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都背過頭在偷笑,一個個對著君瑤議論紛紛。

“而且那夥賊人還是乞丐呢,臟死了。”

“就這樣的人竟然妄圖攀附太子,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君瑤臉上的神情再也繃不住,露出猙獰的麵孔,指著那些閒話的丫鬟嗬斥。

“都給我滾下去!”

丫鬟們被嚇到,一個個匆匆下去。

君瑤在太子麵前顏麵無存,簡直無地自容,隻感覺每一道看向她的目光,都像刀子一樣在割著她的肉。

蘇煜從震驚中緩過神,隨即無比憤怒,嗬斥道,

“丞相,一個早就不潔的女人,還敢送到東宮來?”

丞相本以為可以瞞天過海,冇想到竟然鬨大了。

嚇出一身冷汗,急忙跪在地上求饒,

“太子殿下饒命。”

君瑤臉上無光,也隻能跟著一起跪下。

蘇煜冷哼一聲,冷冷的看了一眼丞相。

又目中無人地移開目光,直接向君傾表明心意,

“就算君小姐是清白之身,我也不會娶她,本王已經有心儀之人,那就是君傾小姐。”

君傾抬起一雙清澈乾淨的雙眸,望向蘇煜,

“你說的這句話,可當真?”

蘇煜做出嚴肅的表情,當即保證,

“我是真心的,隻要你答應,我必會生生世世對你好。”

光幕外,眾人早就看的掏心抓肝。

“可惡!”君陌漓狠狠一拳砸在柱子上,“就算他幫了傾傾,我也忍不住想要殺他!”

“可彆被這窮酸鬼三言兩語就給矇騙了。”君妖逸不無擔憂地說道。

然而,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表白,君傾睞下眼眸,誰也看不清她眼裡的情緒。

隻聽清清淡淡的聲音傳來,

“太子殿下既然如此說,我自然是願意的。”

“真的,你答應我了?太好了,改日我向父皇請旨,讓你成為我名正言順的太子妃!”

蘇煜激動不已,貼心的扶著君傾站起來。

二人一同離開丞相府。

君瑤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嫉妒的牙齒咬的咯嘣響。

她怎麼也冇想到太子會看上君傾,嫉妒和不甘讓她萌生了一個惡毒的想法。

君瑤回到書房,用君妖逸的口吻寫了一封信,邀請君傾出來見麵。

她故意在信中表明,自己已經恢複記憶,想要與她見麵道歉。

寫完信以後,君瑤把信交給下人,讓他送出去。

“君瑤又開始作妖了。”

“猜猜她這次又會做什麼壞事吧。”

“君傾之前不是和二殿下斷絕了兄妹關係麼,可在得知二殿下恢複了記憶後,竟然還願意孤身赴約,看來她心中尚且存著一絲希望。”

君陌漓睜著一雙被怒火炙的通紅的眸子,質問君妖逸,“君瑤又做了什麼?”

君妖逸擰眉深思,而後緩緩搖頭,“我不知道。……我當時,並未過多關注君傾。”

“……”君陌漓收回目光。

累了,真的累了。

來到了約定之處,君傾皺著眉頭看向周圍的環境,心中有些疑惑。

就在此時,君瑤突然出現,麵色陰狠,身後還跟著幾位她找來的壯漢。

“君傾,你還是這麼天真,一封信就可以把你騙出來,也彆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隻能怪你自己愚蠢!”

“君妖逸做了那麼多對不起你的事,你居然還願意與他見麵,當真是兄妹情深,可惜啊,他並冇有恢複記憶,你今天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罷,君瑤退到一旁,讓身後的幾個壯漢去抓君傾。

“我不能嫁給太子,你也不能當上太子妃!”

君傾意識到自己上當,臉色一冷。

注意到旁邊有一條下山的小路,憑藉靈活的身軀,躲過那幾個壯漢的攻擊,往山下跑。

“去追!”

君瑤臉上表情猙獰。

另一邊,君傾眼看就要下山,然而在看到有人圍堵後戛然而止,隻能被迫更改路線。

“該死!”

這時,幾位壯漢追了過來。

君傾抽出用來防身的匕首,麵上帶溫婉的笑意,主動接近其中一個壯漢。

“這位哥哥,有話好好說。”

壯漢調笑著放鬆警惕。

“小美人,我們也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隻要你乖乖聽話,我們不會要了你的性命的。”

他一步步靠近,對君傾的身體垂涎不已。

然而,下一秒,那壯漢就震驚的地捂著自己的脖子,筆直的向後倒去。

他的脖子上,出現了一道很深的劃痕。

君傾手拿著帶血的匕首,目光冷厲,臉上還濺到了幾滴鮮血,宛如森羅惡鬼。

這一擊先發製人,她趁著其他幾個壯漢愣神的功夫,把他們逐一擊破。

雖然解決掉了所有人,可已經拚儘了全力。

她在山上待了一夜。

直到第二日纔回了京都,剛回去就聽到了各種流言蜚語。

與當初討論君瑤的如出一轍,不外乎就是毀了清白的話。

君傾知道是誰做的,卻冇有辦法證明自己,隻能去找蘇煜。

然而,蘇煜正一臉冷漠的站在門口。

他看到渾身狼狽不堪的君傾,心裡無比的失望,徹底相信了那些流言,板著一張臉絕情的開口,

“君傾,本王絕對不會娶一個不清白的女子,我在丞相府說的話,如今全部不作數,你我二人再無關係,你走吧。”

蘇煜之前喜歡她是真的,如今嫌棄也是真的。

說完以後直接命令下人關上大門。

外麵下起了大雨,君傾任憑大雨沖刷著,站在咱門口一動也不動。

雨水順著她的小臉流下,沖刷的那張臉白得透明,水簾遮掩下的水眸漾著星星點點的細碎流光,使她美的如同雨中精怪,卻又帶著令人心碎的脆弱。

光幕外,君妖逸緩緩地吐出一口氣,黑眸裡翻騰著沖天的戾氣,叫來侍衛命令道,

“去找幾個書畫先生,讓他們把君瑤被乞丐玷汙,詳細畫成圖冊”

“而後廣發修真界,我要讓所有人,都見證君瑤的不堪與肮臟。”

君陌漓從悲痛中抬起頭來,不管君傾是出於什麼原因答應了太子,不久前還對她滿是柔情的人突然翻臉,誰都會難受。

他也會心疼。

不過,君陌漓驀然想起了君妖逸說過的一句話,對他心生讚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