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的修士都覺得君傾不可能再出手相救。

偏偏他們全部都猜錯了,君傾掙紮半天,還是遵循內心的想法,她燃燒自己身上的精血,用最痛苦的方法消滅掉最後幾隻妖魔。

眾人這才知道君傾隻是嘴硬心軟,一旦遇到危險,她還是會不管不顧的衝上前。

君陌漓更是渾身狠狠一顫,睜圓的眼眶似乎要滴出血來。

又一次,傾傾又一次一命救了他。

這一次是真正意義上的以命換命。

對於一個修士來說,燃儘精血意味著要對根基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就為了救他,傾傾竟然甘願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他何德何能,怎麼配傾傾如此對待?

君陌漓淚流滿麵,看見光幕之中,君傾耗費所有的力氣,最終支撐不住倒在地上。

在瀕臨死亡之際,蒼白的手掌緩緩的伸出來,接住從天空飄落下來的雪花。

她喃喃自語。

“最後一次了……”

“我以燃儘精血為代價,換和你君陌漓切斷血脈聯絡。”

“此後,你再也不是我的哥哥。”

君傾緩緩的閉上雙眼。

君陌漓死死咬著牙,唇齒間溢位幾聲哽咽。

荒唐……真是荒唐。

原來他對君傾的厭恨,源於一個個無比荒唐的誤會。

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眾人嘩然,一個個麵麵相覷,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這本是一場聲討大會,就是為了討伐君傾自私自利殘暴不仁

可現在事情極限反轉,他們不僅無法聲討君傾一聲,反而幾度為她落淚。

大家看向君陌漓,隻見他低著頭不說話,一動不動像是在沉思。

十苦注意到大家的目光,小聲的提醒道。

“殿下,現在該怎麼辦?”

十苦忍不住在心裡歎氣。

其中一位修士站出來率先打破平靜,

“殿下,事情的真相在座諸位已經看的清清楚楚,即便是在審判台上君傾也不可能被判有罪,反而是君瑤,她是真的罪大惡極!您打算怎麼處置君瑤?”

其他人紛紛跟著附和,覺得說的很有道理。

而也就是在這時,隨著君傾的最後一絲氣息徹底消失,光幕上瀰漫的霧氣濃重起來,伴隨著微微的顫抖,光幕之中再度傳來震耳的轟鳴聲。

眾人齊齊地抬起頭,注視著風起雲湧的光幕,因為他們知道,判決的時刻再一次到了!

這是第二次審判,會是什麼結果呢?

如果也和第一次一樣,那君傾可真是亙古以來從未有過的第一人!

隨著轟鳴聲越演越烈,光幕外浮著的那層淡淡金光逐漸凝聚成實質,兩個大字閃現而出。

無罪!

他們眼裡惡行罄竹難書的君傾,第二審審判結果,無罪!

四遭沸騰。

“看來君傾直到死都未對三殿下產生過一絲怨懟,否則審判台也不會判處無罪!”

“如果說之前夜尊的事情還不夠說明什麼的話,這一回君傾是徹底向我們證明,她並非外界傳言的那般罪惡昭彰!”

“我甚至懷疑君傾的名聲之所以壞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是君瑤搞的鬼!”

“真相未明前還是不要亂說,不過君傾無愧於夜尊,無愧於三殿下,這兩點是肯定的。”

“無論君傾有冇有犯下過其他罪孽,她都是一個好師尊,都是一個好妹妹!”

君陌漓覺得自己的靈魂彷彿受到了衝擊,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看著光幕上那無罪的判決,整個人都恍惚了。

君傾無罪,是啊,她能有什麼罪呢?有罪的該是他和君瑤纔是。

隨著光幕破碎,被包裹在其中的君傾緩緩落在地上,紅裙、赤足,依舊是背影孤傲。

修士們目露癡迷,有幾個甚至還雀雀欲試地想要上去和君傾說話,但最終還是冇那個勇氣。

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們還極儘惡毒地辱罵過君傾,現在真相大白,誰還有那個臉麵上去和君傾說話?

他們一個個離去,不住的搖著頭。

片刻後,一片高台隻有君陌漓和君傾兩人。

還有站在不遠處的夜淩楓。

君傾淡然地轉身,烏黑的眼眸裡冇有一絲情感波動。

看著這樣的君傾,君陌漓忽的哽嚥了,“傾傾,……三哥對不住你。”

君傾目光冰冷,緩緩開口,

“我和你早就恩斷義絕,你也不再是我的三哥。”

說罷,轉身便走。

隻留給君陌漓一個單薄的背影。

君陌漓慌亂地跟著走了半步,扯住君傾那飄揚的袖尾,

隻覺得胸口如同壓著一座大山,每次呼吸都沉重到撕心裂肺,他嘴唇抑製不住的發抖,以至於吐字有些不清晰。

“傾傾,是我我錯了,當年不該那麼對你,不該隻相信君瑤的話,不該不給你解釋的機會,現在我才發現……當初的我到底有多蠢!”

“求求你,原諒三哥當時的年少無知,隻要你還願意承認我這個哥哥,……從此以後,三哥願傾儘全部彌補你。”

君陌漓淚流滿麵,聲音斷斷續續的,完全冇了剛開始的厭惡與不屑。

心中隻剩下後悔,腦子裡回想的,全都是君傾小時候那孤零零的身影。

全部都是君傾受到冤枉時委屈又可憐的眼神。

他多恨自己冇有在當時多給傾傾一些溫存,他恨自己冇在傾傾滿心滿眼都是自己這個哥哥時,也回報給她同樣的真情。

現在時過境遷,殘酷的真相一點點揭露在他麵前,他大徹大悟,他想要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錯,可當初那個滿心滿眼都是自己的女孩,現如今看向他的眼神,彷彿凝著霜寒一般冷漠。

是他親手,把一個滿眼都是他的女孩弄丟了……

玩味地看著君陌漓眼裡的哀痛和後悔,君傾冷冷一笑,“這些話你現在才和我說,不覺得太遲了嗎?”

“曾經發生過的事,我永遠都不會原諒。”

“也永遠都不會承認,你是我的哥哥。”

這兩個永遠,如同大錘一樣砸在君陌漓的心臟上。

他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話來挽回,卻發現無論說什麼都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