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哥,瑤瑤知道錯了,求求你原諒我這一次,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找君傾的麻煩,求求你,三哥。”

君瑤本以為自己求求情,看在這麼多年兄妹情深的份上,君陌漓肯定會原諒她的,不曾想依舊換來冷冰冰的一句,

“不可能,現在的你讓我厭惡,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

說完,他又巴巴地看向君傾,“傾傾……”

君傾冷冷一笑,說出的話像刀子一樣,狠狠刺在君陌漓的心臟上,“現在的你,也同樣讓我厭惡。”

這一刀,紮的又狠又準。

是啊,他厭惡君瑤,厭惡到此生不想再見到她的程度。

那同樣的,傾傾是不是也這樣的厭惡著他呢?

而這時,夜淩楓不知道從哪裡突然竄出來,直接拎起君瑤,把人乾脆利落的打出青峰,無情的扔在外麵。

君瑤被摔在地上,仰頭的時候,看到了一張令他目眩神迷的俊美臉龐。漆黑的眉眼,帶著震懾人心的銳氣,讓人不敢與之仰視,忽略那雙過於冷冽的眼睛,男子臉上的每一個棱角都恰到好處地精緻,看一眼,她就再也挪不開目光。

可下一瞬,心嫉妒便如潮水般席捲了她。

憑什麼,憑什麼這樣絕美的男子,也是君傾的擁扈?

做完這一切,夜淩楓大步流星的走到君傾麵前邀功,臉上帶著得意的神色。

“傾傾,我已經幫你把人打出去了,不像某些人光說不做。”

夜淩楓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君陌漓,他剛纔在圍牆上觀察了半天,這人妄圖重新得到傾傾的人,可真是想的美。

有他在,不可能。

“你說了這麼多話,就是冇捨得打君瑤一下,這種態度還想求傾傾原諒,我看你是在做夢!”

“你!”君陌漓被夜淩楓這一句話氣的臉色漲紅。

他哪裡光說不做?

隻不過讓這個狼子野心之徒搶先了一步而已!

再說他會心疼君傾?現在想起君瑤他就噁心!

夜淩楓這個龜孫子,純粹就是在給他搗亂!

但君陌漓偏偏隻能嚥下這口窩囊氣,因為他知道,在傾傾最困難的時候,正是夜淩楓陪著呢她,給她溫暖。

夜淩楓雖然和傾傾冇有血緣關係,地位仍然也要高於他這個有血緣關係的哥哥。

想到這層,君陌漓的心裡無比酸澀。

……

“師尊,下次再有打君瑤的事情,徒兒也願意出一份力。”

夜玄清也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君傾身邊,他不知道怎麼求得君傾的原諒,便學著夜淩楓抄襲君陌漓的話。

君傾看著麵前這三個男人,有些無奈的揉揉的頭。

一言不發地轉身就走。

這三人,有兩個讓她厭惡,有一個讓她害怕,她一個都不想招惹,看著他們站在一起,更是頭痛。

看著君傾離去,君陌漓下意識地想追,卻被夜淩楓攔住,“你冇看出傾傾不想見你嗎?”

君陌漓冷哼一聲,“我看出來傾傾也不想見你!”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不就是喜歡我妹妹嗎?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妹妹不喜歡你?”

夜淩楓麵色一沉,渾身上下彷彿裹挾著來自於地獄的陰風。

見兩人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夜玄清不欲參與,搖搖頭,歎息著走了。

另一邊,在君傾手裡丟儘臉麵的君瑤,為求得君陌漓的原諒,想起今日山下有燈會,顧不上自己腿上的傷,跑到君陌漓的住所。

“三哥,今日山下有燈會,你陪著我一起去逛燈會,好不好?瑤瑤想買小兔子花燈。”

君瑤故意提起小時候的事情,希望能夠喚醒君陌漓心中的憐愛,隻要他同意去逛燈會,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三哥之前那麼寵她,隻要她厚著臉皮多求求他,總有一天他會原諒自己的。

這招從前可是屢試不爽。

君瑤臉上寫滿得意,她認為君陌漓一定會答應。

不曾想被潑了一頭冷水。

“不去,以後不要來這裡找我。”

君陌漓現在看到君瑤就氣不打一處來,眼底滿滿都是厭惡。

以前他覺得君瑤缺乏安全感,纔會對她多加包容。

如今看來以前的自己是大錯特錯,君瑤這樣的人從骨子裡就是壞的,不論周圍的人怎麼對她好,都改變不了那顆自私自利的心。

“哥哥,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以前你都會帶我去的,還會買一大堆禮物給我。”

“現在,我不過是做錯了一點事情,你就這樣不依不饒,不肯原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