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傾神情緊張,急匆匆的跑過去,把昏睡的君妖逸搖醒。

拿著帶來的金銀首飾,一股腦的放在他身邊,叮囑道。

“哥哥,他們要來殺你,你拿著這些金銀首飾,離開京都,去參軍吧。”

“隻有去那裡你纔會安全。”

君傾三言兩語把事情說清楚,生怕君妖逸不信,又解釋道

“哥哥,是我親耳聽到父親說的,你快離開這裡吧。”

她的目光中有不捨,最終也隻能無奈的彆過頭去。

不能因為自己的不捨,就害了哥哥的性命。

君妖逸剛醒過來,腦子還處於混沌的狀態。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拿著她給的包袱站起身。

雙手握住君傾的手掌,眼眶裡含著淚珠,很感動她願意幫助自己,

“傾傾,……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我是你的哥哥,本該由我來保護你的。”

君傾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衣裙,輕輕整理自己有些淩亂的頭髮,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

“因為你是我哥哥,我是你的妹妹,我們兩個是兄妹,就算我們從前冇見過,也不能改變我們的身體裡流著一樣的血。”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看著你在我麵前死去,隻要有一絲希望,我就會儘自己所能的幫助你。”

“現在我有能力能幫助你,等你長大了,有能力,就可以保護我了,哥哥。”

君妖逸被這番話弄得手足無措,雙手緊緊的握著包袱。

澄澈的眸子裡浮現出一層霧氣,他丟開包袱,緊緊的把君傾抱在懷裡,輕聲開口,

“傾傾,謝謝你,我真的很開心,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有你這樣的妹妹。”

少年君妖逸開心的無法言語,從這一刻起,一切都在悄然的發生改變。

這個把他視作光的女孩,是他的妹妹,是他要永遠保護的人。

而站在光幕外的君妖逸,心裡也是同樣被觸動。

他的腦中並冇有這段記憶,他根本不記得自己參軍之前遇到過君傾。

更不知道這個改變了他命運的主意,最初的時候是君傾提出來的。

是的,如果冇有去參軍,冇有經曆戰場上鮮血的洗禮,又怎麼會有如今的他?

這一切,都是源自於君傾啊……

而且,他還親口承諾,等以後有了能力,就換他來保護君傾,可是結果呢?

結果是他位極修真界之頂,卻從未給過君傾一絲一毫的庇護。

甚至還視她為恥辱,不願意承認她這個妹妹……

心緒如潮,氾濫成災。

一陣風聲響起,君妖逸帶著幾分茫然抬頭。

原來他在臨走之前,把君傾帶到了一處桃花盛開的山坡上。

入眼看到的就是整片的桃花,在微風下花瓣輕輕飄落,飄到山穀裡,樹林裡、小河裡,空氣中瀰漫著桃花的味,那香味似乎穿透了時空的屏障,飄在了他的心間。

光幕裡,他轉過身對著綿延不絕的山穀,拉著君傾的手,眼神堅定,鄭重承諾,

“傾傾,如果有一天我功成名就風光歸來,一定會傾儘這世間所有,讓你一生幸福無憂。”

君傾麵帶笑意,稍顯稚嫩的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開心,

她學著他的樣子,開口講話。

“哥哥,我就在這裡等你回來,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讓爹爹刮目相看,會讓他知道他曾經的選擇是錯的,我們兄妹總會團聚的。”

“我們拉鉤,一定不要違背這個承諾。”

他伸出自己的小拇指,臉上帶著疼惜的微笑。

君傾開心的伸出手指勾住,二人手指相交,形狀卻不圓滿。

似乎是……

註定了承諾不能兌現,那心願也不能如願。

一陣微風吹來,又散落了許多桃花。

在這一片花香之中,二人坐在山坡上,遙看著對麵的山穀。

本是溫馨的畫麵,可是君傾卻毫無預兆地發起了抖,臉色慘白。

眼淚更是不受控製的流下來。

光幕外看著的君陌漓心裡一咯噔,怒視君妖逸,“是不是你對傾傾做了什麼?”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我又冇有這段記憶。”

“……”

君陌漓緊張兮兮地看著君傾,生怕她有一點意外,更是恨不得穿越回去給君傾看看。

說來可笑,他這一身醫術源於傾傾,卻從未用在她身上過……

小君妖逸也注意到君傾的異常,手忙腳亂的給她擦淚,慌亂的詢問,

“傾傾,你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哭了?”

“我冇事。”

君傾用自己的袖子猛的擦了兩下眼淚,努力壓製住激動的情緒,低著頭不肯說話。

君妖逸調笑道

“是不是想到我要離開所以難過?”

君傾搖了搖頭,哽咽的開口。

“哥哥,你離開我很難過,不過一想到還有回來的時候,也就冇那麼難過了。”

“我是想到……想到了每晚都做的噩夢……”

“害怕你也會像夢中的那個人一樣,最後也會為了彆人,拋棄我。”

光幕外,聽到君傾說出了自己流淚的真正原因,君陌漓心裡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夜玄清向他投去一道幸災樂禍的目光,“君陌漓,師尊說的這個,為了彆人辜負她的哥哥,不會就是你吧?”

雖然自己也覺得很有可能,但君陌漓仍然咬牙不肯承認,“你少胡說!”

“傾傾她……應該是想起我就覺得煩,又怎麼會轉世輪迴了,還記得我?”

君陌漓的語氣,一瞬落寞了下來。

夜玄清瞄了君陌漓一眼,冇有說話。

這種事情,無法安慰,因為都是自己做下的孽。

……

光幕裡,聽見君傾這麼說,君妖逸急了。

眉頭緊鎖的詢問,

“那是什麼噩夢?再說了,夢裡都是假的,我也絕對不會像你夢裡的那個人一樣,有了彆的妹妹就忘了你。”

“傾傾,你相信我好不好?有你這樣的妹妹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我甚至覺得,以前命運讓我遭受的苦難,都是為了讓我能遇見你。”

“我珍惜都來不及。”

聽見當時的自己這麼說,君妖逸隻覺得臉有點熱。

旁人或許不清楚,他自己可是知道,他後來對君傾,可冇有現在承諾說的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