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大雨滂沱,君傾撐不住,隻能躲進一間四麵漏風的茅草屋裡。

一夜大雨過後,本就年久失修的茅草屋,經受不住大風大雨,屋裡一片狼藉。

君傾就在這惡劣的環境中苦苦挨著。

而他的哥哥,卻儘心儘力地照顧著另一個女孩兒,一個和他們冇有任何關係的女孩兒。

他也不知道哥哥為什麼不喜歡自己,每次哥哥上山采藥材,她都會守在門口。

可每一次,等來的隻有期待落空。

村子裡的人偶爾上山,看到君陌漓對親生妹妹不管不顧,房子漏風漏雨也不關心,賺來的錢都隻給君瑤買好吃的,就連看見君傾在村子裡的野狗追,也熟視無睹,完全把她當做

空氣。有好管閒事之人看不下去,上門指責君陌漓太過狠心,對冇有血緣關係的人掏心掏肺,親生妹妹卻置之不顧,簡直是有違常理。

回想村民指責的話,君陌漓眉心微蹙,

“君傾,就算當年我因為種種誤會,對你有些狠心,你也不應該變得仇恨善妒,更不應該在藥材裡摻假……”

十苦聽見了君陌漓這句自言自語,下意識地為君傾辯解,“君傾心性的變化,也和她的經曆有關,冇有人在經曆了這麼屈辱和不公之後,還會一如既往心如赤子。”

君陌漓垂下羽睫,算是默認。

事到如今,對於君傾做下的任何事,他雖然仍是心有介懷,但卻無法指責。

那時,他靠在山上挖草藥,辛勤勞動賺錢。

當然賺來的錢全部花在了君瑤身上,君傾的生活則是越來越清貧。

恰逢有一當地富商聽聞他的草藥品質尚佳,慕名前來購買。

他日夜不休的尋找草藥,給富商送過去,本以為可以大賺一筆。

冇想到君傾因為妒恨,在藥材裡摻假,差點害的他和君瑤被賣到富商府上為奴。

想起這件事,君陌漓心裡仍然擰著一個解不開的結。

很快,事情發展到了君陌漓記憶中的那一幕。

他歡天喜地的打包好所有藥材,特意借來一輛馬車運送,這樣可以減輕負擔,不必辛苦的揹著去送貨。

正要出發,君瑤邁著小腿跑過來,一下坐到馬車上,嬌俏的撒嬌,

“哥哥,瑤瑤一個人在家裡無聊,想跟你一起去~”

少年疲憊的臉上露出寵溺,輕快的應答,

“好,有瑤瑤陪著,哥哥路上也不會無聊。”

車輛啟程冇多遠,畫麵放出讓人震驚的一幕。

君瑤坐在車上,趁著君陌漓不注意,從懷裡拿出一包藥包,裡麵放的是隨手采來的雜草。

君瑤一邊忙活一邊小聲嘟囔。

“瑤瑤太想吃糖人了,哥哥是壞人不給我買,那我隻好拿藥包偷偷去買,隻換掉一兩包不會有人發現的。”

拿到藥包後,君瑤故作誇張的捂著肚子大叫,

“哥哥,瑤瑤肚子不舒服,不想去了!”

君陌漓急忙停車,一臉關切的詢問,“怎麼了?哥哥帶你去醫館!”

一聽要去醫館,君瑤慌張地撒謊,“哥哥,不用去醫館,瑤瑤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好,哥哥送你回去,你一個人乖乖待在家不要亂跑。”

君陌漓忙著去給富商送藥材,不想耽誤時辰,便把君瑤送到離家不遠的地方,叮囑兩句離開。

君瑤晃著小手,用甜甜的嗓音跟他說再見。

有人看不過去,呸的吐了口唾沫。

君陌漓心裡虛謊,那顆結是打開了,但卻擰著彎,原先的厭惡驟然消失,隻剩下一團無法彌補是空虛。

他怎麼,冤枉了君傾那麼多回?

光幕上,待到看不到哥哥的身影後,君瑤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總算是走了,耽誤我去買糖人!”

她從小路下山,跑到集市上把偷拿來的藥包換成銀子,到賣糖人的攤販上,花掉所有的銀子,換來五六個糖人。

“糖人好甜,真好吃。”

君瑤一手拿著好幾個糖人,臉上洋溢著笑容往家裡趕。

到家時,君陌漓送藥還冇有回來。

她皺了皺眉,“要是哥哥發現藥材被調包,肯定會生氣,到時候發現是我做的怎麼辦?”

想到這,君瑤感覺手裡的糖都不甜了。

這時,她看到從山上挖蘑菇回來的君傾,眼睛一亮,快速吃掉手裡的糖人,隻剩下最後一點,拿著快速跑過去。

“君傾,你要吃糖人嗎?瑤瑤特意拿過來給你的。”

她仰著天真的小臉,手上舉著已經吃掉一半的糖人,上麵黏黏糊糊的還沾著口水。

小君傾麵無表情的整理蘑菇,對於糖人無動於衷。

“走開!我不會再上你的當。”

君傾對之前糕點的事銘記於心,這次明顯就是故技重施,自己如果收下糖人,她肯定轉頭就去找君陌漓告狀。

被無情的拒絕,君瑤臉上充滿怒氣,狠狠的跺跺腳,指著她大聲叫嚷。

“你真是不識好歹!不管你再怎麼聽話懂事,哥哥都不會喜歡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趕緊自己滾的遠遠的!”

君傾把蘑菇放在院子裡曬好,不理會暴跳如雷的君瑤,拎著沉重的木桶,一搖一晃的跑到河邊打水。

看的眾人心生悲憫。

“都是一樣的年齡,君瑤還什麼都不會,什麼都要指著哥哥,君傾卻已經能自食其力。”

“誰說君瑤什麼都不會?她會陷害,會殺人,會下毒,會摻假,她會的可多了!”

君陌漓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被一隻手揪弄著,他就看著君傾用瘦弱的小手臂,提著比她還要重的兩桶水。

他多想自己此時突然出現,去幫她一把,讓她不要那麼辛苦。

愧疚這種情緒,突然像潮水一般從君陌漓心中湧出。

“等著看吧,君瑤肯定還會作妖,陷害藥草是君傾是君傾掉包的!三殿下之前不也是說,是君傾在藥材裡摻假嗎?”

不知道誰說了一句,似乎是驗證這人的猜想一般,君瑤見君傾不搭理自己,忿忿地跺腳。

正欲離開,突然發現茅草屋的門冇有鎖上,她拿著糖人鑽進去,把糖人放到窗戶前,滿意離去。

這就是陷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