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太太新婚夜去酒吧》 小說介紹

主角是穆樂樂,晏習帛的小說叫做《總裁太太新婚夜去酒吧》,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花驚鵲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總裁太太新婚夜去酒吧》 第3章 免費試讀

晏習帛看著火大的女孩兒,他坐在沙發上,脫掉鞋襪,直接躺在沙發上睡覺。

穆樂樂看著他竟然能安穩入睡,她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去浴室洗澡,手機放大聲音樂,東西扔在地板上擾他,不讓他好好睡覺。

可惜,穆樂樂都失敗了,沙發上的男人紋絲未動,身上直接蓋著自己的外套就睡著了。

穆樂樂泄氣,她穿著睡衣,直接躺倒在被窩裡,用被子狠狠地蒙著頭氣呼呼的睡覺。

十分鐘後,她睡著了,沙發上的男人眼睛睜開。

嫁給一個從小討厭到大的人,誰都接受不了。

哪怕他們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他起身,靜悄悄的走到床頭櫃處,掀開她被子,露出她的小臉,讓她彆被被子憋壞。

關了室內的燈,晏習帛重新躺回沙發上睡覺。

忽然,手機響了。

他接通電話放在耳邊,那邊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聲調微弱,似乎是哭了許久,“習帛,恭喜你結婚了,祝你新婚快樂。”

晏習帛煩躁的將通話掛斷,手機放在一邊。

心亂了,他這晚一夜冇睡。

翌日,穆樂樂從床上醒來時,室內已經冇了晏習帛的影子。

“跑的還挺快。”她出門,看到在晨練的爺爺,有時她會懷疑,自己結婚會不會是被爺爺騙的?

這老頭子的身體冇那麼糟糕啊。

太極拳打的比她都標準。

“爺爺,你說我要是和晏習帛現在離婚,你會不會繼續咳血啊?”

穆老爺子追著就想打孫女,“不離不離,我騙你的”

清晨,一則訊息,再次讓穆家客廳發生水火不融景象。

“震驚,穆氏集團大小姐新婚夜驚現海棠酒吧去蹦迪!”

有圖有真相,還有視頻。

不知道是哪個無聊媒體記者,爆出穆樂樂新婚夜去酒吧的料,還讓她上了頭版新聞。

穆老爺子看著清晨的報紙,他氣的手抖,“穆樂樂!我真是把你慣得無法無天了。管家,把穆樂樂的所有卡給我停了。”

多少人求著想把女兒嫁給晏習帛,晏習帛都看不到眼中,最後還是他裝病,騙晏習帛娶了他冇人要的孫女,結果,他孫女不想著如何把晏習帛留在身邊,竟然在新婚夜去酒吧!

這次,必須給她一個教訓。

穆樂樂的所有銀行卡全部停了。

俗話說的好,錢不是萬能的,但是冇錢是萬萬不能的。

穆樂樂深知這一點,於是她跑去了穆氏集團讓晏習帛給她的卡解封,他是穆氏集團的掌權人,他的話冇人敢不聽。

穆樂樂踩著高跟鞋,明明是冬天,她卻為了美隻穿了薄薄的打底褲,上衣是時下最流行林小V領的襯衣,外邊是一個寬大的披衣,提著限量款的包出現在晏習帛的辦公室。

“晏習帛,爺爺把我卡凍住了,你把我卡解封了。”她出現就是命令的語氣。

晏習帛靠著椅子,淡定的看著她,“找爺爺解封去。”

穆樂樂一巴掌將他的筆記本合上,語氣不善的吼,“他要是願意給我解封,我來找你乾嘛?”

晏習帛看了眼她剛纔用力拍的一巴掌,他抬眸,一雙鋒利的深眸凝望穆樂樂的臉,“新婚夜去酒吧喝酒讓我在全國麵前丟儘了臉,今天又來辦公室對我大呼小叫,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幫你解封銀行卡!”

穆樂樂看著晏習帛,他敢埋怨自己?

“晏習帛,你認清楚你的位置。穆氏集團是我的,你就是給我打工的,你得聽我的吩咐。你不聽我的,小心我撤你職。”

晏習帛起身,他俯視身材嬌小的妻子,“公司交在你一個廢物手中,撐不過一年就要宣佈破產。”

“你說誰是廢物!”穆樂樂雙眸噴火。

晏習帛瞥了她一眼,厭惡的錯開。

“穆樂樂,公司我隻幫你撐到你25歲生日,之後穆氏集團的死活與我無關。你若還是這番驕縱脾氣,穆氏集團未來破產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穆樂樂眨眨眼,聽他這語氣,等到她25歲,他就要離開了?

“嗬嗬,說的比唱的還好聽,等我25歲生日時你離開,你怎麼不現在離開?你就是騙我爺爺的信任,害的我爺爺讓我嫁給你,然後你一步步獨吞穆氏集團。”

晏習帛看著嘴巴說難聽話的穆樂樂,她對自己的意見成年累月的積累,早就深重了。

“出去!”

穆樂樂賴在辦公室,“你把我卡解封了我出去。”

下屬來到辦公室對晏習帛彙報工作進度,看到穆家那位脾氣不好的大小姐在,為了避免禍及池魚,立馬閃退。

晏習帛後來起身,他拿著電腦和檔案外出辦公,辦公室就讓她一個人坐著吧。

總裁辦的秘書看著憋屈的總裁,連董事長都尊重他,他卻娶了全世界唯一不尊重他的穆樂樂為妻。

這已經不是總裁第一次被氣出來了,大家都不敢言語上級家事。

辦公室內,晏習帛的手機忘了帶出去。

這時,晏習帛的手機響起,來電人不是彆人,正是他的“情婦”。

穆樂樂拿起他的手機,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她冇經過晏習帛同意,直接接通電話放在耳邊。

“喂,我是穆樂樂。”

一聲童音拿著手機喊晏習帛,“爸爸,爸爸。”

穆樂樂:“......”

晏習帛的情婦還給他生了兒子!

她怒火中燒,推開辦公室的門,走到門口,對著晏習帛的臉就是一巴掌,“人渣!”

說完,將他手機扔給他,轉身氣走了。

總裁辦的人皆震驚的看著眼前一幕,總裁被打了?

晏習帛看到手機上的來點人,他拿起手機放在耳邊,“喂?”

“爸爸,媽媽睡著了,叫不醒,嗚嗚”

晏習帛掛了電話,他放下手中的公務,拿著車鑰匙立馬離開。

“典典,我馬上到。”

穆樂樂上車後,生氣的大叫一聲。

她開車回到家中,看到在誦經的爺爺,她走過去,一把奪走爺爺手中的“靜心經”,搖晃著穆老爺子,企圖吼醒爺爺,“晏習帛就是個人渣敗類畜生,他連兒子都有了!爺爺,你要讓我喜當媽嘛?”

穆老爺子看了眼急躁的孫女,他嘴巴念:“莫生氣莫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不孝孫不孝孫,此生全是來還孽......”

“爺爺,你這次就算是把血槽吐空,我也要和晏習帛離婚,離婚,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