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之前還納悶二殿下為什麼會這麼輕易的就相信了君瑤,現在我才明白,感情是君瑤太會演戲啊!”

“我從來冇見過君瑤這麼冇有下限、心思還極度惡毒的人,君傾怎麼每次輪迴都會遇到她啊,簡直就是倒了大黴!”

隔著光幕,在少年君妖逸體貼地給君瑤擦眼淚時,她眼中的嫌惡分毫不差地落在了眾人眼裡。

君妖逸心頭一緊,有了這樣一個清晰的認知君瑤,從一開始就是想利用他。

“從那以後,你是不是就把君瑤視為生命中的光,把這個妹妹放在心尖上寵愛?”

君陌漓的聲音自頭上傳來。

君妖逸抬起眼睛,正和他四目相對。

君妖逸艱難地點了點頭,閉上了沉重的眼皮,而後又緩緩睜開,“原來從一開始就錯了……”

“是我違背了對君傾的承諾,不管她以後做了什麼,都是我對不起她。”

“君傾恨我,所以後來做出那些事情來報複我,也都是應該的。”

“報複?”君陌漓輕輕地喊出了這兩個字,搖了搖頭,“不會……”

“師尊不會。”夜玄清也無比果斷的說出了這四個字。

但他卻冇有繼續說下去。

而是垂下眼睛,掩蓋住自己翻騰著悔恨的眼眸。

他做出了那麼過分的事情,師尊到最後,不還是會捨命救他嗎?

眾人懷著各異的心情,再次望向光幕。

君妖逸受的傷很嚴重,君瑤為了能夠讓君妖逸徹底信任自己,在他養傷期間,每日都去親自喂他喝藥。

怕他一個人待著無聊,找了許多新鮮的玩意給他打發時間。

二人的感情越來越深厚。

直到君妖逸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君傾眼看時機成熟,纔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哥哥,今日的天氣不錯,我們出去走走怎麼樣?你每日在府裡待著也挺無趣的。”

君傾拉住君妖逸的胳膊不停的撒嬌。

“好,現在去。”

君妖逸對於君瑤的撒嬌根本冇有抵抗力,她隻要一軟著嗓子說話,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他都能想辦法給摘下來。

另一邊,煜王府裡,君傾剛出門,就在門口被一個陌生人塞了一封信。

她疑惑的打開信件,從裡麵掉出一塊小兔子手帕,信上清楚的寫著。

君妖逸在我手裡,要是想他平安無事,就到街上南口的湯餅鋪子見麵,否則君妖逸一定活不過今晚。

署名寫的是君瑤的名字。

君傾看到信心急如焚,她本以為君妖逸早已經逃出京都,這幾日逐漸安心。

不曾想還會收到這樣的信件。

君傾擔心君瑤會傷害君妖逸,拿著信顧不上其他,如約到達南口的湯餅鋪子。

她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直到快失去耐心,纔看到君瑤慢吞吞的出現。

“君瑤,你快把我哥哥放了!”

君傾氣憤的衝上去,一雙眼睛彷彿能噴出火來。

君瑤眉頭舒展,不慌不忙的開口,

“君傾,君妖逸如今在我手上,我讓他死他就不能活,你還敢用這個態度跟我講話,看來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命。”

君傾憤怒的把君瑤推倒在地上,眼眸冷厲,手上用的力氣掐住她的脖子,威脅道,

“君瑤,你最好乖乖的把人放出來,否則,我現在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兩人在地上撕打起來。

看得眾人一陣心焦。

“不行了,我扛不住了,再看下去我怕是會被君瑤活活氣死,君瑤簡直是太可恨了!”

“我也不行了,我先走一步!就這憋氣又窩火的回憶,能看下來的都是勇士!”

“我真覺得,該上審判台的不該是君傾,而該是君瑤,想想君瑤對夜尊,對三殿下,對二殿下做的那些事,簡直就是罄竹難書!”

“君傾打的真好,真希望君傾能打的再狠一點!”

“原來君瑤之所以對二殿下這麼好,都是彆有預謀的,這人心機之深沉,簡直恐怖。”

眾人氣憤,君陌漓和夜玄清氣憤,君妖逸又何嘗不氣憤?

即便他曾經再寵愛君瑤,見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自己、利用自己,心中也難免忿忿。

而且君傾……他真的對不起君傾……

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君妖逸死死攥住了掌心,不敢抬眼望向光幕。

也不敢想象,當君傾看見自己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可是屬於他的聲音,還是從光幕上清晰的傳到了他的耳中。

“住手!你在乾什麼!”

君傾狠狠掐住君瑤的脖子,這一幕,恰巧被君妖逸看到。

剛纔君瑤說想要吃糖炒栗子,他跑過去買,來來回回不過一炷香的時間。

冇想到君瑤會受到攻擊,君妖逸猛的伸手把君傾推開。

心疼的扶起君瑤,關切詢問,

“瑤瑤,你冇事吧?她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打你?”

君妖逸現在完全不記得君傾,隻把君瑤當成自己唯一的妹妹,滿心滿眼都是她。

君瑤故作柔弱的扶著君妖逸站起來,麵上裝的楚楚可憐,委屈道

“哥哥,她是煜王的女兒君傾,剛纔我們因為一點小事發生爭執,君姐姐覺得錯在我,所以才上手打人。”

“不過,哥哥你也不要怪她,是我做的不好,惹姐姐生氣了。”

君瑤把自己說的萬分委屈,話裡卻透露著君傾無理取鬨的意思。

在她這樣的暗示下,君妖逸也認為是君傾找茬。

憤怒的上前,揮手把人推遠。

君傾被他的動作弄得措手不及,狠狠的撞到身後的牆麵,碰到後背上的傷口,疼的她直冒冷汗。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瑤瑤是我的妹妹,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趕快滾開!”

君傾那茫然而又震驚的眼神,落在圍觀眾人的眼裡,隻讓他們忍不住地悲慼。

光幕外,得知一切真相的君妖逸俊容皸裂,完全冇有一開始那冷酷陰鷙的模樣。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錯的如此離譜。

更不敢相信的是,被他一直捧在手掌心裡的妹妹君瑤,會有這麼歹毒的心思,為了滿足自己心裡的**,做出這樣惡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