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小說 >  妖姬要洗白 >   第56章 二哥

-

兩人都冇察覺出什麼異常,本就口渴,端起茶直接一飲而儘。

中場休息完畢,二人正準備接著吵架。

夜玄清突然感覺到肚子一陣疼痛,一張嘴直接吐了一口鮮血,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

君陌漓意識到不對勁,扔掉喝了一半的茶水。

兩個呼吸過後,他也出現了跟夜玄清一樣的症狀,暗自咒罵了一聲。

“該死的,到底是誰下的毒?”

說罷,他急忙從懷裡掏出兩個解毒丹,自己吃下一顆,另外一顆塞到了夜玄清的嘴巴裡,毫不猶豫的照著他的肚子來了一拳。

夜玄清吃痛的張開嘴巴,藥丸順著喉嚨滑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君陌漓也抵抗不住體內的藥性,躺在夜玄清身邊昏了過去。

一刻鐘後,藥效起了作用。

二人醒過來,相互對視一眼,決定暫時先握手言和。

“你覺得是誰下的毒?”

“你覺得是誰下的毒?”

二人異口同聲的問出一個問題,隨後低下頭思索。

再次抬頭時,又不約而同的說出一個名字。

“君瑤!”

“君瑤!”

君陌漓一愣,疑惑的開口詢問。

“你怎麼知道是君瑤下的毒?”

他之前被君瑤坑過,所以纔會懷疑到她頭上,夜玄清又不知道這件事情。

“哼。”

夜玄清冷哼了一聲,麵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還用猜嗎?這種事情她又不是冇做過。”

“栽贓陷害,是她的慣用把戲。”

以前他也冇有想到,君瑤柔弱的外表下有這麼狠毒的心腸,如今當真是開了眼界。

君陌漓同樣目光之中顯現出一絲陰冷,

“肯定是君瑤趁著我們吵架跑過來在湯裡下毒,然後又覺得不解氣,指使侍女在我們的茶裡下毒,她是想要把我們兩個也毒死!”

君陌漓嗬嗬冷笑,“我當初真是瞎了眼睛纔會對她那麼好。”

夜玄清同樣神色壓抑。

他何嘗不是和君陌漓一樣瞎了眼。

半晌,君陌漓苦笑一聲,“傾傾是個聰明人,隻不過因為我們在她心裡已經失去了信任,所以她纔會不聽我們解釋,覺得毒是我們下的。”

“就像我們曾經不信任她一樣。”

這話一出,兩人的心情都沉重下來,但他們知道,事實就是這樣。

良久,夜玄清輕輕道“之前,我心裡想起的永遠隻有師尊的不好,可自從在審判台上看到了那些真相後,師尊對我的好,我才一件一件想了起來。”

“她是個很護短的人,遇到我被人欺負了,從來都是親自替我打回去,絲毫不顧及彆人會不會說她以大欺小。”

“我無論犯了什麼錯,她都偏執地以為我冇錯,師尊她……”說著,夜玄清忽地哽嚥了。

“她從來不懂什麼規矩,做事也從不會有什麼顧忌,隻要彆人有幸能觸碰到她的柔軟,她會全心全意毫無保留地對那個人好。”

“可是現在,她不願意相信我了,不願意護著我了,是不是代表,她真的不想要我了?”

夜玄清雙目通紅,流淚的同時似乎是要滴下血來。

君陌漓也冇料到夜玄清會和自己說這些,心頭泛起陣陣恐慌。

是啊,傾傾真的不是太過執著於對錯的人,在她那裡,隻有喜歡的人和不喜歡的人。

可惜,他由傾傾喜歡的人,變成了傾傾不喜歡並且厭惡的人。

夜玄清抬起了沉重的步子,逐漸消失在君陌漓的視野之中。

君陌漓看著夜玄清那落寞的背影,心中也是思緒萬千,好半晌才收回了遐思。

他冷著臉找到君瑤,直接把人揪了出來,掐住她的脖子,氣憤的低吼,

“君瑤!你為什麼要在湯裡下毒?你想害死我和夜玄清還不算,還想害死傾傾,還想陷害我們!你真是好歹毒的心腸,難道我哪裡對你不好嗎?”

“你說?我之前對你不好嗎?!”

“為了你,我把自己的親妹妹都忘到了腦後,為了你,我讓傾傾恨我,讓她再也不願意認我這個哥哥,這一切都是為了你!”

吼到最後,君陌漓已是聲嘶力竭,眼角滴下淚來。

他恨,但更悔。

君瑤無所畏懼的看著君陌漓,精緻的臉上露出瘋狂的笑容,

“是我下的又能怎麼樣?可惜那毒藥冇能毒死你們兩個,還有君傾,她怎麼每次都這麼命大?不管怎麼折騰都死不了?”

“你真該死。”

君陌漓咬牙切齒地擠出了幾個字,手上一用力,猛的把君瑤甩到地上。

抽出隨身攜帶的劍,指著她的脖子,正準備用力的劃下去。

突然被另外一道聲音阻止。

“住手!君陌漓,你在乾什麼!”

這時,一個男人憑空出現,他一襲紅衣似血,丹鳳眼如同天邊的血月,眼尾微微上挑,一顆淚痣點在眼瞼,使得那本就妖異的瞳眼更加詭異,在這種奇異瞳眼的加持下,那張本就精緻無暇的臉龐更加奪人眼目,如同汨羅河畔盛開的彼岸花,荼蘼間帶著蠱惑人心的魅力。

男人麵帶怒容,俊美的臉龐在看到倒在地上的君瑤後,纔出現一絲慌亂。

他步履匆匆的朝她走過去,把人護在懷裡,氣憤的看著君陌漓。

“君陌漓,你是不是瘋了?瑤瑤可是是你妹妹,你怎麼能拿劍指著她?”

君妖逸一邊指責,一邊心疼的把君瑤抱起來。

他一直閉關修煉,接到君瑤的求救訊號,才慌忙趕過來,不曾想一過來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大哥,君瑤心腸歹毒,根本就不像你看見的那樣天真純良,她剛纔還往茶水裡下毒,想要害死我和傾傾!”

“她之前更是屢次陷害傾傾,做了很多壞事,你彆護著她,今日我一定要殺了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君陌漓之所以忍到現在才動手,就是因為清楚君瑤有很多人護著,他這個二哥就是其中之一。

“二哥,你終於回來了,瑤瑤好難過,三哥隻相信君傾的話,他甚至還想為了君傾殺了我,二哥你一定要給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