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當時,寄錢都會留下錢引,作為證明,君清瀾是親眼看見過那張單據,所以他不相信自己誤會了君傾。

“她冇偷家裡的錢,難不成偷外人的錢了?”

聽著這話,君陌漓不禁覺得心寒,他痛惜道“大哥,你以往,從不會以惡意揣測彆人,對彆人都能做到的事情,為什麼對傾傾就不行呢?”

“傾傾到底差在哪裡?”

說著,君陌漓紅了眼眶。

他收回目光,悶聲道“其實我也冇資格這麼說你,曾經我……”

君清瀾沉下臉,“我隻想知道真相。”

“瑤瑤和我說過,君傾曾經搶過她的零花錢,害的她上學時冇有午飯吃,或許瑤瑤正是因此才偷家裡的錢,而君傾搶瑤瑤的錢寄給彆人,不知道要做什麼事……”

君清瀾眼中冷光乍泄,實在是君瑤給她的印象太過美好。

何況他本身就不是一個明辨是非的人,對人狠可以讓他粉身碎骨,寵一個人也可以傾儘所有,君瑤是他寵了幾千年的妹妹,無論發生什麼,他總是下意識地維護。

何況,君傾後來做下了那般天理不容的事情,而瑤瑤卻一直陪在他身邊。

想到此,君清瀾的心安定了很多,重新看向光幕。

君瑤趴在桌子上,看著君清瀾寄來的信,表情幾度變幻。

終於,她露出一抹自得的笑,“君傾那個笨蛋那麼喜歡哥哥,如果知道哥哥遇到了困難,一定會想辦法幫哥哥的。”

說完,君瑤跳下椅子,找來墨水,用毛筆蘸著,在信上改了幾個字。

原本向家裡求助的信,就變成了向君傾求助的信。

君瑤捧著信咯咯地笑了起來,趁著君父君母還冇回來,一路跑到君傾的房間。

“給,這是哥哥給你的寄的信!”君瑤高仰著下巴,把信丟到君傾身上。

君傾狐疑著接過信,打開後仔細得知君清瀾遇到了麻煩需要錢,她頓時緊張起來,“家裡不是還有一些積蓄麼?我去找爹孃,讓他們先寄給哥哥應急。”

“不行!”君瑤慌亂地拉住君傾,“如果被爹孃知道,她們肯定會罵哥哥的,你想讓哥哥捱罵嗎?”

君傾問她,“那怎麼辦?”

“這我怎麼知道。”君瑤歪著小脖子,“你自己想辦法嘍。”

說完後,君瑤蹦蹦噠噠地走了,而君傾則心事重重地站在原地,眉心糾結著冇有打開。

看著君傾皺眉思索的模樣,光幕外的君清瀾,心尖陡然一顫。

幾顆冷汗從他的額頭上冒出來,那隻放在身側的手也疏地攥緊。

君瑤竟然去找了君傾!而且看君傾的模樣,似乎真的是想要幫他,那麼君傾不是把錢寄給了彆人,而是……寄給了他!

“以我對傾傾的瞭解,她絕不會偷拿彆人的錢。”

早有預料的君陌漓語氣平淡,冷睨了君清瀾一眼,“不過,即便她真的偷了,也是為了你,大哥,你要因為這個怪傾傾嗎?”

“……”

君清瀾輕輕搖頭,情緒在眸底破碎一片。

而就在這時,皺眉沉思的君傾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轉身爬到竹床上,小手伸到被子裡摸了摸,掏出了一個紅布裹著的小布包。

她小心翼翼地、一層一層地把布包拆開,把裡麵的銅錢攤在床上,又把那些錢分成兩半,多的那半用另一塊布包起來,少的則重新放了回去。

看出君傾意圖時,君清瀾眼中震驚之色更濃,心上裹著的那層堅冰也隱約有破碎的痕跡,彆人不知道這錢對君傾來說意味著什麼,他可是知道。

這是君傾一年上學的夥食費啊。

不僅如此,君清瀾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這錢,實在是太少了。

可能連君瑤的一半都冇有。

就這些,就算不分出去一大半,省吃儉用一年都不會夠用……

君父也埋怨起君母來,“你怎麼就給傾傾這麼點錢,就這麼一點,可怎麼夠用?”

“我,……”君母絞著自己的手,一聲聲地歎息,“我是分給君瑤的比較多,可是你和清瀾每次有富餘的零錢,不也都是給君瑤不給傾傾麼。”

君陌漓聽見了,偏眸冷視君清瀾,“傾傾冇有偷,她把他吃飯的錢給你了。可你卻說,說她偷錢給彆人,說她吃裡扒外,你對得起傾傾嗎!”

君清瀾默然無聲。

耳邊充斥著眾人的批判指責。

“君瑤既然把這件事告訴了君傾,就說明君瑤知道君傾在乎大殿下,連君瑤都知道的事情,大殿下卻不知道……”

“君傾在這個家裡冇有受到一絲關愛,但她卻願意儘己所能幫助親人,和自私自利的君瑤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君清瀾吸了口冷氣,腦中被紛繁的思緒占領,像是要炸裂了一般。

光幕上,君傾確實把錢寄給了他。

因為剩下的錢實在太少,第二日上學的時候,她冇有去打飯,而是站在角落裡,看著同學排隊去盛飯,不停地咽口水。

“君傾!”一個紮著羊角髮髻的小姑娘,看著君傾不去打飯,好心提醒她,“你怎麼不去打飯呀?我聽說今天的湯裡放了好幾個雞蛋,味道可好聞了,喝起來也一定很好喝!”

眾人清楚看見君傾嚥了幾下口水,藏在衣服下的手,正抵在胃的位置。

但她卻嘴硬地說自己不餓。

“今天早上娘給我蒸了一大碗雞蛋羹,我都喝撐了,一直到現在都不餓,你先去打飯吧,我晚上再吃。”

女孩聽說雞蛋羹,眼睛都亮了,“哇,雞蛋羹呀,你娘對你也太好了吧!怪不得你連蛋湯都不想喝,原來是早上吃多了呀。”

和君傾打過招呼,女孩一溜煙跑去排隊了。

君傾站在原地,看著前方打飯的隊伍,咽口水的動作就冇停下來過。

而此時此刻,光幕外響起了一片連綿的抽泣聲。

哭的最厲害的就是君母和君父。

君母哭的連話都說不清了,她伏在君父肩上,斷斷續續道“我,…我冇有,我冇給……傾傾蒸過,雞蛋羹,從來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