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君瑤趁著冇人注意,拿來一壺茶水,把一整包藥粉都倒了進去,雙手輕輕晃動,讓藥粉和茶水融合。

做完這一切,她把茶壺放到原處,麵容猙獰扭曲。

看得光幕外眾人心頭一跳。

紛紛猜測君瑤下麵到底還會做什麼惡事。

君陌漓和夜玄清則是麵露擔憂,死死盯著光幕,生怕君傾受到什麼傷害。

隻見,君瑤趁著宴會來往的人比較多,悄悄走了出去。

繁華的街道上,坐著一堆堆的乞丐。

君瑤拿出十幾個銅板撒到幾個乞丐麵前。

乞丐們見狀,嘴上一邊說著道謝的話,一邊瘋狂地撿地上的銅板。

“多謝小姐,小姐真是好人!”

君瑤用手帕捂著鼻子,被那幾個乞丐身上惡臭的味道熏的睜不開眼睛,嫌棄道

“我要你們幾個幫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後會給你們一錠銀子。”

幾個乞丐一聽想都冇想,直接點頭答應。

“有什麼事情您儘管吩咐,我們保證幫您辦好!”

都是遊手好閒的乞丐,聽到還有這樣掙錢的事情,一雙雙眼睛露出貪婪的目光。

君瑤嘴角勾起一絲壞笑,緩緩道

“我要你們拿走一個女子的清白,她現在就在裡麵,你們敢不敢?”

君瑤目露陰毒,原來她想用這幾個又黑又臟的乞丐,侮辱君傾。

幾個乞丐一愣,相互對視一眼,眼神裡都有退縮的意思,他們再傻也知道,參加賞花宴的人都是達官顯貴。

要真這麼做了,恐怕是要掉腦袋的。

君瑤察覺到幾人的害怕,直接扔出一袋子銅板,

“你們辦完事情就走,不會有人查到你們頭上。”

其中一個乞丐拿起錢袋子,嘿嘿一笑,露出滿嘴的黃牙,表情猥瑣的說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能睡到美人,還有銀子拿,這樣的好事,即便是明天被斬首,也值了!”

另外兩個乞丐見狀,不再猶豫,也點頭同意。

光幕外,一片嘩然。

“我覺得惡毒這個詞已經不夠形容君瑤了,她簡直……簡直就是個大奸大惡之人!竟然想出了這麼陰損的辦法。”

“隔著光幕我都能聞到這幾個乞丐身上的惡臭,君瑤竟然讓他們玷汙君傾,簡直是其心可誅!”

“也不知道君傾最後有冇有中招,君傾可是修真界萬中難尋的美人兒,如果就這麼被糟蹋,那可真是便宜了這幾個乞丐。”

君妖逸也冇想到,竟然是君瑤先在茶水裡下了藥,那後來君瑤失去清白的事情,多半就是她偷雞不成蝕把米,也怪不到君傾頭上。

君妖逸的內心再一次被震動到了。

事關君瑤名譽,他剛剛那句話說的很輕,因此隻有君陌漓和夜玄清聽見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君瑤失去清白的事情。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審判台……

會把君瑤是怎麼被欺負的畫麵顯現出來嗎?

如果真的像他想的這樣,那君瑤在修真界可就徹底抬不起頭了。

“是君瑤加害師尊在先,師尊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這冇有什麼不對的。”夜玄清斜著瞄了君妖逸一眼,幽幽道。

君陌漓也挑著眉看向夜玄清,哂笑一聲道“你該不會還在擔心君瑤吧?不過就算你擔心,恐怕也阻止不了接下來的好戲。”

“這都是君瑤自作自受。”

君妖逸收回自己的目光,側顏冷峻,“我冇什麼好擔心的。”

看到這裡,他對君瑤的感情已經淡了許多。

因為對他來說,最為珍貴的是困苦時的援助,是那隻把他從爛泥裡扶起來的手,是那束照亮他黑暗世界的光。

正是因為這些,他才把君瑤視為唯一一個對他來說意義非凡的人。

即便君瑤不是他的親妹妹,他對君瑤的好也要遠遠超過君傾。

可是現在他知道是自己錯了,給他那些溫暖和幫助的人不是君瑤,而是君傾。

不提君傾後來和他反目成仇,是他對不起君傾,君傾報複他也在情理之中。

隻說君瑤,這個一開始接近他就是為了利用他的人,他著實不會再為這種人而擔憂。

這一瞬,君妖逸覺得自己心中唯一的柔軟,也硬了起來。

那雙黑沉沉的眼眸,冇了僅存的溫情後,隻剩下滔天的戾氣,現在的他,要比之前更加可怕。

君瑤欺騙他,他有負於君傾,可君傾最後也用那種手段報了仇,算是兩不相欠。

那他,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呢?

大夢一場,清醒之後,不過是一場空罷了。

君妖逸是真的不在乎了,黑眸古井無波地看向光幕。

君瑤把幾個乞丐從後門帶進去,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到了宴會上。

此時,丫鬟拿著那壺下了藥的果茶,走到君傾麵前,為她倒了一杯。

君傾剛端起茶杯要喝,就注意到君瑤的目光總是時不時的瞄向她手裡的茶杯,敏銳的察覺到這茶水可能有問題。

見她察覺,光幕外的眾人也放下了心,時不時有讚歎聲響起。

就看著君傾假裝輕輕抿了一口,轉過頭去,悄悄把茶水吐到了手帕上。

君瑤看見她親口喝下,臉上閃過得意的笑。

渾然冇有察覺君傾的小動作。

緊接著,君傾趁著君瑤與彆人說話時,悄無聲息地把茶水調換。

她彎起唇角,刹那間露出的笑容美的人心頭一顫。

但就是這種帶著絲縷邪氣的笑,並不讓人覺得反感,反而讓人忍不住想要拜倒在她腳下。

這是一種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獨屬於強者的笑容。

君陌漓一時之間也看的呆了。

他想起君傾剛剛出現在宴會上帶給眾人的驚豔,心中湧起自豪的同時又有淡淡的酸澀。

君瑤什麼時候都是渾身珠翠,可是他的傾傾,永遠都是乾乾淨淨的。

如果他能早點醒悟,傾傾有如此美貌,就應該以天下最難得珍寶來配她,讓她永遠都如烈陽一般奪人眼目。

可惜,他醒悟的太晚。

現在即便是他想給,傾傾也不會接受分毫,恐怕會把他贈予的東西當成垃圾一樣,毫不留情地丟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