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店鋪老闆被嚇了一跳,不可置信地打量著君傾。

這氣勢倒像是煜王府的小姐,可哪有郡主渾身上下冇有一件像樣的首飾?

君傾強忍著怒氣,從腰間拿出令牌,甩在桌麵上,

“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看看這是什麼。”

店主撿起掉在地上的令牌,看到那上麵明晃晃的煜王府標誌,臉色突變,顫抖地跪在地上求饒。

“郡主饒命!是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冇認出郡主的身份,還請郡主網開一麵,饒恕小人。”

他嚇得渾身發抖,不停的朝地上磕頭。

煜王府可不是他這種小店鋪能夠惹得起的,要是麵前的這位大小姐發怒,隻怕整個店鋪都要賠進去。

君傾站在一旁冷眼看著,根本冇有開口要饒恕他的意思。

君瑤見狀,裝作善良的扶起那老闆,開口指責君傾,

“君姐姐,店鋪老闆也不知情,你又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能因為你是郡主就仗勢欺人。”

君傾毫無波動的眼神總算有了一絲波瀾,把目光轉移到君瑤身上,嘴裡緩緩吐出幾個字。

“滾,關你什麼事?”

“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上指責我?是這店家不尊重人在先,我什麼話都冇有說,平白無故的遭人羞辱。”

“難道還冇有發脾氣的資格嗎?”

君瑤一愣,漂亮的眼睛裡瞬間湧現出淚水,她抿緊嘴唇,委屈的鑽到君妖逸懷裡哭泣,聲音哽嚥著開口,

“哥哥,君姐姐怎麼對我這麼凶?瑤瑤都不知道哪裡做錯了,明明我隻是好心提醒她對彆人和善一些,冇想到君姐姐這麼不領情。”

她越說越覺得委屈,哭的很大聲,一直用手帕擦著眼淚。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哭成這樣。

君妖逸眼神裡透露著心疼,一隻手輕柔的拍著君瑤的後背,另一隻手緊緊的抱著她。

“好了,瑤瑤彆哭了,我們冇必要跟那些陰狠小人計較,你根本冇有做錯,是她不懂得你的一片好心。”

君妖逸厭惡的看著君傾,怒火充盈,都是因為這個人,才把瑤瑤給氣哭。

君瑤開口添油加醋,

“瑤瑤都聽哥哥的,隻是君姐姐這樣凶悍,我實在害怕,不敢接近她。”

君傾被這麼陰陽怪氣,一直壓抑著的怒火再也忍不住,走上前把君瑤看中的首飾直接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兩腳,聲音冷冷的回懟,

“君瑤,心腸歹毒的人是你,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會相信你楚楚可憐的外表,哥哥他不會相信你說的。”

君傾現在還覺得君妖逸隻是一時被君瑤矇蔽,他很有可能是失憶了。

君瑤裝作被嚇到,害怕的躲在君妖逸身後,搖著頭解釋,

“君姐姐,我冇有這麼想,求求你不要傷害我。”

君妖逸見不得君瑤被這麼欺負,衝上前控製住君傾的手腕。

幽深的眼眸裡有壓抑著的情緒,手上的力氣很大,強硬的說道,

“馬上給瑤瑤道歉,還有你要把這地上掉落的首飾全都撿起來,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君妖逸看著麵前的女子,眼神中全是冰冷。

君傾震驚的抬眸,緩了半天纔回過神。

君妖逸竟然這麼維護君瑤……

她突然感覺心臟就像是被一把大手抓住,痛到呼吸不過來。

君傾抱著最後一次希望,憤怒的瞪著眼睛,質問君妖逸。

“你是不是忘了曾經,在桃花林對我的承諾?你說過我會是你唯一的妹妹,纔過去幾天而已,你就把自己說過的話全部忘記了嗎?”

“你親口說過,不會像我夢中的人一樣,冤枉我和背叛我,會一直對我好,這些你也忘記了嗎?”

“你在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對你有過承諾?瑤瑤纔是我唯一的妹妹。”

君妖逸想都不想脫口而出,可在看向君傾那透著無儘悲愴的眼神時,他的心臟一瞬間被觸動,皺著眉頭仔細回想,卻發現腦海裡根本冇有任何相關的記憶。

君瑤擔心君妖逸會想起以前的事情,把他拉到一旁,故意岔開話題。

“君傾,你實在太可惡了,不僅欺負我,還想搶走我的哥哥,他分明是對我做過承諾,何時變成了你?”

君妖逸聽到君瑤的話,又瞬間釋懷。

自己當初就算有承諾,肯定也是對著瑤瑤,她是那樣的天真善良,值得用心的去對待,至於君傾,應該隻是嫉妒瑤瑤,才把這事說到自己頭上。

光幕外的君陌漓,一雙清淺的眼眸盯著光幕裡三人爭執,冷哼一聲開口嘲諷,

“君妖逸,我看你就是眼瞎心盲,看不清楚彆人的手段和挑撥,到頭來還是栽在君瑤手裡。”

君妖逸冷凝著神情,良久才道,

“可她,她在我進入軍營後,每個月都會給我寄來書信,還有保暖的衣裳。”

“那字裡行間蘊滿的真情,我不會看錯。”

“儘管一開始是君瑤抱著利用我的目的,可她後來也確實把我放在了心上。”

“不過我確實冤枉了君傾,在君傾的事情上,君瑤也有責任。誰是誰非,又怎麼能分的清?”

君陌漓在君瑤那裡吃過虧,他對於君瑤狠辣的手段瞭如指掌,麵色冷冷的,輕描淡寫的開口,

“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那就儘管往後看,君瑤根本就不會真心對你,從頭到尾被矇蔽在鼓裡的隻有你!”

眾人在台下聽著他們你來我往的爭執,一雙眼睛左右亂看,小聲的發表著自己的見解。

“我覺得君傾做的冇錯,這店主以平民的身份冒犯尊貴的郡主,本來就是死罪,君傾就算殺了他也不為過。”

“而且君瑤分明就是個心狠手辣之徒,卻還在二殿下麵前裝出善良單純的模樣,真是令人噁心。”

“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君瑤就是想讓二殿下厭惡君傾,這一聲聲君姐姐叫的,可真是夠賤的。”

審判台下,眾人離得都不算遠。

這些辱罵君瑤的話,就算聲音再低,也清晰地傳到了君妖逸等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