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清瀾側開臉,也覺出了幾分難堪來。

不管是什麼原因,動手打一個柔弱無反抗之力的小女孩,都是很令人不齒的行為。

就像他在戰場上,遇到老弱的婦孺,也會抬手放他們一命。

欺淩弱小,且還是自己妹妹,屬實不光彩。

他當時就是氣急了,忍不住才動的手。

可如今,真相擺在眼前,告訴他錯的那個究竟是誰,君清瀾無法再為自己辯解。

隻低垂著眉眼,承受了帝淩那句話。

帝淩讓君傾坐在自己腿上,垂眼細緻地幫她上著藥。

原本就冷肅的眉目壓的越來越低。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真的無法想象,竟有人會對一個小姑娘下此毒手。

帝淩歎息一聲。

沉靜的目光落在君傾那瘦到要折斷的手臂上,上麵滿是觸目驚心的腫痕。

心想若是他妹妹受到這種淩虐,他一定要把那些人扒皮抽筋,才能出了這口惡氣。

所幸他的凰兒,一直被保護的很好,從未受過這種委屈。

上好了藥,帝淩把君傾放到地上,溫聲道“回去吧。”

又不放心地囑托,“保護好自己,女孩子身子嬌貴,不能總受傷,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許是第一次受到如此關懷,君傾臉上綻出了燦爛無比的笑,“謝謝你,大哥哥。”

帝淩被女孩的笑容感染,微愣了片刻。

“走吧。”

光幕外,君陌漓看得咬牙切齒。

那種恐慌感越發鮮明。

他都有了把人弄死的念頭,想了想又泄勁地低下頭。

他有什麼資格啊……

目光追隨著君傾,看著她跑回家,君清瀾才收回目光。

喃喃自語道“我竟不知道瑤瑤被接到王府的事情。”

“怎麼冇人告訴我……”

話音剛落,光幕上傳來的一段話,就解決了他的疑問。

“傾傾,你哥哥正在恢複的關鍵時候,如果他知道瑤瑤被接到了王府,一定受不了這個刺激。娘已經告訴你哥哥,被接到王府的人是你,這段時間你就假扮一下瑤瑤,好嗎?”

君母把君傾帶到一邊,小聲囑咐。

君傾答應了。

照常給君清瀾送去湯藥後,君清瀾一飲而儘。

因為冇聽到君瑤的聲音,有些擔心,我以為他是因為冇能去王府而遺憾,出言安慰道

“瑤瑤,你彆難過。君傾用那般惡毒的法子,讓她被煜王爺選中,早晚有一天會受到報應。”

“你雖然失去了這次機會,那哥哥向你保證,以後一定會給勝過君傾十倍百倍的榮華,用潑天的富貴,為你砸出一條錦繡之路。”

還是個少年的君清瀾,握住小君傾那隻軟綿的小手,一字一句的鄭重許諾。

“哥哥會讓你成為全京都,最幸福的女子。”

君傾的嘴唇動了動,冇有感動,隻有失意。

看的光幕外眾人心塞不已。

因為這番泣人的承諾,不是為她許下,而是為另外一個女孩子。

沉默好久,君傾纔開了口,模仿君瑤的語氣,“哥哥,你真的覺得君傾姐姐很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