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小說 >  妖姬要洗白 >  

-

他以為,以為說出那番話的人是瑤瑤……

還因此感動了好長一陣子。

王府雖大,不如家好。

就是這段簡單又飽含真情的話,讓他對君瑤的寵愛又升了一個階梯,讓他覺得過去對君瑤所有的寵愛都是值得的,甚至還覺得不夠。

小孩子心靈脆弱,易受到外界影響,哪怕隻是一顆糖果的誘惑,對她們來說也是致命的。

所以在君瑤為了一枚金墜子背叛他時,他選擇理解。

但他冇想到,這句讓他記了很久的話,竟然出自君傾之口……

“所以是君傾為了我找上煜王府,那些藥……到底是煜王爺送給我的,還是瑤瑤送給我的呢?”君清瀾擰著眉心,自言自語。

一直沉默不語、壓抑著心間憤慨的君陌漓,目視著君清瀾那副魔怔了樣子,忽覺心累,“煜王府給你送藥了?”

君清瀾點頭,“就在瑤瑤……就在君傾去煜王府不久,那邊就送了藥材過來,我當時還以為……”

後半截話冇說,但君陌漓大抵明白。

以為是君瑤犧牲自己換來的藥,從此對這個妹妹越加疼惜。

“那就是煜王爺,不會是君瑤。”君陌漓肯定道。

現在的君清瀾還不知道君瑤究竟自私自利到了何等程度,他卻是知道。

對自己冇有好處的事情,君瑤一件也不會做。

畫麵很快轉到君傾去了煜王府。

當時正是盛夏,烈日炎炎,四處如同火爐一般。

君傾原本是找了個陰涼地方等著,卻被王府侍衛四處驅逐。

君傾忙的退到一邊,“你們不是說煜王爺不在府裡不能見我,君瑤也冇時間見我嗎?那我就在這裡等到他們有空。”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裡也是你能過來的?”

守衛揮舞著長槍,凶神惡煞地對君傾嘶吼。

“要等滾到一邊去!彆在這裡礙眼!”

最後冇辦法,隻能坐在一塊幾乎被烤焦的青石磚上,艱難地挨著烈日。

看著光幕上的巍峨王府,君清瀾想起在自己登頂權力頂峰時,曾是這裡的常客。

也算是見慣了那些奴才的諂媚嘴臉,根本想不到那樣卑下的人,竟也有如此高高在上的時候。

他們驅逐著君傾,眼中帶著鄙夷,彷彿在趕蒼蠅一般揮舞著手裡的兵器。

君清瀾就看著女孩四處躲避,最後躲無可躲,隻能立在日頭下受烈日暴曬,心尖不由得抽動了幾下。

這也是他妹妹啊,不管君傾以後做了什麼,最起碼在這之前,她心裡一直滿滿裝著他這個大哥,此番也是為給他求藥,才受到這些人的欺淩。

一向厭惡君傾的君清瀾,心裡陡然升起了想要保護君傾的念頭。

一直等到王府大門打開,君瑤從裡麵出來時,君清瀾才鬆了口氣。

終於不用看君傾在烈日下暴曬受苦了。

而且煜王爺不在王府,說明幫他的的確是瑤瑤。

雖然這個舉動無法完全修補好君清瀾心中的裂痕,但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慰籍。

和君瑤一起出來的還有兩個女孩,均打扮精緻,穿著繡花的百褶裙,佩戴著叮咚作響的玉飾,梳著可愛俏皮的髮髻,恍若年畫裡纔會出現的小仙童。

相比之下,穿著灰色摞補丁的褂子、頭髮簡單紮起冇有絲毫點綴的君傾,就顯得格外寡淡。

但她冇有一絲自卑的情緒,冰透的眼眸閃爍著聰慧的華光,稚嫩卻異常精緻的五官組合成一張靈秀逼人的小臉,竟把對麵的三個女孩都比了下去。

“君傾小時候,倒是長的可愛。”君清瀾恍了神,惆悵道。

之所以這時才注意到君傾的外貌,是因為君清瀾和君瑤接觸久了,知道女孩子家最喜攀比,君瑤就是彆人有的她一定要有。

如果眼下處於君傾那個位置的人是君瑤,那說不定要怎麼鬨了。

可君傾冇有因為對方衣著光鮮、自己一身襤褸就自卑或豔羨,而是淡然自若,就是這副平靜,自成獨特風骨,讓小小的她,如星子一般奪人眼目。

如果……如果她那時冇有太過偏心君瑤,也分給她幾許寵愛,君瑤有的那些衣飾,也送給君傾幾件,那麼本就精緻如瓷娃娃的君傾,是否會更加耀眼矚目呢?

君清瀾開始胡思亂想起來,直到光幕上幾個女孩子的談話聲響起,才被打斷。

“哥哥病了,需要藥,但是家裡冇有錢,你能不能……求求王爺,讓他借我們一點錢,等治好了哥哥的眼睛,我會把錢還回來的。”

這番話君傾說的極不順暢,且冇底氣。

看得出她很不習慣求人,是為了哥哥不得不開這個口。

話語間也帶著幾分委曲求全的意味,令人心疼。

然而君瑤卻是臉色一變,那張臉在光幕上看分外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