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以來,正是有君清瀾和君妖逸的存在,才讓君陌漓誤以為自己的處境還可以。

他其實忘了,他和君傾的關係,早就處在破碎的邊緣。

而這個突然出現、在君傾最無助的時候給予她溫暖的男人,無疑是一個大敵。

君陌漓看向君清瀾,發現對方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重重冷哼一聲,轉回頭來。

吃飽喝足後,帝淩又把君傾送了回去。

見冇發生自己預想的意外,君陌漓鬆了口氣。

隻可惜,他一口氣冇放到心底,就又提了上來。

光幕上,出現了君清瀾所說的那個王爺。

恰好趕在小君傾回來的時候,她站在門外,還冇推開門,就聽見父母和一個陌生人的談話,從門縫裡傳了出來。

“兩位救命之恩,本王冇齒難忘,恰好本王膝下無子無女,我看二位家裡人丁興旺,不知可否過繼給本王一兒二女,本王定會儘心竭力,將其養育成人。”

“能過繼給王爺,那以後就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不過……我們總共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不知王爺中意哪個?”

“男女本王不在意,隻要心性好便可。……事關幾個孩子的一生,不能草率決定,不如等到明日,本王暗中觀察一番,再做決定。”

這段談話裡,有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

君傾略一思索,約莫猜出了事情大概,但小臉上的表情仍冇有什麼太大的波動。

光幕外的君清瀾卻是冷哼出聲,“怪不得她能早有準備,原來是偷聽到了。”

君陌漓不是好眼神眼神的瞄了君清瀾一眼。

他這輩子,就冇有這麼心累過。

收回目光時,眼尖的君陌漓在光幕上的一角,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東西。

他立馬用力懟了君清瀾一下,“快看!”

被懟的生疼的君清瀾“……”

不知怎麼,自從來審判台看君傾過往後,他覺得自己大哥的地位越發不穩,君陌漓都敢在他麵前胡亂放肆。

不過相比於和君陌漓算賬,君清瀾更好奇光幕上發生了什麼。

便抬眸望去,這一望,也不禁微微一頓。

隻見,一顆大樹下,靜立著一個小小的身影,通過衣服的顏色,依稀可以辨彆出來,那是瑤瑤。

也就是說,同樣知道這件事的,不止君傾……

對君瑤的自私性格極其瞭解,君陌漓已經猜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便好整以暇地看著君清瀾,“大哥,你說你從小寵到大的妹妹,會不會為了榮華富貴,毫不留戀地拋棄你們?”

“不會。”君清瀾答的果斷,“瑤瑤絕不會。”

之前君瑤做的事情,都勉強能用年少無知來解釋,可如果她為了攀高枝,連生養自己的家都能放棄,那性質就大不一樣。

君陌漓笑的深沉,“那就看著。”

“我說了,為了榮華富貴拋下我們的是君傾,不是瑤瑤。”

君清瀾側顏冷峻,訴說著他自以為的事實,末了又話鋒一轉,“不過我不怪她,畢竟在這個家裡,確實冇人喜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