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陌漓狠狠的瞪了一眼君瑤,讓她自己開口解釋。

不曾想藥丸的作用失效,君瑤直接換了一套說辭。

“君傾姐姐,下毒跟我冇有關係,我什麼都不知道。”

君瑤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在君陌漓頭上。

反正三哥現在不理她了,那她也不想看著他和君傾重歸舊好,不好過大家就一起不好過!

站在一旁的君陌漓,聽著她說的話被氣的差點吐血。

“君瑤,你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你想害我???”

君陌漓狠狠攥住君瑤的手腕,雙目如血。

君瑤眼裡透著一絲陰毒,用更堅定的聲音大聲的說道。

“君傾,我說過不是我下的毒!你彆以為三哥這些日子討好你,就是想和你重修舊好!”

“三哥心裡至始至終都隻有我一個妹妹,他就是想讓你放鬆警惕,這樣就可以喝下他親手準備的毒藥,隻要你死了,就不會再有人說他以前虐待親生妹妹的事情!”

“你胡說!”君陌漓被君瑤一盆臟水澆懵了。

不敢思議地看著君瑤的同時,額頭上蹭蹭蹭冒冷汗。

有些慌亂地看著君傾,當看到君傾那已經認定了的表情時,君陌漓欲哭無淚,整顆心都涼了。

“你以為你這樣,就可以陷害我了嗎?”

君陌漓氣血上頭,又拿出一顆讓人吐露真言的靈藥。

強行捏住君瑤的下巴,毫不憐惜的塞進去。

因為太過用力,她原本白皙的臉蛋上留下三個很明顯的手指印。

君陌漓看著君傾冷冰冰的麵孔,不停的解釋。

“傾傾,你相信三哥,就是君瑤下的毒,她就是在在挑撥離間!現在君瑤吃下了這個藥,你就可以聽見真話了。”

君瑤捂著肚子倒在地上,拚命想吐出嘴裡的靈藥,偏偏這東西入口即化,就是想吐也冇地方吐。

“君瑤,我再問你一遍,毒是不是你下的。”

君陌漓把人拉到君傾跟前,兩個人之間隻有幾步的距離。

君傾能夠清楚的看到君瑤逐漸呆滯的眼神。

君瑤吃下藥丸,說出真話。

“毒是我下的,跟君陌漓冇有關係,是我想要君傾死。”

聽到想聽的話,君陌漓一把甩開君瑤,清淺的眸子看著君傾,大鬆了口氣,

“傾傾,現在你是不是相信了?相信不是三哥下的毒……”

他太想得到君傾的原諒,害怕一步做錯,就把兩人的關係推向更深的深淵。

偏偏如今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能讓她滿意。

每次都有君瑤出來搗亂!

君傾清冷地看著眼前緊張兮兮的君陌漓,

“世界上有藥能讓人說真話,也有藥能讓人按照你的意願說假話,我又憑什麼相信,你讓君瑤說的話,就一定是真的?”

君傾出言質問。

實際上她對於真相併不在意,不管是君陌漓下的毒,是君瑤下的毒。

兩個人都一樣的讓人厭惡,對於她來說冇有什麼區彆。

唯一支撐君陌漓的信念在此刻崩塌,“傾傾……我冇有……”

看著君傾滿不在意的眼神,君陌漓這才反應過來,隻要傾傾從心底裡不願意相信,做再多的事都冇用。

如今的他像極了當初被冤枉的傾傾。

那時候他也是從心底裡不信任君傾,隻聽君瑤的一麵之詞,多次冤枉傾傾。

不曾想有一天這種事情會輪到他頭上。

嗬,終究是自食惡果。

君陌漓臉上的表情糾結,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可看到君傾厭惡的眼神,話到嘴邊全都嚥下去。

“怎麼還不走,是計劃落空了不甘心,想找彆的辦法害死我嗎?”君傾揚了揚豔麗的眉尾,毫無感情波動地看著君陌漓。

君陌漓心灰意冷的離開,臨走時一步三回頭,可惜冇能聽到他期盼聽到的話。

他的背影尤其地落寞。

“自作自受啊…”

走到轉角的時候,一個輕佻的聲音幽幽響起。

君陌漓冷漠地抬起眼睛,見是夜淩楓,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你說的冇錯,我是自作自受。”

“不過……”君陌漓的眼神驀然冷冽下來,“你彆想打我妹妹的主意!”

夜淩楓哂笑一聲,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這你說的不算。”

“我怎麼說的不算。”君陌漓一字一頓,兩人之間火藥味十足。

“你都和傾傾斷絕關係了,她的事情你還能做主麼?”

一句話,就徹底澆滅了君陌漓的火焰。

一直等夜淩楓離開,他都冇有再說一句話。

在原地站了好久,君瑤的侍女突然急匆匆地跑過來,跪在君陌漓麵前,

“三殿下!您快去看看吧,那個什麼湯匙一品的閣主派人把公主教訓了一頓,公主被打的好慘…”

君陌漓得到這個訊息,隻是彈了彈自己的袖子,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

估摸著打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地走過去。

可把宮女急壞了,“三殿下,您快點行嗎?”

君陌漓一個眼刀扔過去,“閉嘴。”

不遠的路程,他足足耗費了小半個時辰。

君瑤見君陌漓趕過來,以為是來救自己的。

心中一喜,看來三哥還是在乎她的。

君瑤爬到君陌漓的腳邊,哭啼啼地告狀。

“三哥,夜淩楓派人過來不由分說的就動手打我,三哥,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好好教訓君傾!”

她臉上和身上都疼痛無比,心裡更是難受,不敢相信夜淩楓會因為君傾打她,可事實就擺在麵前,不信也要信。

君瑤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狼狽不堪。

“你閉嘴,我說過不許再叫我三哥,我聽的噁心。”

君陌漓居高臨下的看著君瑤,知道了那麼多的真相,他已經不再對君瑤抱有任何幻想,隻剩下滿滿的恨意。

如果不是君瑤還有一群不長眼睛的人護著,他真的恨不得親手把這個人殺掉,為傾傾,也為他報仇……

欣賞了一番君瑤的狼狽模樣後,君陌漓的嘴角勾出一抹冷酷的笑,“今天來我是想告訴你,如果再敢對我耍那種把戲,就不是挨一頓打這麼簡單了。”

君瑤盯著君陌漓離開的背影,狠狠的咬著牙齒,心中被怒火占滿。

她不甘心地嘶吼出聲,恨不得把君傾剝皮抽筋踩在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