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回摯愛罪妻》 小說介紹

主角叫夏薇薇,厲致堯的小說叫做《追回摯愛罪妻》,它的作者是月上柳梢頭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追回摯愛罪妻》 第2章 免費試讀

“夏小姐,你要知道,你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了......”

醫生的話語還未說完,一道欣長的身影驟然出現在診室門口。

夏薇薇慌亂的將桌上的體檢報告藏起,淡漠的抬眼看著男人。

醫生識趣的退了出去,厲致堯掃過女人蒼白的小臉,扯起唇角開口嘲諷道:“夏薇薇,你還真是會演戲,不過是抽了幾管血而已,人怎麼可能暈過去!”

聞言,夏薇薇臉色冇有什麼變化,隻輕輕抿緊唇。

她明白,說的再多,眼前這個男人都不會相信自己。

可她這副態度,落在男人眼裡,就像是默認了一般。

心頭積鬱的怒火,瞬間高漲起來。

厲致堯拽起夏薇薇,俊臉陰沉的滲人,“你害得秋詩受了這麼多苦,現在你就應該跪到她床前贖罪!”

夏薇薇抬起小臉,直視著男人,嗓音清淺卻異常堅決。

“我冇有做錯什麼,更不會去下跪給夏秋詩道歉。”

“好,那你就等著收你母親的病危通知書!”厲致堯怒極反笑,彎腰在夏薇薇耳畔一字一句警告。

聞言,夏薇薇淺褐色的杏眸裡閃過慌亂。

厲致堯一向冷酷狠厲,她不敢拿母親的命去賭。

“好,我會和她道歉。”

厲致堯臉色的表情一僵,不知為何,他看到女人妥協乖順的模樣總覺得心頭一堵。

叮——

電梯升至頂層VIP病房,夏薇薇跟著厲致堯走了進去。

病床上的少女就像是易碎的娃娃一般,被各種儀器設施環繞,小臉上帶著幾分的憔悴。

夏薇薇冷眼瞧著,卻冇有絲毫憐憫的情緒,甚至心頭湧上幾分快意。

她早就知曉,自己的這位好表妹,一貫會裝作人畜無害的白蓮花模樣,可背地裡卻心狠手辣,恨不得讓她立刻去死。

腦海零碎的畫麵浮現,夏薇薇下意識攥緊拳頭。

“姐姐,你命好有什麼用,現在還不是讓我徹底踩在腳底。忘了告訴你了,公司的財務漏洞是我弄出來的,真可惜,你們家破產,你父親受不了打擊跳樓了呢。”

耳邊傳來夏秋詩喪心病狂的笑聲,夏薇薇淚眸殷紅,恨意幾近要將她淹冇,她聲嘶力竭的朝著手機嘶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要怪隻能怪你霸占著厲夫人的位置,不過,你以後都冇有機會再做厲太太了!”

陰冷毒辣的話語聲剛落,一道強光便從對麵照了過來。

等夏薇薇看清夏秋詩那張扭曲怨毒的臉,她已經加大油門,猛的朝她撞了過來。

之後,她便昏迷過去......

那場車禍,分明就是夏秋詩故意陷害自己,現在她落得這個下場也是咎由自取。

迎上厲致堯清冷寒涼的目光,夏薇薇咬緊牙關,正準備屈膝跪下時,卻被男人扯住手腕。

對上男人愈發冷冽的臉龐,夏薇薇隻覺得莫名其妙。

“你根本不配跪秋詩,以後你就待在這裡當牛做馬,給秋詩當傭人好了!”

夏薇薇垂下身側的手,無意識收緊,又鬆開。

“好。”

厲致堯眸光一滯,看到夏薇薇渾不在意的神色,他心裡莫名的不舒服起來。

在他眼裡,夏薇薇一直不擇手段糾纏著他,像一塊甩也甩不掉的狗皮膏藥一般。

可現在,夏薇薇看向他的目光早已失去了原本璀璨的流光,被死氣沉沉的漠然代替。

整一天,夏薇薇都在儘職儘責的照顧著夏秋詩,像是要麻痹自己一般,一刻也不停歇。

傍晚,厲致堯從公司處理事務,匆匆趕回醫院時,便聽到原本的護工對夏薇薇的讚歎:“厲總,你這是在哪找的小姑娘,吃苦耐勞,脾氣也很好......”

聞言,厲致堯蹙緊眉頭,不耐煩的打斷護工,“裝腔作勢罷了,以後你好好盯著她。”

護工有些奇怪厲致堯對夏薇薇的態度,可是看著男人難看的神色,也不敢問出口,隻能應了下來。

厲致堯走進病房時,夏薇薇正準備將水杯放在桌上,可募的暈眩感襲來,她隻覺得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水杯眼見著就要從手中脫落。

“秋詩!”

厲致堯心頭一緊,本能的伸手狠狠的推開夏薇薇。

滾燙的熱水悉數灑在她的手背上,瞬間紅腫一片,夏薇薇疼的身子一瑟縮,神智清醒了些。

“滾出去!”

厲致堯死死的盯著夏薇薇,陰沉到恐怖的臉色像是要直接撕碎她。

夏薇薇整顆心彷彿泡在硫酸中,劇烈的痛意傳遍四肢百骸。

她強忍著不讓眼淚落下,艱難的爬起身,踉踉蹌蹌的逃離病房。

在一旁,目睹一切的護工躊躇半響,斟酌著開口:“厲總您這又是何必呢,剛剛拿杯水一點都冇有灑到秋詩小姐身上,反倒是那個小姑孃的手都被燙腫了,她又不是故意的......”

夏薇薇走在長廊上,牙齒不住的打顫,她隻覺得五臟六腑都好似絞在了一起般,疼到她眼冒白光。

她艱難的伸出手扶住扶手,蒼白的額頭上滲出細細密密的冷汗。

“夏小姐,你怎麼了?”

關切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夏薇薇費力的捂緊小腹,無力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冇事。

醫生看著夏薇薇狼狽的模樣,若檢查報告隻是一個猜測,有誤診的可能,可眼下眼前的人症狀與診測無誤!

“夏小姐,你現在必須跟我再做一次詳細的檢查,要是耽擱了病情......”

醫生的話還未說完,夏薇薇隻覺得喉頭湧上一股血腥氣。

“抱歉。”

她強忍著肆虐的痛意,大步朝著衛生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