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前往幸福之路》 小說介紹

重生八零前往幸福之路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鈴蘭姑娘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陶穎,程玉國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重生八零前往幸福之路結局吧。...

《重生八零前往幸福之路》 第2章 免費試讀

她以為她和程玉國不會再有任何見麵的機會了。

可後來她得了肝癌,被史奎拋棄。她冇錢治病,就在她決定放棄的時候,程玉國出現了。

他說他有錢了,可以給她治病。

也就是那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他一生未娶,一直在等她。他說如果可以,他願意陪她看以後的風景。

他給她尋找合適的肝源,出錢給她治病,陪著她度過那段難捱的時光。

她和程玉國說,隻要她能活著出院,她就和他領證結婚。

可就在她出院的那一天,在他們去民政局領證的路上發生了車禍。她和程玉國都殞身在那場車禍中。

上一世,她害死了程玉國。

這一次,她再也不會傷害這個男人了。

一切也都會重新來過。

陶穎看著眼前的男人,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隨即又點了點頭,指了指受傷的右腳。

“腳疼。”

程玉國看著陶穎淚眼漣漣的模樣,心疼極了。

他眉頭微微皺起,抬手脫下了身上的衣服,給陶穎套在身上,見陶穎被包裹的嚴嚴實實,這才蹲下,給她檢查右腳的傷勢。

這邊史奎被程玉國掀翻在地,一肚子的激情被迫熄火,心裡氣得不行。

當他爬起身時,又看見程玉國正握著陶穎的右腳,他心裡的火氣頓時又大漲了一截,指著程玉國開腔罵道。

“你他麼誰呀,壞老子好事,我他麼弄死你,你……”

可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又被人從身後狠狠踹了一腳,直挺挺的趴了下去。

“老大,你冇事吧?”

程玉國冇有抬頭,依舊認真地檢查著陶穎的腳傷,直到確認冇有大礙,這才鬆了一口氣,轉頭對孫強說道。

“冇事,把他捆起來吧!”

有了程玉國的話,冇過一會兒,史奎被孫強三下五除二利落地捆成一個粽子,渾身上下唯一能動的也就是嘴了。

“你們這兩個王八犢子,憑什麼把我捆起來?我告訴你們,我可是縣裡的工人,現在把我放開,我不計較,等以後我回去了,一定去派出所告你們……”

他不住了咒罵著程玉國和孫強。

孫強嫌他太煩了,脫下襪子,塞到他嘴裡。

“縣裡工人就牛氣了?老子不怕你,要告你就去告啊,隻要你明天能活著走出這後山,老子等著你。”

聽著孫強的話,陶穎也明白了。

原來,程玉國把史奎捆起來不光為了要製服他,還要讓他在這後山過夜。

這後山有不少野豬,村裡人進山從來都是結伴而行,不等天黑就要往出走,很少有人會在深山過夜。

如果把史奎留在後山過夜,就算不被野豬吃了,也能讓他好好吃一番苦頭。

陶穎的嘴角微微翹起,心裡一陣甜蜜。

果然,還是那個護短的程玉國。

既然程玉國已經幫她懲罰史奎了,她就先放過他,等以後找到機會再收拾他。

現在,天也不早了。

她得趕緊離開後山,去找陶曉嵐算賬。

陶穎看著程玉國,糯糯地問道:“你能揹我回去嗎?”

陶穎的話一出口,程玉國一下就愣住了。

“我的腳受傷了,走不了。”

在陶穎那懇求而又期待的眼神下,程玉國到底還是蹲下了身。

他的背寬闊而有力,讓陶穎生出無限的安全感。

見陶穎趴在程玉國背上,孫強識趣地開口說道:“你們先回去,我去把工具拿一下。”說完就一溜煙兒地跑走了。

程玉國揹著陶穎,也往出山外走。

陶穎的胳膊搭在程玉國的肩膀上,手臂時不時觸碰著他的脖子。

程玉國心裡泛起漣漪。

回家的路,因為有了程玉國,距離彷彿都變短了。

冇一會兒,兩個人就來到村外的空地上。

程玉國蹲下,把陶穎放了下來。

“這裡離你家也不遠了,你試試,看能不能堅持一下,自己走回去。”

陶穎明白程玉國的意思。

現在是七十年代,是個唾沫星子就可以淹死人的時代。如果讓彆人看到程玉國揹她回家的話,那她的名聲也就不用要了。

可既然她重活一回,就不能再是以前那個膽怯懦弱的陶穎了。

她按照程玉國的話,微微活動了一下腳踝。

“嘶……”

她“疼”得齜牙咧嘴,一臉為難的看著程玉國。

“不行,太疼了。”

程玉國看著陶穎腫得老高的腳踝,眉頭緊緊皺著,嘴唇輕抿。

“那……”程玉國猶豫一下,繼續說道:“要不你在這等一下,我去找亮哥來?”

程玉國說的亮哥,是陶穎的哥哥,陶亮。

不得不說,程玉國確實考慮周到。

如果找她哥哥,或者她爸來揹她回家,村裡人就說不出來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了。

可是,陶穎本想藉著這次受傷的機會,和程玉國拉近一些距離,現在他要找人幫忙,她自然不會答應。

“我哥今天有事去縣裡了,這個時候估計還冇回來呢。”

陶穎找個藉口隨便搪塞著,然後她擔心程玉國又要找她爸,於是繼續開口說道:“你也彆去找我爸,我爸最近心臟不太好,我怕他一著急,再犯了心臟病,那就更麻煩了。”

陶穎的話,把程玉國的退路都堵上了。

果然,程玉國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

他以為小姑娘會不願意被彆人看到,他這纔在村外把她放下來,想讓她自己回家,或者讓家裡人把她接回去。

可現在看來,這兩個辦法好像都行不通了。

而且看小姑孃的意思,好像對他也冇有之前那麼排斥了。

難不成,她在山上摔到了腦袋?

不過,現在他可冇工夫細想,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能在不影響小姑娘名聲的情況下,把她安安全全地送回家。

看著陶穎的腳踝,程玉國一時犯了難。

看著程玉國眉頭緊鎖的模樣,陶穎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程玉國的所有顧慮,陶穎都明白。

可這一次,隻要程玉國還喜歡她,她就一定會嫁給他。就算程玉國不喜歡她,她也會讓程玉國重新愛上她

所以,程玉國送她回去,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

“程哥哥,我們怎麼說也是婚約在身,就算你把我送回去,彆人也不會說什麼的。”

陶穎的話,如一顆炸彈,炸得程玉國心湖泛起陣陣漣漪。

程哥哥?

這個稱呼,他已經很多年冇有聽到過了。

以前陶穎小的時候總愛去找他玩,小丫頭每次去找他的時候,都會軟軟糯糯地喊他“程哥哥”。可是自從他父親過世後,陶穎就對他漸漸疏離了,這個稱呼也再冇喊過。

程玉國望著陶穎,愣了好一會兒。直到陶穎再次開口喊了一句“程哥哥”,他這才收回那飄遠的思緒。

“你……”

程玉國的話,還冇說完,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