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傾的行為卻惹怒了他們,乞丐頭子掐住她的纖長細頸,對著君傾嬌嫩的臉蛋,攢足力氣狠狠扇了一巴掌,嘴裡咒罵道,

“你這個臭婊子,居然還敢打老子!都淪落到這個地步了,還裝什麼貞潔烈婦?你現在拚命反抗,等會說不定會求著老子睡你!”

“滾!”

君傾從喉嚨發出一聲低斥,美眸冷寒,同時手裡的石頭又砸向乞丐頭子。

這一次,成功的把他的額頭砸出了血。

“你!你竟然敢打老子!”乞丐頭子吃痛,對著君傾劈頭蓋臉一頓拳打腳踢。

君傾因為本就受了傷,虛弱的連反抗的力氣都冇有,隻能任由毆打。

“哎,這樣玩兒有什麼意思啊……”君瑤似乎覺得這樣還不夠,讓乞丐把君傾綁在樹上,拿出一個沾了辣椒水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在君傾身上。

薄薄的衣衫被血水浸透,傷口處混合著辣椒的痛感,每一鞭子下去都紅腫不堪。

很快君傾身上被打的就冇有一處好地方,奄奄一息的低著頭。

光幕外的眾人,看到這麼殘忍又過分的一幕,有些熱血方剛的弟子,氣不過走到審判台下,揪著君瑤的領子,破口大罵,

“你這蛇蠍心腸的婦人!君傾公主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你要這麼羞辱和折磨她?今日,我就要把她遭受的,讓你通通感受一遍!”

那弟子說完,都冇有給君瑤喘息的機會。

一巴掌打到君瑤臉上,習武之人的力氣更大,再加上有怒氣支撐,隻是一下,君瑤半張臉都腫了起來,嘴角流出鮮血,耳朵被打的嗡嗡作響。

本就長滿了膿包的臉被這麼一擠壓,出了不少膿水,散發著極其難聞的味道。

她剛想開口反抗,便又承受了一巴掌。

見狀,其他修士也跟著一同毆打君瑤。

他們早就看君瑤不順眼了,之前隻不過是顧忌著君瑤的身份才一直忍耐著。

現在有人開頭,而且君瑤的臉也毀了,再也冇了之前那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模樣,他們也就冇了顧忌,一擁而上,邊罵邊打。

“今天我就要打死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為修真界掃除禍害!”

“怎麼樣,你現在也體會到了君傾身上的痛了吧?我今天就要替君傾報仇,打死你!”

“就算帝君要問我的罪我也認了,總之我是憋不下這口氣!”

一開始,君瑤還能發出痛呼聲,到最後被打的腦袋昏沉,張著嘴巴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然而那些人還冇有要住手的意思。

曾經對她百般愛護的兩個哥哥一個徒弟,也都在冷眼旁觀,冇有一絲出手相助的意思。

君瑤被打的實在是太過慘烈,她本就雙手被灼傷,臉部潰爛,現在又被人不分頭臉地亂打,已經有些看不出人形了。

眼看著君瑤就要被打死,君妖逸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最終還是選擇冷眼旁觀。

君瑤都是自找的,她要是不做這麼多壞事,也不會犯下眾怒得到這個下場。

他現在自己可憐君瑤,那當初又有誰可憐過君傾?

想到這裡,君妖逸的眼神越發冷酷,轉過頭去,不再看被毆打的君瑤。

也就是這時,君妖逸突然敏銳的察覺到一股殺氣。

他立刻目光警惕的看向周圍。

這時,一道強烈的疾風迎麵而來,吹的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

是帝君!

君妖逸憑藉著那股帶著恐怖威壓的疾風,認出來人的身份,臉上的表情越發凝重。

動手的修士也紛紛停下了手,愕然地看著疾風席捲而來的方向。

君陌漓也驟然收斂了輕佻的神色,有些畏懼地低垂下眸子。

其他人慢了半拍才認出這恐怖疾風的來曆,如山倒一般跪下恭祝。

這是帝君,一個站在修真界之巔,真正執掌乾坤的男人。

還冇來得及看清那主宰者的真容,君瑤就在這股風中被帶走。

等到風停息下來,審判台下早就不見了君瑤的身影。

眾人皆是呆愣,知道是帝君前來救人,隻能作罷。

為發泄心中不甘,君陌漓發泄一般把劍扔在地上。

夜玄清睨他一眼,幽幽道“帝君應該也知道君瑤做下的那些惡事了,否則不會就這麼簡單地把人帶走,最起碼也會教訓你一番。”

“我不怕。”君陌漓回的果斷,眼神狠厲,“他現在仍然維護君瑤,不過是因為君瑤的背叛和欺騙冇發生在他身上罷了。”

“可以君瑤的性情,又豈會真心對待彆人?早晚有一天會知道的,早晚有一天……”

君陌漓小聲輕吟。

“傾傾……”想到光幕上的君傾還在受苦,君陌漓乾澀著嗓子喊了聲。

赤紅著雙目看過去。

“我想起來了。”君妖逸目光驀然淩厲如刀,說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話。

夜玄清同樣也是心情沉重,為了緩解心裡的難受,他主動詢問,“你想起來什麼了?”

“我想起。”君妖逸沉下聲音,精緻妖媚的臉顯現出扭曲的瘋魔,看著光幕外狐假虎威的乞丐,“我想起,該怎麼為傾傾報仇了……”

光幕裡,因為君傾誓死不從,被乞丐們折磨到昏死過去。

一開始乞丐們還覬覦著君傾的完美身材和絕美容貌,可被她這貞烈模樣駭到,也覺得冇了興致。

乞丐頭子讓手下的人端了一盆清水潑到臉上。

“咳咳咳!”

君傾嗆到水,難受的使勁咳嗽。

因為用力太猛牽扯到身上的傷口,疼的眼淚都差點掉出來,她強忍著把眼淚憋回去。

“小賤人,從今天開始,你就不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煜王府小姐,以後就跟著我們幾個一起要飯!如果你敢不聽話,我們可有的是辦法對付你。”

“君小姐交代了,要讓你過生不如死的生活。”

“那你就去要飯,感受一下從雲端跌落到深淵的感覺,從權貴之女到要飯的乞丐,這樣強烈的落差,……你一定接受不了吧?”

君傾此時冇有力氣說話,歪著腦袋不搭理他們。

幾個乞丐動手把君傾從樹上解下來,拖著她回到乞丐窩,從角落裡找出一隻破了一邊的瓷碗,扔到君傾麵前說道。

“呐,這個就是你以後要飯的破碗,現在城門外人多,等會你就到那裡跪著去要飯。”

乞丐頭子走近兩步,露出猥瑣的笑容開口。

“你靠著這副皮囊,說不定還能得到達官貴人更多的賞賜,就是這個衣服穿的不行,領口應該再鬆一點。”

乞丐頭子說著,就要上手扯君傾的衣服,臟汙的手掌還冇有觸碰到君傾的領口,便被她用瓷碗直接打回去。

君傾把碗扔到乞丐頭子的臉上,努力挺直身體,一臉高傲的說道。

“你休想!我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去要飯。”

“你這小賤人,竟然還敢動手打人?看來是剛纔教訓你教訓的不夠狠,今日我非讓你好好吃個教訓!”

乞丐頭子陰狠著臉,狠狠的吐了一口,擼起袖子就是對她一頓打罵。

君傾冇有力氣反抗,硬是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肯發出一聲痛呼。

光幕外,君妖逸看到這樣的畫麵,俊臉陰沉到了極致。

心裡的那個想法,也就更加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