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婿逆天》 小說介紹

傻婿逆天(楚元,宋南伊)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傻婿逆天》 第3章 免費試讀

伴隨著聲音傳來,樓上的門應聲而斷。

緊接著,一道身影飛馳而來,一隻腳狠狠地踹在了趙黑龍的胸口上。

“呃啊!”

趙黑龍甚至還冇有反應過來,整個人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身後的柱子上,又砸落在地。

這突如其來發生的一幕將宋南伊嚇了一跳。

趙黑龍從地上剛想起身,一隻腳狠狠地踩在了趙黑龍的臉上:“躺著彆動!”

趙黑龍微微一怔。

“楚......楚元?”這一刻,宋南伊認了出來,頓時震驚地叫了一聲。

同時,宋南伊的腳下開始後退,整個人愕然失色。

這是怎麼回事?

宋南伊瞪大眼睛看著腳踩趙黑龍的楚元。

這可不是一個傻子能夠乾出來的。

腳下的趙黑龍也很快就認出了楚元,倒在地上掙紮了幾下,吼道:“楚元,你XX媽的,你這個傻子敢打我?”

“很難嗎?”楚元反問了一聲。

話畢,楚元腳下一踩,隻聽哢嚓一聲,趙黑龍整個昏死了過去。

楚元抬起腳,將趙黑龍踢到了一旁。

他背對著宋南伊。

此時,宋南伊正怔怔地看著他,目光呆滯,但也條件反射的將自己上衣的衣釦重新扣了上去。

那張美麗成熟的臉蛋上,掛著一絲絲的驚恐。

宋南伊有一種被捉姦在床的恐慌。

許久過後,楚元方纔轉過身來,一步步朝宋南伊走了過去。

而楚元每往前走一步,宋南伊便後退一步。

一直退到,身後的牆壁擋住了後退的步伐,宋南伊方纔停下。

隻是,當她再看楚元的眼神,多了許多的慌亂。

......

“楚......楚元,你......”宋南伊呢喃了一聲,她不敢相信,如今自己麵前的楚元,哪裡還有半點傻子的樣子?

尤其是楚元的眼神,有那麼一瞬間讓宋南伊感到了可怕。

“我如果不來,你是不是全脫光了?”楚元盯著宋南伊,質問了一聲。

這句話讓宋南伊微微一怔。

她的潛意識告訴她,楚元已經不再是傻子了,之前元城著名的丁神醫也說過,楚元也有可能會突然恢複到正常狀態。

顯然,現在自己麵前的男人,不再是照顧了五年的傻子。

然而楚元的這句話,卻讓宋南伊感到了無儘地委屈,自然也伴隨著一股怒火湧起,滿臉眼淚的道:“楚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這是在侮辱我嗎?”

楚元雙拳緊攥。

他不相信宋南伊會是這種女人。

早在楚元父親還活著的時候,宋南伊就是他的未婚妻,在他心中的宋南伊,應當是一個頑強不屈,有著鋼鐵意誌的女人。

但眼前所看到的,讓楚元大失所望。

宋南伊明白了楚元的意思。

她流著眼淚笑了出來,腳下一陣顫抖:“楚元,我知道了,你覺得我很下賤是吧?嗬嗬,你想過冇有,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誰?”

宋南伊吼了一聲。

啪!

她揚起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楚元的臉上。

“五年,你傻了五年,我照顧了你五年,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的嗎?宋家欺負我,趙黑龍欺負我,所有人都欺負我。”

宋南伊眼淚直冒。

楚元則呆在原地,腳下後退了兩步。

宋南伊則哭著吼道:“楚元,趙黑龍把我逼上了絕路,我如果不答應,他會殺了你,我無路可走了楚元!”

“你知道嗎?外麵的人是怎麼議論我?我不顧他們的議論堅持留下你,五年,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醒了,卻又看不起我是嗎?”

宋南伊句句鏗鏘有力。

楚元道:“這不是你在趙黑龍麵前脫衣服的理由。”

楚元癡傻的這五年,失去了五年很多的記憶,所以他並不知道宋南伊對他的付出究竟有多大。

是楚元誤會她了。

“你混蛋!”宋南伊吼了一聲,一把將楚元推開。

她擦了一把眼淚:“楚元,我照顧了你五年,對你也算是仁至義儘了。既然你已經恢複了,我們也就冇必要繼續下去了。”

“五年,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楚元,從今往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你也不欠我什麼,我也不欠你了,你放心,我宋南伊這輩子不會愛上任何一個男人,我走我自己的路,再見!”

“楚元,我恨你!”

宋南伊推開楚元,哭著朝外麵跑去。

楚元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宋南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拳頭狠狠地攥了起來。

楚元又回頭看了一眼地上昏死的趙黑龍,也邁步走了出去。

......

從元城酒店離開。

楚元獨自一人來到了曾經他和媽媽居住的小屋裡。

這裡,有太多太多他和母親的回憶了。

當年被趕出楚家的時候,他才十二歲。

“二少爺。”

就在楚元剛剛來到院子裡,身後便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楚元轉過身,就看到一個拄著柺杖的老者,緩緩地走了過來。這老者約莫七十多歲,滿臉慈祥。

見到他,楚元頓時迎了過去:“丁神醫?哦不,丁爺爺!”

老者名叫丁國,他是元城為數不多的老中醫。丁國的大名在元城很是響亮,醫術高超,而且醫德高尚。

丁國的藥鋪就在這附近,楚元清楚的記得,每次他生病,母親冇錢和他治療,都是丁國免費為楚元醫治的。

丁國知道楚元母子是被楚家趕出來的,生活困難,也時常給她母親錢。

這個恩情,是在楚元癡傻之前就有的。

“二少爺,我早就和宋二小姐說過,說不定突然有一天,你的病就好了。”丁國茶顏悅色,已經確定楚元不再是傻子了。

在楚元癡傻的這段時間,丁國冇少為他研究藥。

楚元扶著丁國在院子裡坐了下來。

“丁爺爺,你是說,宋南伊帶我去找過你?”楚元失去了這部分記憶,顯得有些驚訝。

丁國點了點頭。

接著,楚元坐下來和丁國聊了一會兒,詢問了一番關於楚家的現狀。

通過丁國,楚元得知了元城楚家現在還是有爺爺楚正坤做主,大伯和二伯分彆運營管理,此外,楚元有一位堂姐,目前是軍區的一位將軍。

聊了好一會兒,當楚元問及宋南伊的時候。

丁國說道:“二少爺,宋南伊這五年為了你東奔西走,為了治好你的病,求了我無數次,她是個好女人,冇有辜負你。”

楚元聞言心頭一顫:“是我,錯怪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