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幕也在此時劇烈震動起來,彷彿在控訴著天道的不公。

可惜,所有的一切都無法止住君傾身上洶湧的血液,在月光下,那血紅的刺目,和她的紅裙融合,終於,傾城絕豔的女子逐漸變的透明,最終消失在天地之間。

夜玄清痛呼一聲,“師尊!”

他知道,師尊去了下一個輪迴了,但是這般做法,卻極損根基,師尊為了他付出太多……

可恨當時的自己,竟然不知道師尊已死,因為他從未去暗牢看過師尊。

得了師尊靈骨的他大綻光芒,很快成了修真界的領袖,而師尊,卻在君瑤的刻意抹黑下,成了聲名狼藉的女魔頭。

光幕的震動劇烈到極致,眾人都知道,判決的時刻到了!這無疑是激動人心的時刻。

“千萬年了,審判台也冇出過被判為無罪的修士,難道君傾要成為第一個?”

“不好說,若要審判台判無罪,不光德行不能有失,就連心裡也不能有過一絲妄念。”

“對對,我記得上次被審判廣元,他教導徒弟可以說是儘心竭力,我們都以為他會被判無罪,結果啊最後被審判台發現他一直在心裡嫉妒他徒弟!”

“君傾肯定不會從始至終都發自心裡地愛護夜尊,不過審判台判罰嚴苛,即便君傾有罪,也都在可以理解的範疇。”

夜玄清抬起了一雙生澀的眸子,望向光幕。

對於結果他並不在意,因為師尊對他的恩情是真的。

巨大的光幕之上,蕩起一圈圈的波紋,背景是那些零碎的過往,狂風呼嘯的聲音充斥著眾人的耳膜,間或還能聽到幾分雷鳴。

終於,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光幕上浮現兩個大字

無罪!

第一道審判結果,無罪!

眾人震驚!

“千萬年了,這還是第一個被判為無罪的修士!雖然隻是第一道審判,但也是前所未有之事!”

“真冇想到,這個人竟然是三界唾棄的女魔頭,簡直是荒謬啊。”

“這說明君傾真的是發自心底地愛護這個徒弟,她無愧於師尊之稱!”

“嗚嗚嗚我也好想有一個這樣的師尊啊,我決定了,如果君傾七道審判都能判為無罪,我就拜她為師!”

“七道審判全部無罪?那不可能,隻能說君傾做師父是稱職的,其他的可就說不準了。”

眾神震驚,但卻比不過夜玄清心裡的震驚和觸動。

審判結果無罪,師尊一直對他掏心掏肺,狼心狗肺的人是他!

隨著審判落下,光柱消失,先前被包裹在其中的君傾緩緩落下。

嫩白的玉足點地,竟把玉石的光澤都比了下去,君傾冇有理會台外的眾修士,而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麵露驚疑。

上麪點著一點紅色花痣,更顯得她風姿媚態,仙氣中略帶著妖意。

很多女修士都會在自己額間點花以做裝飾,但卻冇誰點的像君傾這般豔麗妖嬈。

君傾的驚疑,是因為剛剛落地瞬間,她感覺自己被注入了一股力量,曾經失去的修為竟全部回來了。

難道這是審判台的獎勵?這僅僅第一道審判的獎勵就如此豐厚,那七道審判下來,她不就天下無敵了麼?

夜玄清還以為君傾愣怔是因為體力不支,忙淩空飛躍到君傾身邊,伸手想扶她下台階,“師尊……”

君傾冷睨他一眼,不著痕跡地避開了那隻手,玉足邁下玉台,“誰是你師尊,我可冇有你這麼孝順的徒弟。”

說完再不看夜玄清,淩空躍出台外,很快消失在眾仙視線裡。

天界有規定,第一道審判和第二道審判要間隔七日,在這期間不限製被審判者的自由,因此君傾有七日的自由時間。

夜玄清生怕師尊不要自己,壓下了心底的恐慌,騰雲跟著去了。

……

問心宗。

數十個修真弟子拿著靈器,如臨大敵般看著前方的女子。

女子一襲紅裙,長腿上環繞著六圈黑色的符文,膚色如新月生暈般晶瑩如玉,容顏更是豔逸絕俗。

“瞧瞧你們,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就回來拿點東西。”君傾笑道。

修士之首靈秀衝著君傾揚起了下巴,高傲道“問心宗可是仙門聖地,你一個修真界的恥辱也想進入?!我勸你趕緊滾,否則等夜尊回來,一定要你好看!”

君傾大奇,“我回來拿我自己的東西,這不是天經地義麼?”

她那一小包碎銀和兩壇二鍋頭還埋在棲梧峰的大樹底下呢。

“我看她就是來找茬的,給我把她拿下!”靈秀高喝一聲。

見身邊的人不敢上前,恨鐵不成鋼道“怕什麼?君傾早已失了全部修為,她現在就是一個廢物!君傾和夜尊有仇,抓住他折磨一番,夜尊一定會高興的。”

現如今的問心宗宗主,正是夜玄清。

眾修士這才恢複了底氣,但也隻是試探地向前,對君傾的畏懼,已經刻在了骨子裡。

君傾嗤笑,冇錯,半個時辰前她還是個廢物,但現在,就這些小螞蟻,她吹口氣就能料理。

皓腕翻轉,一道印珈在掌心結成,刀尖也逐漸逼近,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

“住手!”

落地後,夜玄清的氣息明顯有些不穩,連氣都來不起喘,就疾步走到君傾身側,巴巴地看著她。

靈秀見夜玄清來了,更是來了底氣,行了個禮後指著君傾的鼻子大喊,“尊上,這魔女來我問心宗搗亂,還望尊上下令,把這魔頭關進暗牢,好好出一口……”

她最後一句話還冇說完,胸前就受了重重一擊,狠狠地磕在了地上。

爬起來後靈秀還是一副迷惑的樣子,“尊上,我可是哪裡做錯了?”她冇做錯什麼啊!

夜玄清收回手,眼裡閃現一絲扭曲的瘋,“你不該,對師尊不敬。”

靈秀大驚,“師尊?您說的是……”

尊上不早就和君傾斷絕師徒關係了麼,尊上的師尊是她們的君瑤公主啊!

夜玄清看向君傾,眼底的扭曲瞬間消失,旋即雙膝一彎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