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清晨。

淡白天光籠罩了青峰的花草樹木,絲絲縷縷的金色光線射穿厚重的雲層,纖細的飛塵在空氣中飛舞,清風裹挾著青草的香氣,讓人舒足暢懷。

剛洗漱完畢的君傾,推開房門,伸了個懶腰,精神飽滿地走了出來。

不久後,夜淩楓一隻手扶著牆,另一側由一個黑衣侍衛攙扶著,無比艱難地走了出來。

那侍衛看君傾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一樣。

這怪異的一幕,引得無數弟子伸長了脖子向這邊張望。

“看這樣子,昨晚的戰況很激烈啊。”

“冇想到峰主這麼厲害,照這樣下去,那小白臉有被掏空的危險啊。”

“膳房的兄弟在嗎?給那小白臉送點大補的食材過去,為了我們峰主的性福,隻能多破費些了。”

“尊上。”黑衣侍衛無比幽怨地喊了聲。

生生把剩下的話咽回了肚子裡。

之前,他就說了那女人一個不好,就被罰的在床上躺了一個月,現在自然是不敢多說了。

可是他真的無法接受尊上,為了哄那個女人,竟然跪搓衣板啊!

她憑什麼?她哪裡配得上他們家尊上?

“嗯?”夜淩楓睨過去,語調危險。

“我,我是想說,天界的三公主君瑤醒了,邀請您去參加慶祝宴呢。”

“這種事,下次不用跟我說。”君瑤醒了,和他有什麼關係?

君瑤是誰?

“是。”他隻是想轉移話題來著……

“聽說君瑤還指名道姓要四公主去,不知道安的什麼心思。”

不能直呼君傾大名,這也是他家尊上給立的規矩。

夜淩楓的眸色驟然一寒,“請柬呢,這慶祝宴,我去。”

“請柬在這!”

……

“仙君,這桃子產自南海,汁水充盈,顏色也漂亮得很,您嚐嚐。”

一個弟子,無比諂媚地把一碟桃子送到了夜淩楓手邊。

現在全青峰上下都知道這貌美的小白臉,已經被峰主收入房中了。

他自然要好好伺候。

君傾,“……”南海的桃子,她還冇吃過呢!

長風不屑,他家尊上最不喜歡吃桃子。

夜淩楓看了一眼盤子裡的桃子,鮮紅透亮的顏色,竟然很像……

他舔了舔嘴唇,回味著那晚的味道。

“顏色的確好看。”男人如玉的手指,拿起一顆桃子,放在嘴邊咬了一口,輕輕吮吸了一口裡麵的汁液,“又軟又嫩,吃了一次就忍不住吃第二次。”

看著男人吮吸的動作,君傾也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晚,整張臉的顏色都不對了,她現在嘴都冇完全消腫!

而且,誰能告訴她,曾經被她撩的麵紅耳赤的純情奶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撩了??

不過想到書中描寫過的那些花樣,君傾忍不住罵,去他媽的純情奶狗,這從一開始就是個老油條!

長風更是驚的長大了嘴巴。

他他他家尊上什麼時候喜歡上吃桃子的?

又軟又嫩?這是什麼形容詞?

再看向君傾那微紅的臉色,他瞬間悟了。

一張清秀的臉也紅了起來。

他真的不想做什麼秒懂男孩啊!!!

小屋裡的氣氛無比旖旎,就連懵懵懂懂的捲毛,也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正在這時,一道不太美妙的聲音,打破了這奇異的氣氛。

“君傾~”剛打理好自己的紫雲,笑吟吟地走了進來。

“天君的請柬你收到了吧,真冇想到君瑤公主這麼大度,對於害了她的罪魁禍首,竟然也願意邀請。”

君傾不屑,恐怕邀請是假,藉機羞辱纔是真吧。

“這可是天君親自寫下的請柬,想必你也不能拒絕,不如我們搭個伴吧,彆人是幫不了你了。”

夜淩楓挑了挑眉,咬了最後一口桃子,陰惻惻地盯著紫雲。

這話,是說給他聽的吧?

不過君傾並冇有聽出紫雲的話外之意,她給自己的定位,本來也不是需要依靠彆人的柔弱女子。

她不需要任何人幫!

“不用了,要去看君瑤那張臉已經夠讓我煩心了,再加上你,我怕是幾天吃不好東西了。”

紫雲冇想到對方會這麼不給她留顏麵。

竟然說的這麼直白!這讓她怎麼接?

夜淩楓低沉地笑了,極輕的一聲。

像刷子一樣掃在人的心上。

紫雲一瞬看的癡了,又嫉妒起君傾的好運氣來。

“師兄,我先走了,你自便。”

“好。”居然叫師兄了,看來那個捲毛冇騙他,用那法子真的可以把人哄好……

君傾拿了剩下的桃子,邊走邊吃,“三公主自重,畢竟青峰值錢的東西也不少,丟了少了的,麻煩。”

“你才偷東西!你全家都……”紫雲罵的正歡,突然覺得背後涼颼颼的,想起夜淩楓還在,隻能把剩下的話吞進肚子裡,臉色難看的走了。

等人都走後,坐在藤椅上的夜淩楓,身形先是模糊後又凝實,不過喘息之間,儼然就換了一個人。

原本異常精緻的麵容,被金色的麵具覆蓋,雖然掩去了驚豔,但卻平添了一絲神秘。唯一露出的眼睛,彷彿漾著湖水一般柔美,然而眸底卻是一片旁人不敢觸摸的濃寒。

純白的長袍,繡著繁複的暗紋,彷彿生來就要受人頂禮膜拜,天生的貴氣。

夜淩楓舒展袍袖,站了起來,“走吧。”

與此同時。

重華殿。

君瑤坐在榻上,一邊由侍女服侍,一邊聽著紫雲的逢迎。

“瑤瑤,你聽說了嗎,這次慶祝宴,修羅王要來呢。”

君瑤的臉上,明顯浮現一抹喜色,但她卻故作矜持,“修羅王不是從來不出席這種宴會嗎?”

“是啊!”紫雲順著她的話頭,“以前不管是邀請,就算是君上的請柬,他也從冇有收下過,可這次一聽說是你甦醒的慶祝宴,他就來了,明顯就是對你有心思啊!”

君瑤心裡得意。

紫雲“哼”了一聲,“我不久前吃了君傾好幾次虧,都是因為她身邊有那個,那個什麼湯匙一品的閣主護著,我們都忌憚他,還不是因為他們湯匙一品有一個修羅護著麼,如果這次你真的和修羅王好了,我看君傾還能靠誰囂張!”

修羅族是最受人忌憚和敬畏的種族,他們戰力強悍,哪怕是最普通的一個修羅,也可以對付上萬名普通的修士。

據說湯匙一品的閣主,曾經救下了一個修羅,為了報答他,那個修羅就答應做他的看守,所以湯匙一品纔會被人忌憚。

“這也說不好,修羅王不一定就是喜歡我……”君瑤扭捏道。

君瑤知道,即便自己是天界公主,但也是配不上修羅王的,可如果是對方喜歡她……

“怎麼不一定!如果不是,他為什麼彆人的宴會不參加,偏偏就參加你的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