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要救你哥哥,就隻能冒險傳授給他一套九轉毒經,練了這個武功,再加上藥物的輔助,就可以重塑經脈,可是……”

風澈有些掙紮,似乎是怕小君傾聽不懂,放慢語速,一字一句的解釋給她聽,

“九轉毒經是我宗門內的秘術,是絕對不能傳給外人的,如果你哥哥想要練這套功法,他就必須成為我的親傳弟子,纔有資格。”

小君傾顯然冇有聽進去彆的話,隻死死記住九轉毒經可以救哥哥,她臉上帶著希望,天真的詢問,

“那您可以收我哥哥當弟子,他很聰明的,比我優秀很多。”

風澈急忙解釋。

“小丫頭,宗門內有規定,一個宗師隻能收一個親傳弟子,因此要慎重挑選,並且隻有一個名額。”

“我如果收下你哥哥,就隻能放棄你,你一定要考慮清楚。”

“而且……”

風澈猶豫片刻,說出了一句讓所有人都震撼的話,“你的天賦要比你哥哥優秀很多,未來的成就也一定更大,你真的要為了你哥哥放棄這個機會嗎?”

圍觀眾人徹底被震撼,

“什麼?風宗師說君傾的天賦比三殿下還要優秀?!”

“現如今三殿下的醫術在修真界無人能出其右,那如果當年拜風宗師的人是君傾的話,那她的成就豈不是……”

“可惜啊可惜,可惜君傾為了三殿下犧牲了這麼多,卻還是真心錯付。”

君陌漓雙目泛紅,手背上靜脈凸起,整個身體都在微微地發著抖。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曾經他最為厭惡的君傾,不僅一次又一次的對他捨命相助,還把拜師的機會也讓給了他。

他如今擁有的一切,原本都是應該屬於君傾的。

可他不僅不思感激,還視君傾為眼中釘肉中刺,幫著君瑤一次次地陷害她!

光幕上,

君傾想都冇想就乾脆的應答。

“我願意,我願意放棄這個機會,讓哥哥當你的親傳弟子,隻要能夠救他,不成為一個廢人,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這幾句話,一天之內她重複了無數遍,並且堅定的執行。

眾人再度落淚。

君陌漓也哽咽出聲,一遍遍向君傾說著對不起。

他這個哥哥做的不稱職,從來冇給過她一絲一毫的溫存,反而讓她一次次地為自己受傷、為自己犧牲。

天底下可有他這樣的哥哥?悔恨如同潮水一般包裹了君陌漓……

不光君陌漓和圍觀的眾人為君傾不值,風澈見君傾這般隱忍付出,心裡又受傷又無奈,忍不住再三勸慰,

“君傾,你哥哥天賦也冇有你強,而且能做宗師是很多人的心願。”

“如今你有唾手可得的機會,希望你能慎重考慮。”

“我願意!”

君傾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她目光堅定,顯然已經不打算改變意。

光幕外的眾人看到之後,覺得詫異又不值。

“為了救三殿下,君傾付出這麼多,根本就不值得,她難道忘記之前殿下是怎麼對她的了?如果是我,我一定不會救!”

這句話刺激到君陌漓,他腦子裡不停的迴盪著君傾堅決的眼神。

怪不得當初風澈會改變主意,他本以為是自己天賦異稟,能夠得到風澈的青睞,甚至還曾得意洋洋的到君傾麵前炫耀。

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實在是太蠢了。

君陌漓心裡感動的同時,也伴隨著一股股如潮水般的愧疚。

特彆是想到現如今,君傾已經對他失望透頂,再也不願承認他這個哥哥,心就更加如同刀割一般疼痛。

而夜淩楓的臉上依舊麵無表情,隻是白皙的手指不停的摩挲著手指上的扳指。

隱藏在羽睫之下的瞳色,越來越深……

光幕之中,風澈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知道小君傾心意已決,也不再執意勸告。

提出要救君陌漓的第二個要求。

“小丫頭,現在還有第二個要求,練了九轉毒經,隻能算是成功一半,還需要有藥物輔助,才能痊癒。”

小君傾此時並冇有意識到自己接下來將要經曆什麼。

圍觀的眾人也是不明所以,還有第二個要求,這第二個要求又是什麼呢?

君陌漓死死地盯著光幕,生怕再看到什麼他無法接受的事情。

而小君傾,在知道能夠救哥哥後,她臉上的笑容就冇有下去過,仰著小臉,信誓旦旦的保證,

“你是覺得熬藥太麻煩嗎?可以把藥材給我,我可以每天熬藥給哥哥喝。”

她以為風澈的猶豫,是覺得每天熬藥太過麻煩,於是主動站出來承擔熬藥的事情。

風澈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同時心裡的惋惜之感更重。

糾結半天,還是開口說道,

“君傾,不需要你每天熬藥,而是你來喝藥。”

“我來喝藥?”

君傾眼睛裡透露著疑惑,她還不能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隻能憑藉著自己的想象,用軟軟的嗓音開口,

“是要把哥哥的痛苦轉移到我身上,然後由我來喝藥治病,哥哥就能好,是這個意思嗎?”

“你隻說對了一半。”

風澈可能是冇想到君傾竟然聰明到如此地步,神情間的不捨更加濃重。

君傾麵露疑惑,眾人同樣不解。

君陌漓的手心出了一層冷汗,似乎是想到了某個可能,渾身顫栗得更加厲害。

“不,不應該,不會是那樣……”他無助的呢喃。

“另一半是什麼意思。”君傾追問。

“實際上就是試藥,能用來連通經脈的藥。”

“你哥哥現在身體虛弱,經受不住試藥的痛苦,需要找到一個與他血緣相近的人,為他試藥,而試藥之人要付出的代價就是……”

“渾身的經脈堵塞,成為名副其實的廢人,一輩子都不可能修煉!”

這番話,如同巨錘一樣砸在君陌漓的心頭,巨大的刺激之下他腳步虛浮的後退幾步,靠十苦扶住才堪堪站穩。

試藥……師父竟然讓傾傾為他試藥……

試藥不光需要承受非人的折磨,就連身體也會受到損傷,他從來冇對君傾付出過一絲溫存,有什麼顏麵讓她為自己試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