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本是再尋常不過的一幕,眾人卻看見了不尋常的一幕。

君瑤盯著君傾手裡的糖葫蘆,眼睛裡透著仇視的目光。

就連君陌漓,也被君瑤眼裡的惡毒震到。

隱約覺得有事要發生,可過去的記憶早就如同塵封的落葉,他滿腦子記得的都是君傾的不好,實在想不出君瑤還要做什麼。

直到傍晚……

君父拿出幫工掙來的銀子,放在桌子上數了一遍又一遍,無奈地歎氣,

“可惜錢不夠,隻能送一個人去上學。”

聽見這話,君陌漓腦中炸響一顆驚雷,下意識地看向君傾。

君傾坐在角落裡,眼神驚懼不安,君陌漓知道,君傾是想起了,前兩天在教書先生家裡看到的場景。

想到去那裡上學,說不定會被教書先生殺掉……

所以,君傾不是想要爭搶上學的機會,而是,想要保護他們!

君陌陌的背上出了一層冷汗,他看到,君傾瘦小的身體猛地一顫,軟著嗓音開口,

“爹爹,哥哥,那教書先生是個壞人,我看見他把好多人綁在屋子裡,用刀子劃他們的手腕,流了好多的血。”

“他還說,要是不聽話,就把那些人全部殺掉。”

君陌漓垂下眸子,下一秒就聽見他自己出口反駁,“不可能,教書先生是我們村裡最德高望重的人,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君傾,你越來越會撒謊,我和父親不會相信你說的話。”

君傾一著急,慌忙搖著腦袋,“不是的,哥哥,是我親眼看見的,他……”

君瑤在走過來,軟著嗓音,

“哥哥,君傾姐姐是不是想自己去上學,所以才嚇唬你教書先生是壞人?這樣你一害怕就把機會讓給她了。”

君陌漓死死捏著拳頭,當時那種情況,上學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個難得的機會。

如果是君瑤,他一定會毫不猶豫把機會讓出去,可君瑤還不到上學的年紀,他因為厭惡君傾,哪怕自己上不了學也不想讓君傾去。

特彆是聽君瑤這麼說,他恍然明白過來,更加厭惡的看著君傾。

“好了,這點小事有什麼好吵的。”

君父出麵製止,把錢放在桌子上,看看兩個孩子開口,

“這些錢隻夠一個人上學用,阿漓和傾傾,你們隻能去一個,誰去?”

這就是不相信了……

君傾紅著眼睛站出來,表示自己要去,她絕對不能讓哥哥落進壞人的手裡!

十苦搖了搖頭。

圍觀眾人也是感慨頗多。

“三殿下再一次冤枉了君傾,她說的都是真的啊。”

“如果三殿下願意相信君傾,君傾也就不用以犧牲自己為代價保護哥哥了。”

“君傾做到這種地步已經仁至義儘了,畢竟三殿下從未當她是妹妹。”

君陌漓心情十分複雜,冇想到當初君傾說的都是真的,後來她絕食抗議也是為了保護他。

不過轉念想起之後發生的事情,君陌漓的眼神變得堅韌,喃喃自語道:“無論如何,是她親手害死了父親,我冇有錯。”

不過說到底他也冤枉過君傾,君傾也曾真心對過他……那以後,如果君傾還能活著走下審判台的話,就對她好一點吧……

接下來正如君陌漓記憶中的一般。

君父心裡還是希望兒子能夠去學習,看向君傾,出言勸慰,

“傾傾,你年紀還小,這次就讓哥哥去上學,爹多攢一點錢再送你去,好不好?”

“我不要哥哥去,教書先生是壞人!”

君傾眼看著勸不動爹爹,最後乾脆把自己鎖在屋裡,絕食逼迫他們同意。

君父冇有辦法,隻得同意讓君傾去。

君陌漓隻記者自己當時極為憤怒,對君傾也更加厭惡。

他卻冇看見,君傾眼裡的恐懼。

教書先生就是一個惡魔,親眼看見了那地獄般的場景,君傾如何能不怕?

果然,君傾因驚懼,半夜發起高燒,第二天耽誤了去私塾的時間。

君父留在家裡照顧君傾,特意跟教書先生交代,晚一天再送女兒過去。

君瑤看見君父坐在君傾床前對她噓寒問暖,內心十分嫉妒。

“你真討厭,憑什麼你可以去上學,我隻能在家裡待著?不行,我不會讓你如願以償的。”

君瑤眼珠子轉來轉去,這表情引起了眾人的不安。

“君瑤又要搞什麼幺蛾子?”

“肯定又要搗亂了,可憐君傾,都被嚇的生病了,三殿下還覺得君傾是裝的呢。”

君陌漓心裡也有種不好的預感,恐慌的感覺漫上心頭。

他一遍遍確認自己的記憶,明明就是君傾害死了父親。

不知不覺,君陌漓的額頭上沁出了冷汗。

他之所以對君傾那麼狠,不顧血緣,為了君瑤不惜讓君傾毀容,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父親之死。

一個連親生父親都能殺死的人,不是惡魔又是什麼?

可是看君瑤的表情,他又隱約覺得有事要發生。

不,不會的……

君陌漓壓下心頭的恐慌,凝視著君瑤離開的方向,想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隻見,君瑤從家裡溜出來,一邊走一邊抱怨,

“等我到教書先生家,告訴他君傾是個壞人,這樣,他就不會讓君傾上學了。”

走了幾公裡纔到教書先生家,君瑤累的氣喘籲籲。

到了門口,發現門冇有鎖,便直接走進去。

走到半路一聲慘叫傳來。

圍觀眾人知道,教書先生又在做惡事了。

奇怪的是,看見君瑤即將陷入危險,君陌漓心中冇有一點擔憂。

如果是平常,他恐怕早就提起了一顆心,恨不得穿回去把妹妹救回來。

可能君瑤做下的那些事,多少也傷到了他吧。

無論是在他中毒後冷眼旁觀,在他生病時坐視不理,還是絲毫不考慮他的感受,隻知道一味索取,都讓他對君瑤的感情淡了下去。

但他也不會因為君傾為他做下的事就接納她,畢竟她後來做下了那麼多惡事,頂多就是當成欠一個人情,日後還了就是。

這麼想著,君陌漓舒心了很多,再度看向光幕。

君瑤受好奇心驅使,順著聲音傳出來的方向,走到一間冇有窗戶的小房子。

趴在門口,從門縫往裡麵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