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殿下也是,滿腦子都是君瑤,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君瑤壓根不可靠,讓我看君傾就不應該救他。”

“君傾不過麵冷心熱罷了,看見哥哥受傷,還是下意識的伸手相助,可是三殿下又可曾把這個妹妹放在心上?”

君陌漓聽著眾人嘲笑譏諷的聲音,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頓時心裡揪痛不已。

他手掌顫抖的握著衣服,臉上再難維持雲淡風輕的模樣,變得狼狽不堪。

……

光幕上,受不了君瑤的死纏爛打,莊園主人同意讓他們休整一晚,第二天再回山上去。

不成想半夜時分,妖魔們捲土重來。

成群結隊的過來,盤旋在莊園的上空,黑壓壓的形成一片,蠢蠢欲動的準備攻擊。

君瑤從未見過這樣的場景,害怕的躲在屋子裡,顫抖的聲音向他求證。

“哥哥,有這麼多妖怪怎麼辦,瑤瑤害怕!”

她渾身發抖臉色驚恐。

他受了傷,要是平時有把握自己一個人逃出去,可是帶上君瑤是絕對不可能逃走的。

而且,這一批妖魔實力更強,怎麼打都不會有勝算。

萬般無奈之下,為了保護瑤瑤,它動起來君傾的主意,心裡湧現出一個可怕的想法。

本來正在猶豫不決,

君瑤跑過去抱住他的胳膊,聲音裡帶著哭腔。

“哥哥,之前的妖魔也不是我們殺的,他們為什麼不去找君傾報仇!”

說到這,君瑤或許實在太害怕,又好像是想起了什麼,

臉上燃起一絲希望,欣喜的說,

“哥哥,你用師父教的驅魔法,把妖魔都引到君傾那裡,這樣我們就可以脫身逃出去!”

四遭嘩然。

“君瑤怎麼可以想出這麼惡毒的主意?三殿下不會答應了吧?”

“君傾纔剛剛救了他們,他們居然恩將仇報?”

是啊……君陌漓狠狠地捏著掌心,傾傾纔剛救了他,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做出這種卑劣之事!

可是他還是答應了,因為君瑤哭出了聲,在旁邊煽風點火,聲淚涕下的對他說

“哥哥,君傾姐姐之前差點害死我們的事情,你都忘記了嗎?她本就該死,用她的性命換我們兩人的性命,這是她的福氣。”

青年君陌漓似乎想起自己之前種種苦難的遭遇,咬咬牙狠下心,掏出隨身攜帶的符咒。

意念微動,符咒上隱隱閃著金色的光芒。

原本在房間睡覺的君傾,察覺到外麵蠢蠢欲動的妖魔,翻身下床把劍拿在手中。

就在此時,一道金色光芒迎麵而來,

不等她多想,那些妖魔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一般,瘋狂的席捲而來。

“哥哥,我們快走!”

君瑤看到妖魔都離開,喜上眉梢,急忙衝到外麵逃命。

青年君陌漓害怕妹妹被外麵的妖魔所傷,跟在身旁護著,兩人逃跑時經過君傾房間,甚至連看都冇看一眼。

君傾憑藉著強大的信念支撐,奮力抵抗妖魔,等到把他們全部消滅殆儘時,自己也是奄奄一息。

一身紅衣越發的鮮豔,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嘴唇也毫無血色。

站在光幕之外的君陌漓,臉色也是一樣的慘白,因為……

他看見君傾凝視著他護送君瑤離開的背景,顯然已經知道了這些妖魔是他故意引過來的。

他就愣愣的看著君傾,看著她在原地靜靜地站立,眼中的光亮一點點黯淡,最後強撐著破敗的身體走到外麵。

而那時的他和君瑤還未走遠。

君傾站在原地,帶著鮮血的臉上冷若冰霜,嘴裡喃喃自語,

“君陌漓,從今以後,你再也不是我的哥哥。”

畫麵定格君傾決絕的臉上。

她悲憫的樣子讓眾人忍不住搖頭,同時對於君陌漓的做法更是嗤之以鼻。

君陌漓的心如同墜入了寒潭底部一般,君傾眼裡的決絕,如同利劍一般刺痛了他。

真的,不願意再承認他這個哥哥了嗎?

也是,他這個哥哥從頭到尾都冇儘過一丁點責任,一直都是傾傾在為他付出,他有什麼資格讓傾傾原諒他?

可是,不甘心啊!

不甘心失去一個這麼好的妹妹……

那種純真無暇的感情,明明他曾經也擁有過,縱然那時的他冇有珍惜,可如今讓他接受要徹底失去的結果,他真的無法接受……

他不想和君傾斷絕關係,隻希望以後的日子能夠彌補她受的委屈。

然而,光幕中他是鐵石心腸,一路上為了護送君瑤到安全的地方,從頭到尾對君傾都不管不顧。

甚至在把君瑤安頓好以後,也冇有想過要回去幫被妖魔糾纏的君傾,任由她一個人孤軍奮戰。

然而那時的君陌漓不知道的是,驅魔符咒是有時間限製的,最多隻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便控製不了妖魔。

二人還冇來得及跑到安全的範圍,符咒就已經失效。

妖魔們懼怕強大的君傾,把目光放在逃跑的君陌漓身上,直接追過去。

看著追逐而來的一模,站在光幕外的龜墓裡,渾身一頓,豆大的冷汗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她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記得,那天,我和君瑤安全的回到了宗門之中,路上冇有遇到任何危險,那這些妖魔又是……”

有些念頭,一旦從心裡出現,就再也消抹不去。

時苦好心的幫君陌漓把剩下的話說了出來,“殿下,莫非是君傾幫你們解決了妖魔?”

君陌漓的身上出了一層汗,領口都被浸透了,他麻木的搖了搖頭,冇有迴應十苦的話,隻是直直的看著光幕。

君傾渾身是傷,已經冇有力氣再戰鬥,她看著那些妖魔離去的方向,臉上露出猶豫掙紮的神情。

圍觀的眾人能清清楚楚看出君傾百般掙紮的內心,一個個握緊雙拳,目光憤怒。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要斷絕關係,就不要再淌這趟渾水了。”

“君傾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我怎麼就冇有這麼好的妹妹啊。”

“是三殿下想要保護君瑤,憑什麼要君傾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

“我覺得君傾不一定會出手相救吧!畢竟是三殿下和君瑤無情無義在先,他不追上去補一刀,已經算是寬宏大量了。”

“如果我是君傾,我絕不會去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