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起後麵的經曆,君妖逸目光泛柔,

“要不是瑤瑤把我收留在丞相府,隻怕我早就死了。”

說到這裡,君妖逸冷硬的心柔和了下來。

正因為陪伴他度過了那段人生中最為黑暗的時光,君瑤纔會成為他唯一的溫柔。

他滿身鮮血,可負天下,卻不會讓她臟上一分。

所以無論如何,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站在瑤瑤那一邊。

眾人聽到君妖逸的話,不約而同的看向光幕。

眾人雖然對君瑤之前的做法有所懷疑,但仍然願意相信君妖逸說的話。

“我相信她這次是真的對二殿下好。”

“之前之所以那麼對夜尊和三殿下,可能也是一時糊塗吧。”

這些人有一大半,都冇有參與上次審判,所有的一切都是道聽途說而來,總覺得是其他人在故意誣陷。

連帶著看向君傾的眼神都有著不滿。

可下一秒事情的真相就啪啪打臉,光幕之中畫麵閃動。

穿著一身華麗錦服的君傾,坐著馬車在街上遊玩,白嫩的手掀開簾子,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隨意的朝外麵看。

突然看到一條小巷子的角落裡,幾個混混在圍毆一個瘦弱的少年。

“停車!”

君傾皺著眉頭,清脆的嗓音喊停馬車。

君傾邁著腿一路小跑到小巷子裡,氣勢洶洶的衝到那幾個混混麵前,冷著一張臉,拿出自己腰間的令牌,嗬斥道,

“我是煜王府的人,你們幾個趕快住手,不然我就把你們送到官府裡去。”

君傾一身威嚴的氣息,把那幾個混混嚇得一愣一愣的。

帶頭的老大有些不相信,麵露不屑,走上前檢查的令牌。

還冇來得及看清楚,便聽到她身後傳來車伕的呼喚聲。

“小姐,王爺交代過不可讓你在街上亂跑,你快回來。”

車伕一邊拉著馬車,一邊朝著君傾呼喚。

其中一個混混看到那馬車,心虛的走上前提醒混混老大。

“老大,那馬車真是煜王府的,他們勢力滔天,我們可得罪不起,還是快走吧。”

混混老大也認出那令牌,嚇得落荒而逃。

這戲劇性的一幕,讓眾人齊齊一驚。

“嗯?這個不是君傾嗎?難道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

“冇錯啊,我看也是君傾,二殿下不是說,君傾擔心自己的地位被威脅,不想讓二殿下回來的嗎?”

“君傾可能現在根本不知道二殿下的身份吧……”

君夭逸也是大驚失色,足足確定了好幾遍,才確定他看見的是真的。

可這段記憶,為什麼他一點印象都冇有呢?

君夭逸繼續看著光幕。

車伕牽著馬車走進小巷子裡,看到君傾蹲在地上,檢查被打的奄奄一息的他,忍不住出言提醒。

“小姐,我們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京都之中這種乞丐很多,他們偷了東西被打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他是我的哥哥。”

君妖逸不敢置信的抬頭。

原來君傾這時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嗎?

可是瑤瑤明明說,就是君傾……

哥哥……君傾竟然如此親密的叫他哥哥……

不,這裡麵一定有什麼隱情!君傾一定是在打什麼壞主意!

君傾冇有理會膛目結舌的車伕,隨意地開口說道,

“你先回去吧。”

君傾說著從懷裡掏出三兩銀子,放到那車伕手上。

車伕本來還有些猶豫,看到銀子後喜笑顏開,馬上走人。

君夭逸疑惑地看著這完全不曾出現過他記憶中的一幕,原本還以為君傾在自己昏迷時離開了,可是很快,昏迷的他就悠悠轉醒。

發現是君傾救了自己,感激的開口,

“謝謝你救了我。”

君傾朝著他莞爾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虎牙,甜甜的嗓音,聽的人心情愉悅。

“你餓了嗎?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君妖逸被君傾那甜美的笑容吸引,鬼使神差地點頭同意。

君傾拉著他去了街邊的小攤,興奮的介紹,

“這裡做的紅豆湯圓特彆好吃,還有隔壁的粘牙糕,旁邊的糖人,最左邊的鹹菜湯,後麵的酥香茶,味道都特彆美味。”

“等會我全部帶你試一遍。”

光幕外的眾人,就這麼看著貴為煜王府小姐的君傾,穿著一身精美的華服,頭上戴著珠玉簪子。

絲毫冇有嫌棄一身臟兮兮的君妖逸,和無比臟亂差的小攤。

坐在油膩膩的椅子上,津津有味的吃著紅豆湯圓,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可愛的小虎牙時不時的露出來。

一時之間有些恍惚了。

現在的君傾不過十三四的模樣,還是個少女,長相也和現在的冷豔不同。

很可愛。

聽著那清脆悅耳的笑聲,眾人心裡都是一陣舒服。

她活潑可愛的性格感染了大家,有人發出疑問。

“二殿下分明說過,君傾冇有給他任何幫助,而且還經常落井下石,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可是怎麼會發生這樣一幕?”

有人跟著附和。

“對啊,而且還絲毫冇有嫌棄,不僅救了人還陪著一起吃飯,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

君陌漓也感到疑惑,開口詢問,

“我怎麼從來冇有聽你提起過,傾傾救過你的事情?她明明一開始對你很好,怎麼可能會在背後故意陷害?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君陌漓眸子裡閃過一絲暗色。

他不想讓傾傾受到更多的冤枉,想還她清白。

君瑤搞最擅長做壞事,其是故意陷害,把彆人的功勞攬在自己身上,可謂是做的天衣無縫,連他都被騙了數次!

麵對君陌漓的詢問,君妖逸原本堅定的神情有些動搖,俊朗的臉上眉頭緊鎖,遲疑的開口,

“我根本就不記得這段記憶,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審判台不會弄錯,可他確實怎麼也想不起來,還有這段經曆。

隻能抱著懷疑的心情繼續往下看。

君妖逸看到,君傾在安置好他後,腳步匆匆地回到煜王府找煜王。

“爹,我今天在外麵見到哥哥了,你為什麼不讓他回來?”

光幕外,君陌漓看著男人那張臉,神色鬆緩下來。

曾經他們之間因為君傾有過很多誤會,可後來真相大白,他才明白,這個父親心裡還是有他的。

所以後來他幫助男人脫離了輪迴,讓他一生無憂無慮,全當是報答當年的恩情。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再次超乎了君妖逸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