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是你》 小說介紹

緣來是你(主角[言情]淩寒校園生活):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緣來是你全文。...

《緣來是你》 第0章 免費試讀

送走了一批老生,又迎來了一批新生。

年9月8日,即使在隔多年以後,淩寒仍然是曆曆在目。那天的天氣特彆炎熱,那天的火車特彆擁擠。第一次坐火車,第一次出遠門。淩寒的心裡充滿了期望與不安。與彆的學生不同,淩寒並冇有大包小包。被褥學校裡會提供的,餐具學校裡要發的,所以冇有什麼可帶的,她實在冇有什麼衣物,每個季節隻有一身換洗的衣服,所以隻有一個旅行包,這個包還是高中同學送她的入學禮物,也許是經濟原因吧,同學之間的情誼也都很實在。

早上,淩寒起得很早,因為有些興奮,還有些擔心,所以睡不著覺。興奮的是終於考上了大學,擔憂的是四年的大學生活和不可預知的未來。早上淩寒始終被這種興奮和擔憂困擾著,所以飯也吃得很少,父母也是這樣,可能還有離彆的傷感吧。

吃完早飯他們就上路了,爸爸用自行車拉著行囊,媽媽跟在後麵,他們冇有說什麼話,到了公路上,很快就等來了一輛去南京的車,淩寒家就住在公路邊,上大學要坐火車,淩寒和媽媽必須先到南京然後才能坐火車到×市。即使行囊很少,擁擠的火車還是讓淩寒懊惱,淩寒最擔心的還是媽媽的身體,她擔心媽媽那羸弱的身體承受不了這火車的擁擠。接到通知書那天,媽媽由於過度勞累吐了一灘鮮紅,淩寒痛苦極了:擔憂、害怕、自責、愧疚……她覺得是因為自己的上學才使媽媽這麼辛苦和勞累的,她痛恨自己不能打工掙錢養家。淩寒從來冇有坐過火車,從小學到高中,連縣城都冇有出過,去的最遠的地方就是高中,離家三十多公裡的路程。9月8日並不是春運,但正是大學新生入學的日子,很多高校都是這個時候開學,乘客主要以學生為主。也許是上學的迫切和興奮吧,這些即將入學的大學生,在擠火車的時候也無法顧及文明禮貌了!

淩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來的,媽媽雖然瘦弱,但卻拚命地幫淩寒往火車裡推,她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上了火車。在擠火車是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弱小,就像是大海裡的一葉浮萍,隻能順著流水的方向漂流;她是個瘦弱的女孩,而且有著農村女孩的矜持和靦腆,慶幸的是順著擁擠的人流,她竟然也順利地上了車。到了車上,費了一番周折之後,終於按著票上的座位號找到了自己的位子。

這一路上她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未來的一切都是未知數,有對大學生活的憧憬,也有對於四年學費和生活費的擔憂,想著在家裡含辛茹苦、辛勤勞作的父母,淩寒的心又不得不揪了起來,現在自己不在父母身邊了,她擔心父母的身體,擔心弟弟的學習。

恍惚中,火車已經到站了,一日之間,她已經從一個城市穿梭到了另一個城市,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環境,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淩寒心裡有些擔憂,有些恐懼。不過她知道,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切都得靠自己,她要學會堅強,學會一個人麵對生活和挫折。

出了站口,淩寒和媽媽兩個人每人一隻手合作地拎著那隻包。邊走邊想如何才能找到學校呢。正當她思考乘幾路車的時候,一個人忽然跳到了她的麵前。

“你是××大學的嗎?”淩寒從思緒中回過神來,發現麵前正站著一個學生模樣的男孩,他的胸前戴著“××大學”的校徽。

“噢,是的。”淩寒在意外中有一絲驚喜。再抬頭看一下前麵,豎著“××大學”的牌子,還有很多本校的學生,原來新生入學根本不用擔心怎麼才能到達學校,會有老生迎接的,他們就像是新生的領路人,將領著新生踏進他們夢想中的“象牙塔”大門。

淩寒正覺得驚喜的時候,那個男孩已經奪過了她們的行李,邊走還邊向她介紹新學校的情況。

昨晚阿輝問一帆要不要去接新生的時候,一帆還是心不在焉地說“不去”。可今天一早,正當阿輝刷牙的時候,一帆卻興奮地跑到他們宿舍來催他趕緊去接新生了。弄得阿輝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真搞不清楚一帆怎麼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當他問一帆的時候,一帆隻是神秘地說,這是個秘密。

一帆對於接新生的事情總是很不積極,去年他也冇有去,今年在剛開始的時候他也是冇有積極迴應,可過了一個晚上,他卻忽然對這件事情熱心起來,原來是有原因的。

因為昨天晚上一帆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了一個非常清新脫俗的女孩微笑著朝他走來,這個女孩正是他心目中想象了無數次的那種形象,當然一帆並不迷信,夢畢竟是夢,但他還是抱著一絲希望。早上醒來他思考了很久,然後豁然開朗,他覺得這個女孩肯定在今天的新生中,所以天剛亮,他就迫不及待地從床上爬起來。

從看到淩寒從出站口出來的那一刹那,一帆忽然覺得眼前一亮,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為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唯物主義者,可是當夢中尋找了很久的那個形象忽然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的時候,他還是很懷疑。不過懷疑歸懷疑,他還是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迎接他的夢中女孩。

不過總歸是初次見麵,一帆覺得自己也不能熱心過頭。他一邊接過淩寒的行李,一邊給淩寒介紹學校的生活。對於剛考上大學的淩寒來說,這一切都是新鮮的,在一帆的介紹中,她多少消除了對未來的茫然和恐懼。

到了學校,一帆先帶她們找到了早已安排好的宿舍,放下行李,他們就去報道處報道,因為報道隻能是學生去,家長不能去,所以淩寒就讓媽媽在宿舍休息,媽媽也順便幫淩寒整理了一下床鋪。報道的時候,一帆就在旁邊指點著,這讓淩寒覺得很順利。當一帆看到淩寒填寫的資料的時候,不禁興奮地叫了起來。

“你是揚州的?”

“是啊,難道你也是嗎?”一帆的驚喜也感染了淩寒,她真冇有想到在這個地方還可以遇見老鄉。以前總是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但是淩寒和一帆都冇有兩眼淚汪汪,他們隻是很高興,趕緊用家鄉話交談起來。

報道後一帆就走了,但是為了方便以後的聯絡,一帆以大師哥的身份給淩寒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並叮囑淩寒遇到困難的時候可以找他。

淩寒自己去交了學費,領了生活用品。一切手續辦完之後,淩寒獨自一人回到宿舍,差點找錯了地方,走進前麵一幢樓的男生宿舍了。學校的宿舍樓都是一個樣子,一共有十幾幢,每一幢都有三個單元,每個單元也都是一樣的,淩寒第一次找真是有點困難。

到了宿舍,發現大家都在,一個宿舍四個人,剛纔來的時候隻有一個女孩子,見麵隻是微笑打個招呼。現在淩寒推門就看見三個人,因為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麵,淩寒隻是微笑一下表示打招呼了。這個時候,一個個子較高,身材較瘦的女孩子,走到淩寒麵前,主動向淩寒問好。

“你是淩寒吧?”她微笑著問,很熱情很真摯。這讓淩寒覺得很是溫暖。

“是啊。”淩寒對於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些意外,帶著疑惑走到自己的書桌前坐下。

“我昨天在宿舍名單上看到過你的名字。”這個女孩子一點也不怕生。似乎讀懂了淩寒的疑惑。

“哦。”淩寒還是有些拘謹,畢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除了一帆,這是第二個和自己交談的人。(那些報名和收費之類的就不算了。)“你來得較晚了,我們昨天就來了,昨天晚上我們還在猜想你的樣子呢,冇有想到你這麼漂亮。”

“你也很漂亮。”

“是嗎?還是第一次有人說我漂亮呢,我爸爸在家都叫我臭丫頭的。”從談話中可以看出這是個開朗直爽的女孩子。

“對了,說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淩寒終於主動了問起了舍友的名字。

“我叫秦雯。你就叫我曉雯吧,以前的同學都這麼叫我的。對了,我們正要去洗澡,一起去吧?”

“那等我一下。”說著,淩寒開始去收拾東西。

淩寒叫媽媽一起去,媽媽說不去,說在宿舍待著就行了,到了晚上睡覺前打點熱水在宿舍簡單地洗洗就行了,於是淩寒就和舍友去了,留著媽媽一個人在宿舍。

洗澡出來,淩寒和舍友就順便在食堂買了些吃的,淩寒第一次到這裡,對這裡的一切都還不熟悉,她不知道食堂都有什麼吃的,還以為這裡的食堂也像高中學校一樣,早晚隻有饅頭和粥呢,所以也冇有去仔細看,就買了一碗粥和兩個饅頭。因為太累了,媽媽的身體也不太好,所以兩個人都冇有什麼胃口,兩個人隻吃了一個饅頭。

晚上,同學們要到班級裡集合,大家互相熟悉一下。首先是班主任介紹了自己,然後是各個學生自我介紹。

第一個是叫崔誌剛的,他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後唱了一首雪村的《俺們都是東北人》。

曉雯上去很大方,一點都不拘謹:“我叫秦雯,本市的,大家對這裡有什麼不熟悉的,我很樂意幫忙哦。”

第四個輪到了淩寒。第一次上台介紹自己,淩寒還是很緊張很拘謹的,說話的語速很快:“我叫淩寒,江蘇揚州的。”這個時候聽見有同學在下麵起鬨:“哇,早就聽說揚州出美女啊,真的不假哎。”

還有一個叫項海東的,項羽的項,郝海東的海東。看來他喜歡看曆史故事和足球比賽。他也是本市的,和曉雯還是高中同學呢。

怡倩雖然也是農村出身,但是比淩寒老練多了。“我叫陸怡倩,江蘇鹽城的,丹頂鶴的故鄉。”

惠娟比淩寒還緊張,到上麵都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了。過了好幾分鐘,才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晚上回宿舍,媽媽已經上床睡了,淩寒因為有很多事情忙,白天都冇怎麼和媽媽說話,到了晚上他們纔有時間聊聊天。

“我明早一早就回去了。”媽媽說。

“明天就走啊?”淩寒有些不捨,但又不好表露出來。

“家裡還有很多事情呢,你到學校我就放心了。”

“那我明早送你到火車站吧,你方向感不強,我擔心你會迷路了。”

“嗯。”

冇聊幾句她們就睡了,因為怕打擾宿舍同學休息,也不好多聊。但兩個人都冇有睡意,淩寒想著這一天的事情,還有媽媽的身體,來學校之前,媽媽還掛了鹽水,這些都讓她很擔心。媽媽太辛苦了,不能在身邊照顧媽媽,不知道她是不是又總是不停地勞作甚至顧不上好好吃飯?不知道她會不會因為再度勞累而生病掛水?不知道她是不是因為省錢病了都不去醫院?不在媽媽身邊,這些都照顧不到,淩寒很是擔心,想著這些,感覺鼻子酸酸的。

一帆自從和淩寒分彆之後,晚上回到家後很晚都冇有睡著,他的腦海裡一直閃現淩寒的樣子。有些羞澀、有些拘謹的樣子;因為天太熱的緣故吧,她的臉蛋紅紅的,像個誘人的紅蘋果;她帶著羞澀的微笑,眼神很乾淨……一帆雖然冇問淩寒叫什麼名字,但是她報名的時候,一帆已經留意了。並且通過上麵登記的資料知道了她住在9號樓3單元202房間,知道了這些就不怕找不到她了,想到這些,一帆甜甜地笑了。

第二天一早六點來鐘,淩寒和媽媽就起來了,梳洗完畢就去火車站了,坐了19路公交車,終點站就是火車站了,所以還是很好找的,到了車站淩寒就去買票,是早上8點10分的。買完了票,淩寒又去路邊的小攤上買了兩個茶葉蛋和一塊麪包給媽媽,媽媽很少吃這些東西,平時就連自家的雞生的蛋都不捨得吃,為了是換些錢攥著給淩寒和弟弟上學。

她們坐在候車室等車,媽媽又開始叮呤囑咐起來。

“你在這邊不要節省,身體要緊。”

“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和爸爸也不要太節省了。”淩寒拉著媽媽的手,不捨中還有一絲的依戀。

“我們在家裡不會餓著凍著,農村人不怕冇有吃的,你在外才更要注意身體,錢不夠就打電話回家說,你隔壁二伯家的電話號碼記好了吧。”

“我知道的,我不節省,聽說大學裡還可以勤工儉學呢。”

“你還是學習要緊,彆想著打工的事。”

“我知道的,快檢票了,我們進去吧。”淩寒眼眶有些濕潤,連忙低下頭去幫媽媽拿行李。

到了檢票口,檢票員不讓淩寒進去,淩寒隻好目送著媽媽進去。直到媽媽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這個時候,淩寒的眼淚才嘩嘩地流了下來,原來她從不知道媽媽那麼瘦弱的身軀對她卻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淩寒從小就很獨立,七歲就學會了做飯,特彆是農忙的時候,做飯更是淩寒必須完成的任務。上初中以後淩寒就一直住在學校了,自己的衣服自己洗,初中和高中除了第一次開學,父母從來冇去學校看過一次,應該說,淩寒早已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但是當火車的鳴笛聲帶著媽媽回遠方老家的時候,淩寒忽然覺得頭頂的天空少了一片,原來媽媽一直還是她心底最堅實的依靠。現在她才深切地體會到朱自清寫那篇《背影》時候的深沉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