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傾渾身上下又酸又軟,隻覺得自己被男子陰冷的氣息包裹,頸側是對方炙熱的呼吸。

她溫熱柔軟的肌膚,就貼在男子又冷又硬的外袍麵料上,激起了一層小疙瘩。

“你應該冇聽說過一句話……”君傾彎起紅唇,笑的又壞又痞。

“好奇害死貓!”在人微愣時,她拿著匕首的手,猛地刺向身下某處。

夜淩楓麵色微變,迅速起身,心有餘悸地看了一眼。

幸虧隻是衣服被劃破了一點……

“想反抗麼?以你現在的實力,恐怕反抗不得……”他刻意拉長了尾調,帶上了一絲欲。

君傾警惕地盯著夜淩楓。

她知道,自己的行為一定惹怒了對方,就算今天要死在這裡,她也絕不願委身於這個大魔頭!

“你要是敢碰我,就算是用咬的,我也會讓你再也碰不了女人。”

夜淩楓啞然失笑,他就喜歡君傾這副樣子。

又瘋又狠,涼薄到了骨子裡。

什麼樣的男人,都無法俘獲她的心。

“如果你願意從了我,我可以保住你,讓你不用再受那些宵小的侮辱。”知道君傾絕不會屈服,之所以這麼說,隻是為了不露出馬腳。

如果他就這麼走了,傾傾一定會起疑的。

片刻沉默。

君傾看向夜淩楓,低聲道“真的?你真的願意幫我?”

手眼通天的修羅王,確實可以幫助她。

夜淩楓心裡詫異,但還是微微頷首,身子又傾了過去,挺直的鼻尖觸在她耳後,順著下頜線一路流連,“隻要公主讓我得償所願,我自會信守承諾。”

君傾也吐了一口暖氣過去,“好……”

好?

和一個陌生男子?

這一刻,一股無名的燥火湧上了夜淩楓的心。

他甚至都想扔掉麵具問問她,到底還記不記得湯匙一品的師兄!

然而下一秒,他就感覺頸側一痛。

這才恍然大悟,於是將計就計的,順著力道躺在了那溫軟的懷裡。

君傾無比嫌棄地把人踢開。

三下兩除二地扒下了人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

扒到最後一件時,她的指尖觸到了那金色麵具,因為好奇而停下。

“整天戴著個麵具,肯定是醜的見不得人。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想看你的真容,生怕自己不會嚇死嗎?”

據說,麵具就是修羅王的禁忌,但凡碰到或者揭開他麵具的人,都會死的很慘。

雖然現在人已暈了,揭掉麵具看看誰也不知道,但君傾冇有偷窺彆人**的愛好,穿好衣服就走了。

臨走時還不忘補踹了一腳。

夜淩楓“……”

……

花園一側。

紫雲擁著哭泣的君瑤,不停安慰她。

“瑤瑤,你放寬心,修羅王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喜歡上君傾呢?”

“可是,……我坐在他旁邊那麼久,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卻主動讓君傾坐在他旁邊,還喝她喝過的茶,還……”君瑤越想越嫉妒,臉已經有些哭花了。

“沒關係……”紫雲突然湊近君瑤,神秘兮兮地說,

“三殿下不是找了人麼,如果修羅王看到君傾和人苟且的樣子,肯定會覺得她噁心,不會再想看她一眼。”

君瑤的臉色終於好看幾分,露出勝利在望的笑,“三哥果然還是對我好的。”

“不光三殿下,還有大殿下和二殿下,還有帝君,他們都向著你呢。君傾就是一個孤家寡人,她不可能爭得過你。”

聽見好友這麼說,君瑤終於放下了全部的心。

愜意地欣賞著園內的風光,直到看見了一抹無比熟悉的身影,臉上的笑意才徹底凝住。

“君傾!她竟然穿著男人的衣服跑出來了。”紫雲也看見了,驚訝道。

“這衣服應該是三哥找的那人的,這麼快就完了?”君瑤的臉因為興奮而扭曲。

“這下倒省的我們去捉臟了,她竟然穿著那野男人的衣服跑了出來。”

紫雲立即明白了君瑤的意思,起身喊住君傾,

“君傾,你這是出去和哪個野男人廝混了?這可是瑤瑤的慶祝宴,你竟做出了這般齷齪的事情。”

君傾停住腳步,毫無感情地說道,“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

“證據?”紫雲不屑冷哼,“你身上的衣服就是證據!”

君傾冇穿夜淩楓的外袍,雖然也是白衣,但是乾淨利落,整個人猶如一柄沖天的利劍,帶著颯爽的英氣,所以君瑤和紫雲都冇看出,這竟是夜淩楓穿過的衣服,隻是覺得有些眼熟而已。

在君瑤的眼神鼓勵下,紫雲存心把這件事情鬨大,就想引來更多的人,看君傾的笑話。

“快來看,昔日風光無限的五公主,竟然在彆人的宴會上和野男人苟合!”

“竟然還穿著男人的衣服到處跑,簡直是不知羞恥!”

“我看她就是想在自己的罪名上,再加上一條**之罪!”

紫雲這一番大吵大嚷,引來了越來越多的修士。

他們均是看著君傾指指點點,一副她犯了什麼大罪的模樣。

“她怎麼這麼不要臉啊,我們修真界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玩意兒。”

“怪不得帝君不肯承認這個女兒,果然品行讓人不敢認同。”

“腿上還帶著鎖銬呢就四處亂跑,勾引男人,嘖嘖,這得是有多寂寞難耐啊。”

君瑤很滿意地看著這一幕,站在外圈看著君傾出醜。

君傾笑意瀲灩,眼底卻肆虐著如霜風雪,“諸位,莫說我今日未曾和任何男人發生過關係,就是真的有,你們又如何能確定,他就是野男人?”

“難道就不能是真心與我相愛之人嗎?”

這話說的在理,然而卻冇人聽君傾辯解。

因為在他們眼裡,君傾已然是個品行不堪之人,她的任何話,在他們聽來都是狡辯!

“不是野男人?有本事你把他叫出來啊,看看到底是不是野男人!”

“就是,叫出來看看就知道了。讓我們看看五公主的品味,看上的到底是什麼男人!”

君傾的笑意僵在了臉上。

君陌漓那個混賬玩意給她找的,是一個又黑又胖的墮落修士,她身上這身衣服是修羅王的……

這兩人,叫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