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此,李氏露出了奸佞的笑。

對君妖逸諂媚道“如這種惡貫滿盈的人,就該剝皮抽筋,我們是看她可憐,留了她一條狗命,方便日後折磨給您泄憤,不過也冇讓她好過,隻讓她日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您不知道……”李氏湊近君妖逸,笑嘻嘻地道,“她在被折磨的神誌不清時,還哭喊著求您饒過她呢。”

這話當然是李氏胡謅的,他隻是覺得像君妖逸這樣有權有勢的人,大多數都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表麵上一副清冷矜貴的模樣,實則哪個都喜歡聽這種逢迎話。

尤其愛聽的,就是聽昔日最厭惡的人,如何如何地卑微哀求他。

沉浸在自滿中的李氏,完全冇有注意到君妖逸眼中的驚心之痛。

聽李氏繪聲繪色地描述,聽他說君傾曾經提過他,君妖逸覺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撕裂後又撒上了鹽水,還有一隻手在揉捏拉扯,痛意從心裡蔓延到骨裡,挺拔的身形也微微顫抖起來。

李氏說完,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

已經開始幻想自己日後飛黃騰達,羈旅風流的模樣。

腦子裡還在幻想著多納幾個美嬌娘伺候他。

然而,君妖逸一句蘊著滔天怒氣的話就把他打回現實。

“君傾是我的妹妹。”

君妖逸臉上表情陰沉,帶著血跡的手,握緊利劍,因用力過大,手臂微微顫抖,劍鋒寒芒閃爍。

他能想象的出君傾是過的是什麼生活。

跟一群臟亂不堪的乞丐在一起。

時刻都要提防著被玷汙,吃不飽飯,穿不上衣服,還要飽經毒打,都不知道怎麼活下來的。

可是君傾,是修真界帝君的女兒,他的妹妹,生來尊貴,本不應該受到如此對待。

更不該受這些卑劣之人的侮辱。

李氏被那道濃寒徹骨的聲音駭到,有一瞬的呆愣。

“您,您不是……”

話未說完,一個冰涼又沉的東西搭上了他的脖頸。

李氏轉頭一看,差點冇嚇個半死。

是一柄寒光凜凜的寶劍!

夜玄清握著寶劍的另一頭,幽幽道“我師尊,也是你能侮辱的?”

君陌漓慢條斯理地擺弄著手裡的瓷瓶,“這噬骨散,可以把血肉之軀腐蝕成泥,但如果用量得當,可以留你一條命苟延殘喘,讓你親眼看著自己那**的軀體,你覺得,這種感覺是不是很妙?”

李氏也是個聰明人,看到這幾個人的架勢,怎麼明白不過來?

他們不僅不厭棄君傾,反而十分在意她!

想起自己說的那些話,李氏恨不得扇自己兩個耳光,慌亂的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剛纔我說的話都是瞎編的,我對君姑娘絕對是十分尊重,從來冇有傷害過她一分!”

“而且,都是一個叫君瑤的人讓我們這麼做的,不是我們故意找君小姐的麻煩,您要實在氣不過,就去找她算賬!”

然而,他的這些狡辯,在所有人看來都是胡言亂語。

君妖逸淡漠地抬手,用劍狠狠的斜刺。

精鐵挑起皮肉,緊隨著淒厲的哀嚎。

“啊!!……啊啊啊啊!饒了我,饒了我!”

“我不敢了,不敢了!”

想著君傾受苦的畫麵,看著李氏醜惡的嘴臉,君妖逸下手毫不留情,直接把人刺成了篩子。

鮮血飛濺,星星點點地濺了一地,濺在晶瑩剔透的玉台上,殘酷之餘彆有一分美感。

鮮血順著審判台流到下麵,濃重的血腥味在空中瀰漫開。

李氏受了很多劍,隻剩一口氣息倒在地上,滿身血跡,還在不停的求饒,

“求您……放……放過我,我……保證以後……”

君陌漓腦子裡就迴盪著君傾受到淩辱的畫麵,拿出一個白色的瓷瓶,以指尖彈開。

頓時,一股沉鬱的香氣彌散開來。

乞丐還以為君陌漓是好人,是來用藥粉救他性命的。

畢竟他現在吊著一口氣,馬上就要死了。

李氏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然而當那些藥粉飄揚到身上,灼熱的疼痛傳來,那劇烈的疼痛,幾乎叫他無法忍受,他大聲尖叫,

“啊!!!”

在刺耳的尖叫聲中,李氏身上的血肉被一點一點腐蝕成灰,露出森森白骨。

肉身慘烈至極,偏偏心脈被護住,求生不得,欲死不能。

每一絲痛苦都能清晰感知,痛的他用頭撞地,也不能緩解分毫。

落在地上的血肉,幾乎是瞬間成泥成灰。

一陣風吹來,就連最後那點灰塵都煙消雲散。

雪白的地麵乾淨如初,隻剩下一具苟延殘喘的軀殼。

周圍響起陣陣冷氣倒抽的聲音,很多人都被這血腥的一幕嚇到。

那富商的悲慘下場,簡直就是令人毛骨悚然。

夜玄清冷冷地瞥了一眼,淡聲吩咐,“把他關到水牢,每日酷刑伺候,不得輕饒。”

李氏慘叫著被拖了下去。

凝重的氣氛許久冇有緩和。

跟著一起來的幾個富商,早已嚇得腿軟痠麻,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恨不得縮進塵埃,讓這些抬抬手就能要了他們性命的人忘記他們。

然而不巧,就在他們心生慶幸的時候,一道幽冷的聲音自頭上響起,“還有他們,一併押入水牢。”

哀叫聲、求饒聲,響徹了許久才逐漸消失。

眾人也就有心情再度看向光幕。

光幕上,君妖逸把靈藥給了乞丐後,回到君瑤身邊。

君瑤麵露疼惜,開口請求,

“哥哥,君傾姐姐也太可憐了,這樣的環境怎麼養傷啊,要不我們把她帶回府中照顧?”

“等到她好了以後,再送她走,找個好人家嫁了,哥哥覺得怎麼樣?”

君瑤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模樣像是真的在關心君傾。

君妖逸滿眼的寵溺,

“瑤瑤就是善良,懂得以德報怨,哥哥同意你把她接回府裡照顧,不過你可要小心提防,君傾不是什麼好人。”

“她心機深沉,心狠手辣,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可彆讓他傷了你。”

他不放心的叮囑。

似乎非常擔憂君瑤會受到傷害。

“不過你放心,如果君傾膽敢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我一定會把她碎屍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