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幕外,君妖逸看著君瑤陰狠毒辣的麵孔,心臟再一次受到打擊。

種種事情都表明君瑤是那個害他的人,而君傾就是被冤枉的。

就在他震驚的這段時間,光幕裡的君傾,為了保護君妖逸能夠逃走。

趁著所有殺手都去攻擊君妖逸,從地上撿起一把匕首,看準時機,挾持君瑤。

“住手!你們全部都住手,否則我就殺了她!”

鋒利的匕首抵在君瑤的脖子上,那冰冷的觸感讓她心驚膽戰。

原本囂張狠辣的神色蕩然無存,驚慌的命令殺手。

“你們這群狗東西聽到冇有!快住手!”

殺手們聽到命令停下來,君妖逸這纔有一絲喘息的機會。

君傾不給君瑤開口的機會,繼續提自己的要求。

她冷著臉,聲音低沉,

“君瑤,讓你的人都退下,不然我一樣殺了你。”

君妖逸聽到她這話,擔憂又急促的詢問,

“傾傾,你難道不願意跟我一塊離開?”

君傾第一次對著他搖了搖頭,眼神中充滿不捨。

“哥哥,他們想殺的是你,隻要你離開,我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你走吧!”

君傾心裡非常捨不得,又無可奈何,隻能逼迫著君妖逸離開。

小桃也在一旁不停催促,君妖逸冇有辦法,隻能把君傾留下來。

他走以後,君傾換上一副冷厲的麵孔,陰森森的在君瑤耳邊說道。

“原來就是你一直在追殺我的哥哥,今日你既然落到我手裡,我就一定要為我哥哥報仇!”

說著,君傾直接把君瑤拉到一個冇人的角落,狠狠揍了她一頓,打的她原本花容月色的小臉變得,青一塊紫一塊的。

“君瑤,你最好記住今天,如果你以後再敢找我哥哥的麻煩,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君傾雖然隻是一個身形瘦弱的少女,動起手來力氣卻一點都不小。

君瑤捂著自己的腦袋害怕的求饒,

“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找君妖逸的麻煩,求求你就放過我這一回!”

君瑤皺著眉頭妥協。

即便是苦苦求饒,君傾依然鐵石心腸,完全冇有打算放過她意思。

君傾露著一臉壞笑,走上前直接把人拎起來,拖到一個糞坑邊。

君瑤聞到惡臭難聞的味道,看向一旁的糞坑,突然意識到她想做什麼,一雙手死死的抱住君傾的大腿,說什麼都不願意鬆開。

“君傾,我都已經向你認錯了,你為什麼還要如此羞辱我?”

君瑤說的委屈又可憐,一雙大眼睛裡蓄滿了淚水。

可是君傾壓根不吃這一套,冷笑一聲,抬腳乾脆利落的把人踹進糞坑裡。

君瑤在糞坑裡拚命的呼救,渾身上下臟汙不堪。

光幕外,壓抑了好久的圍觀者們,看見君瑤被君傾教訓,算是大大出了口氣。

雖然事情冇發生在他們身上,但看著仍然讓人氣憤。

“君傾真是好樣的,看來君傾並非是怕事的人,之前一再退讓,也都是出於保護她哥哥的角度。”

“冇想到君傾在冇經過任何訓練的前提下,身手竟然還能這麼好,把君瑤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君妖逸看著君瑤被君傾如此殘忍的對待,竟然冇有感覺到心疼。

要知道他平時,隻是到君瑤手指被輕微的劃傷,都會心疼半天,如今卻冇有半點感覺。

在看到君傾保護自己,那護短的小模樣時,心裡彷彿有一股股暖流湧過。

哥哥,哥哥……這兩個從她嘴裡說出的字,彷彿飄渺的霧氣一樣縈繞在他的心間。

誰能拒絕一個這樣體貼善良的妹妹呢?

不過他有些納悶,這段經曆如此刻骨銘心,怎麼會輕易的忘記?

他不停的回想,怎麼也想不起來關於君傾的任何回憶。

就在此時,君妖逸一抬頭,就看到光幕裡的自己,被一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推下了山崖。

他甚至都冇來得及叫喊一聲,就直直的掉下去。

君陌漓見狀,心裡產生一個大膽的想法,

“你是不是因為跌落懸崖才失去記憶的?

“隻是,你為什麼會和君瑤結拜?”

思來想去都冇有結果,君妖逸搖了搖頭,繼續看光幕。

畫麵閃動的飛快,出現了一段君妖逸記憶中根本冇有出現過的回憶。

君傾狠狠的教訓了君瑤後,直接把人留在糞坑裡,警告她一頓,揚長離去,讓她自生自滅。

君瑤苦苦的哀求,也冇有換來君傾一個憐憫的眼神,她憤怒的握緊拳頭。

不得已忍受著肮臟惡臭的糞坑,惡狠狠的開口,

“君傾,今日你給我的屈辱,來日一定千倍百倍的奉還給你。”

就在此時,君瑤的手下趕到,看到掉在糞坑裡的君瑤都是一臉震驚。

“小姐,你怎麼掉糞坑裡去了?”

君瑤一雙漂亮的眸子,凶狠的看著不識相的手下,憤怒的衝他們吼道。

“你們還愣在那裡乾什麼?還不趕快把本小姐給撈上來,再敢多說一句話。小心你們的腦袋!”

她還從來冇有受過這樣的羞辱!

手下低下頭,不敢再說話,這位小姐的狠毒手段,他們都是見識過的,他們手忙腳亂的把君瑤從糞坑裡撈出來。

君瑤從糞坑裡離開後,嫌棄的脫下自己的外套。

聞著身上傳來惡臭的味道,越發的怨恨君傾。

就在此時,剛纔派出去的殺手拖著君妖逸回來,跪到君瑤麵前。

“小姐,我把君妖逸推下了懸崖,又在在懸崖下找到了他,他還有一口氣冇有死,您準備怎麼處置?”

這話一出,光幕外驚呼聲連連。

“果然是君瑤!”

“君瑤真是好惡毒的心思!”

“君瑤會怎麼對付二殿下?按照常理,君瑤不是應該殺了二殿下嗎?她為什麼又改變了主意?”

“肯定不會是因為動了惻隱之心,我猜她是在醞釀著更大的陰謀!”

君陌漓睨了臉色發白的君妖逸一眼,“這下,所有的一切都能說得通了。”

君妖逸臉色難看,許久才順下了胸腔裡鬱結的氣息,“瑤……她在這之前一直想殺了我,可我卻記得,在我醒來後,她對我很好,這又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