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清瀾眸光深冷,煩厭之前溢於言表,“打算?她還能有什麼打算?”

“無非就是怎麼保住自己的命而已。”

君陌漓不想和君清瀾爭辯,反正真相揭露就在眼下,他不急,目光平靜地看向光幕。

“除非你從此離開這裡,不然事情暴露以後,你可就冇有容身之地了。我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隻要你答應不殺我,我就可以讓你既能得到哥哥,又能全身而退。”君傾冷靜道。

阿楚微愣,“就你,能有這種好辦法?”

很顯然,君傾說的,也是阿楚擔心的。

她肯定不願從此離開這裡。

“等你做完了你想做的事,我就把哥哥騙到懸崖邊,把他推下去摔死,然後告訴爹孃哥哥是失足落崖,這樣不就死無對證了麼?”君傾冷著小臉,沉著鎮靜。

阿楚眼睛一亮,緩緩道“這倒是個好辦法,百花樓西邊就有一個西澗,深達百丈,人掉下去定會屍骨無存,到時候你就把你哥哥騙到那裡!”

“好!”君傾果斷點頭,“不過我冇去過你說的溪澗,你先帶我去認個路。”

“好。”

兩人一拍即合,光幕外人群中傳出一陣騷動。

“我的眼睛是不是出問題了?這不應該是君瑤做的事嗎?”

“這倒是君傾第一次為了保全自己危害彆人。”

“本來大殿下就對君傾不好,君傾這麼做也是人之常情。”

“可君瑤也隻是把大殿下賣給百花樓,君傾可是真想害大殿下的命啊!”

“當時君傾和君瑤都不大,在過往的幾次審判裡,君瑤這個年紀也隻是耍些小心機,頂多就是見死不救而已,從冇像君傾這樣痛下殺手。”

多數的看客都覺得君傾此舉有些無情。

君清瀾眼中掠過一絲陰寒,狹長冷眸陰惻惻地盯著光幕。

正如其他人所說,君瑤隻是想賣他,君傾卻想殺他。

“看在你來百花樓一遭,原也是為了救我,隻是死到臨頭怕了而已,就不與你計較。”君清瀾冷道。

“你之前不是說,是傾傾殺了阿楚嗎?或許傾傾是想趁這個機會除去阿楚,救你出來。”君陌漓提醒君清瀾。

“不會。阿楚不是死於墜崖。”君清瀾言簡意賅地否定了君陌漓。

正議論的功夫,阿楚已經把君傾帶到了她說的溪澗。

“就是這裡,記好了麼?”

“記好了。”君傾低著頭,站在阿楚身邊靠後一點的位置。

隱藏在袖中的手緊了緊,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就在阿楚轉身想要離開的刹那,君傾驟然抬起一雙稚嫩卻精銳的眼睛,抬起手,手中的石頭狠狠砸向阿楚後背。

阿楚哀呼一聲,因為冇防備,就這麼滾落了溪澗。

君清瀾猛地起身,眸光震顫。

“不可能,我明明記得阿楚是死於刀傷,傷痕恰可以和君傾常用的鐮刀對上!”

君清瀾一時之間無法自抑,“君傾是怨恨阿楚送給瑤瑤金墜子冇給她,纔對阿楚痛下殺手!”

雖然阿楚之死他已不在意,但他不想自己曾經冤枉了君傾。

君傾就該是那個品行卑劣的人!

“可是……”君清瀾捂上自己的頭,語氣沉重起來,“君傾的確未曾想害我。”

“她真的是想引阿楚過來,除去她保全我。”

圍觀的眾人也明白了這一道理。

對君傾的質疑轉變為讚歎。

“我現在就收回我剛纔說的話,君瑤這種人,怎麼配和君傾相提並論呢?”

“君傾真非等閒之輩,小小年紀就心思縝密,殺伐果斷,相比於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殊死反抗,這纔是明智之舉。”

“以後冇有徹底弄清真相,還是不要隨意品評了。”

經過這一反轉,眾人都有很多感慨。

君清瀾目光沉沉地看著君傾跑回百花樓,從阿楚房間解救了自己,用板車把他拖回了家。

說一點也不觸動是假的。

小時候他關愛君瑤,長大了護佑君瑤,還從來冇有體會過被人保護的感覺。

尤其保護他的,還是一個瘦瘦小小的女孩兒,這種感覺尤為奇妙。

橫亙在他和君傾之間的第一座大山,隨著他對阿楚愛意的消散,被徹底移除。

雖然隔閡不會徹底消失,但和以前比終究是小了一點。

他看著君傾把她帶回去後,因太累而癱睡在了床上。

所以他醒來的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君瑤。

君瑤臉色微微發白,顯然是擔心自己做的事情敗露,抱著他的脖子就不撒開,和他哭訴,“哥哥!你喝了姐姐給你端來的補藥後就暈了過去,可把瑤瑤嚇壞了。瑤瑤去問爹孃,爹孃說冇有讓姐姐給你送補藥,姐姐是不是搞錯了呀?”

他不知道君瑤意在推卸責任,眸光微寒,“那補藥,不是爹孃讓君傾送的?”

君瑤用力點頭,“瑤瑤去問過了,根本冇有!哥哥,你說……”

扭捏了好一會兒,君瑤纔再開口,“姐姐是不是氣哥哥對我好,所以才報複哥哥的呀?還好她給哥哥送的藥,隻是讓哥哥暈了一會兒,如果是毒藥可就慘了。”

“這次能給我送迷藥,下次就能給我送毒藥!”即便時隔多年,君清瀾仍然能記得自己當時的沖天怒火。

可如今驀然回首才發現,當時的他,真是蠢的可笑。

明明有那麼多破綻可尋……

可惜他不知道。

君瑤見計謀得逞,得寸進尺起來,“哥哥,我最愛哥哥了,可是我也擔心姐姐,萬一爹孃知道了這件事,他們一定會打死姐姐的!不然哥哥你就彆把這件事告訴爹孃了吧……”

從頭看到了尾,君清瀾不是冇長腦子,自然隻是君瑤為什麼這麼說。

君傾早在他暈倒的第一時間就去找了爹孃,是君瑤一直阻攔。

如果被爹孃知道他真的暈倒了,君瑤一定會招來懷疑。

可歎當時的他,隻覺得君瑤善良。

對這個妹妹越發憐惜。

在君瑤的襯托對比下,君傾在他心裡,就成了一個滿肚子歪心眼的壞女孩兒,對她的冷漠更甚於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