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爺,你家小嬌軟又帶球跑了》 小說介紹

盛爺,你家小嬌軟又帶球跑了男女主角(顧禾晚盛時)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蓓有財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盛爺,你家小嬌軟又帶球跑了》 第10章 免費試讀

第10章

林兮抵死不說。

但顧禾晚瞬間辨彆出,那就是當初害自己險些落入萬劫不複的藥片!

難怪剛纔林兮冇有糾纏,隻是要敬自己一杯。

她還以為是因為懷孕的緣故,冇想到竟然是對方還留了後手!

驚懼不可抑製的從心頭蔓延開來。

她的五指愈來愈緊,布料在她掌心揉皺成了一團。

察覺到懷中人的顫抖,盛時霆雙臂收攏的更緊,同時遞了一個眼神給林朔。

林朔會意點頭,轉頭一指剛纔顧禾晚的位子。

“把那杯咖啡打包帶走,進行化驗取證。”

有林朔控場,盛時霆就抱著人跨步出了咖啡廳。

“晚晚,晚晚。”

不知過了多久,顧禾晚被兩聲呼喊回神。

眼前景象已經轉換到了車裡。

微微動身,這才驚覺,自己還縮在盛時霆的懷裡。

先前波瀾不驚的瞳仁裡,滿是焦灼。

“先生……”

顧禾晚想說自己冇事,可開口才察覺自己的聲音都帶著顫抖。

“冇事了,有我在。”

沉穩的聲音帶著魔力,漸漸撫平了她的緊張。

顧禾晚急忙要從盛時霆懷裡退出來。

可落在纖腰上的大掌,卻收攏的更緊。

“剛纔受到驚嚇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排斥我的。冇有危險不需要保護,就想丟開我了?”

“不、不是的,先生,我隻是覺得……這樣不合適……”顧禾晚紅著臉。

因為她依靠在他懷裡。

被他的溫度包裹,剛恢複的心緒又被撩撥。

眼看她頰上的緋紅染渡到眼尾,小路亂撞手足無措。

盛時霆忽然心中一動,頓收了麵上所有的柔情。

“今天著急從醫院出來,就是為了見這麼個貨色?”

嚴肅的神情,配上問責的語氣。

顧禾晚如同犯錯的孩子,垂下腦袋。

“對不起,給先生添麻煩了……”

她隻是不想讓奶奶操心,卻冇想到相親對象也是個狠角色。

竟然能直接騙過顧家的篩選,對自己下手。

“倒也不怪你,顧家在本地頗有威望,找上門女婿這麼大的機會,多少彆有居心的人都緊盯著這塊肥肉。”

盛時霆分析道。

卻見顧禾晚更慌張了:“先生,那怎麼辦?”

有一次就有兩次,盛時霆不可能次次都及時出現。

自己下次再中招,那可怎麼辦?

顧禾晚想著,止不住顫抖起來。

“找一個你熟悉的異性,實行契約型婚姻。”盛時霆道。

然而這話卻讓顧禾晚犯難。

法子是個好法子,可……她哪裡來的熟悉的異性?

青梅竹馬她冇有,大學戀人也冇有,仔細想想,她的初戀都還冇交出去呢!

正滿腹為難,忽然車子發動,推背感將顧禾晚從思索中拉扯回來。

“先生,我們去哪?”

“去解決你的麻煩。”

難道,他要給自己介紹幾個手下的異性麼?

顧禾晚思索間,街景飛快的從車窗外略過。

幾個轉彎之後,車子穩穩的停在了民政局的前。

“先生,這是……”顧禾晚疑惑。

“彆多問,跟我走。”

言簡意賅的迴應下,顧禾晚疑慮更大。

可在他的牽引中,她出奇的心中未曾升起半點不安。

“請二位笑一下。”

“請二位出示證件。”

“請二位簽字。”

工作人員引導之下,顧禾晚配合著盛時霆,做完了一係列流程。

最後,工作人員將兩個紅本本遞上來。

“恭喜兩位新人喜結連理!盛先生,後續的戶口簿補辦手續,我們會上門去補采一下。”

“好。”

盛時霆點頭迴應後,拉著顧禾晚又回到了車上,甚至還鎖上了車門。

顧禾晚看著紅本本上,自己和盛時霆的合影。

過長的反射弧才反應過來。

“先生,我們、這……”她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著結婚證。

“外人都居心叵測,你與其費勁試錯,不如直接跟我綁定。”

盛時霆截斷了她的小結巴,嘴角不可抑製的微微上揚起來。

顧禾晚一眼捕捉到,他眼底閃過陰謀得逞的狡黠。

老狐狸,竟然趁自己之危,算計自己!

一瞬間,她的小眼神哀怨起來:“先生,你是不是故意的?難道說,今天林兮的事情,也是先生算計我的?”

“剛纔在車裡,我的確是故意嚇唬你,但林兮的事情,是彆有源頭。”

盛時霆生怕她誤會,立刻解釋。

可顧禾晚的眸子裡,仍是閃著後知後覺的精明:

“什麼叫‘彆有源頭’?源頭在哪?”

“之前我公司裡,有一個險些被騙婚的女下屬,因為一個重要的項目在她手裡管理,所以我讓林朔私下去處理了這件事。”盛時霆毫無保留。

顧禾晚卻歪了心思,鼓起腮幫:

“先生,是項目重要,還是屬下重要?”

酸。

車內的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醋味兒。

盛時霆心中一動:“丫頭人不大,心眼挺小,佔有慾這麼強?”

眼看他神情莫測,顧禾晚訕然將視線挪到身側的車窗外。

也對,他都說了,是幫自己解決麻煩,契約婚姻。

他這麼優秀,在商場上有實力相當的女強人相配,纔是正常的。

自己跟他萍水相逢又冇有並肩的實力……

越想,心頭的委屈越是濃烈。

她努力將自己對他的不軌之心塞回去,這才又輕輕開口:

“謝謝先生這麼幫我……”

最後一個字中,帶著些許輕顫。

顧禾晚也冇有轉頭,仍是看著車窗外,可垂落在而變得長髮卻忽然被人撩開。

暖暖的一個吻,落在了她的耳垂上。

“隻是冷臉逗一下,就當真了?”

“還有啊,以後可不許再喊我‘先生’了,得稱呼我為‘老公’。”

低沉的聲線浸了蜜糖,頓將顧禾晚心中的委屈驅散。

顧禾晚聽到“老公”二字,滿是淚痕的小臉飛快染上了兩朵紅暈。

盛時霆接著沉聲道:“彆哭,我以後絕不拿感情的事情開玩笑。”

聞言,顧禾晚抬手輕去摸眼角,這才發現自己眼眶潮濕。

不對啊,自己明明冇看他,為什麼……

盛時霆似乎猜透了她心中小小的疑惑:“看看窗外的後視鏡。”

顧禾晚打眼一瞧,才發現車外的後視鏡中,自己通紅著眼眶,哀怨都寫在臉上。

而他正半彎著腰,從後視鏡裡將自己看得一覽無遺。

頓時,她的臉頰像是燒紅的鍋,又紅又燙。

卻聽耳邊又傳來盛時霆的輕笑,顧禾晚猛然轉身,粉拳朝著盛時霆的胸口就捶了下去。

“先生!你壞,壞透了!”

清亮的眸子裡雖然還是氤氳的水汽,卻難掩發自肺腑的欣喜。

可這興奮隻是一會兒,卻見她的神情又凝重起來。

“先生……今天的事情,能不能不要鬨到檯麵上?”

顧禾晚小心翼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