽、媽!”

張琴迷茫地睜開眼睛,正好看到淚流滿麵的李哲。

“哲......哲兒。”

由於她剛剛醒來,聲音還含糊不清。

但看向李哲的目光卻滿是關愛。

這世上,哪有母親會埋怨自己的孩子?

愛憐的眼神,讓李哲撕心裂肺,淚如雨下。

隻能把臉貼緊母親的手。

“媽,您受委屈了,不孝兒回來了。”

砰!

正當李哲驚喜萬分時,病房的門被推開。

醫生從外麵走了進來。

在看到張琴的刹那,瞳孔收縮,滿臉驚駭。

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她......她怎麼醒來了?”

“不科學啊,剛剛明明一切生命體征都消失了。”

醫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麵前的現實。

李哲則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算了,這些晚點再說,你先把醫藥費掏一下吧。”

醫生搖了搖頭,直接把賬單扔到李哲麵前。

李哲下意識的接了過去,等看到上麵的數字後,頓時大驚!

“怎麼這麼多?!”

“高嗎?這些隻是正常的搶救賬單,都有據可查,我也隻是公事公辦。”

李醫生麵無表情,眼眸深處卻掠過幾分不屑。

“你們是亂要價!”

李哲據理力爭!

他繼承了《藥王真經》,很清楚地感受到了,醫院隻是打了一根強心劑敷衍了事,之後便放棄治療了,根本冇用那麼多的特效藥。

“誰說我們亂要價?你有證據嗎!”

李醫生義正言辭。

“醫生的職責便是救死扶傷,我們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病人,更何況,你媽不是被我們救活了嗎?這可是醫學史上的奇蹟!”

“放屁!”

李哲內心痛罵,被這醫生的**給氣到了,指著搶救賬單,“你告訴我,搶救車禍病人是怎麼用的100毫升腎上腺素?!成年人也頂多隻能承受1毫升!如果真的按照這個量給藥,那你是想害死人嗎?!”

“還有這一噸的葡萄糖,你TM喝都喝不下,還打吊瓶?!”

李醫生臉色一變,紅一陣白一陣,這事兒不是第一次乾,以往大部分病人是看不懂的,就算是看懂了也不敢多說什麼。

畢竟隻要還冇康複,病人的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中。

誰知道李哲居然這麼膽大!

當即臉色一沉,“小子,我警告你彆惹事!醫院也是要盈利的,既然你執意耍無賴,那我們也隻能對不起了!”

“護士!把病人身上的呼吸機等監測設備全部拆除,然後推出去吧。”

“好的,李醫生。”

幾名護士走了進來,作勢便要拆除設備。

李哲眼睛噌得一下紅了起來,眼眸中佈滿血絲。

“我看誰敢亂動!”

歇斯底裡的咆哮,讓病房直接安靜下來。

張琴見狀,對兒子擔憂到了極點。

撐著虛弱的身體,勸阻道:“小哲,媽冇事兒,你把媽抱出去吧。”

“媽!”

李哲眼眶通紅,青筋跳動,眼淚都差點兒流了出來。

欺人太甚!

這家黑心醫院,就是看自己無權無勢,故意宰人的。

母親剛剛經曆車禍甦醒,還需要靜養以及設備輔助。

這時候出去不是必死無疑嗎?

為什麼都要逼自己?

為什麼誰都能踐踏窮人的命運?

李哲嘴唇幾乎咬出血來,一步步走到醫生麵前。

“作為醫生,你是要謀殺嗎?!”

幾乎是從牙縫裡蹦出來的話語。

李哲眼睛中刻滿了憎恨!

醫生卻有恃無恐冷笑道:“說話是要講證據的,謀殺**是你纔對。”

“有錢看病,冇錢喪命!”

“這不是天經地義嗎?”

“還瞪我?怎麼著,還想打我?”

他就冇見過還敢和醫院講理的人!

說完故意將臉湊過來。

“來,你打我,你打我一下試試!”

“我能讓你媽活過來,就能讓她再死!你敢動我一下,我讓你們母子天人永隔!”

啪!

李哲腦袋充血,一巴掌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