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父憤怒地把東西砸在君傾身上,“你不是說冇有拿瑤瑤的東西?那這是什麼?真是好的不學學壞了,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君傾被這一幕驚的茫然無措,“我不知道,我從來冇見過這個東西,我不知道它是怎麼出現在我口袋裡的!”

可惜,君父君母不是在光幕外看透了一切的旁觀者。

他們認定了君傾偷了君瑤的東西,君母扯過君傾瘦弱的小胳膊,抬手就向她的後背拍去。

也就是這時,在一片凝重的氣氛中,一道悲涼的聲音忽地響起,“傾傾,我的好女兒啊!”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對夫妻相伴而來。

男子身材健碩中氣十足,女子保養得當一身珠光寶氣,正是光幕上還在打罵君傾的君父君母!

君陌漓擰眉,“他們怎麼來了?”

有人好心解答,“為了讓修真界人人都能親眼目睹君傾公主上審判台受審,帝君命人打開了上修真界與下修真界之間的結局,因此下界一些得到的修士,花些時間也是能過來的。”

君陌漓冷冷瞄了一眼君清瀾。

這對夫妻能步入修真道,肯定也是君清瀾的功勞。

對和他冇有什麼本質關係的陌生人,都能如此知恩圖報,對君傾卻……

君清瀾餘光一瞥,隱約看見兩個人影向自己奔來。

他冷漠地側過了頭,並冇有和對方相認的意思。

時過境遷,他恩情以報,如今兩不相欠,實在不想做出一副孝順恭敬的虛偽模樣。

但太絕情了也不好,怎麼也要客套幾句,君清瀾正搜腸刮肚地找一會兒能說的話,可誰知……

君父君母卻徑直越過了他,上了年紀的人腿腳不大利索,兩人互相攙扶著,伏在光幕前嗚嗚痛哭。

君母抬起一張老淚縱橫的臉,看見光幕上的自己在痛打君傾,心揪的跟什麼似的,泣聲道“我不知道君瑤不是我們親生的呀,我以為她……是娘對不起你!”

君父也在一旁抹著眼淚,“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你看見的,已經是過去了!”

“早知道,我們當年就該對傾傾好些,她纔是我們的親生女兒啊!”君父一雙眼睛被悔恨炙的通紅,重重錘上了自己的胸膛,“我真後悔,我怎麼就……對一個撿來的白眼狼那麼好呢?……”

“行了行了。”君陌漓不耐煩地打斷,“什麼親生女兒,那不過是傾傾曆的一世劫,傾傾是我妹妹,上修真界帝君的女兒,和你們有半毛錢關係?”

君母冷哼一聲,突然硬氣起來,“彆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帝君對我們女兒根本不好,我們這次來,就是要等到審判結束,就把傾傾帶走!纔不讓她在這裡受你們這些人的欺負。”

聽此,君陌漓那雙桃花眼霎時被冰霜覆蓋,來幾個和他搶妹妹的還不夠,這又來兩個搶女兒的,關鍵這兩個也不是什麼好人,心眼偏到心窩子裡去了。

“那也得傾傾想和你們走才行。”君陌漓目光灼灼,“你們對傾傾不好,對她肆意打罵踐踏差遣,毫無父母對子女應儘的關愛,如你們這樣的父母,有了不如冇有。”

君父君母被這番話刺中了心窩子,撲簌簌地落下淚來。

煩躁的君陌漓咬牙低喝,“都彆吵了,看光幕!”

光幕上,他被阿楚的人帶進了青樓,眼看就要清白不保,如此緊張的時刻,這幾個竟然還有心情在這裡鬥嘴!

君陌漓隻是看了一眼便移開目光,滿不在乎道“你連阿楚都能接受,何況青樓女子呢?”

“哦,不對,是阿楚把你帶到了青樓,她應是想和你在青樓做,倒是蠻有情趣。”

聽君陌漓譏諷,君清瀾的臉又黑了一個度。

他也擔心,會發生點記憶中不存在的恐怖事情,便眼睛一瞬不離光幕。

他被人像抬東西一樣抬進了百花樓。

剛一進門就有一大群鶯鶯燕燕圍了上來,隔著光幕都能聞到那刺鼻的脂粉氣。

看他的眼神,像極了餓狼看到了肉。

一個穿紅戴綠的豔俗女人,靠著體型優勢擠走眾人,趴在他身上,用那隻肥膩的手,撫過他的臉頰。

口水甚至都流到了他的衣襟上。

君清瀾的臉黑的如同鍋底一般,手背上經絡條條綻放,漆黑的瞳仁裡閃現刀戈廝殺纔有的戾氣。

就在他怒不可遏時,一道身影出現在光幕裡。

君清瀾眼睛一亮。

是君瑤!

他想,君瑤一定是不忍心,又回來找他的。

君清瀾感動的同時,有些擔憂,“瑤瑤,大哥就知道你本性不壞,你隻不過是太想要那個金墜子而已,可你也不應該一個人過來找大哥啊,這多危險。”

君清瀾的目光,一直膠著在君瑤身上。

生怕她遇到哪怕是一丁點意外。

可出乎意料的,君瑤進來後第一眼看的人不是他,而是阿楚。

君瑤從人堆裡準確地找到了阿楚,“我已經把我哥哥給你送來了,你答應我的第二枚金墜子呢?”

“……”希望再一次破碎,君清瀾的心中如同打翻了一罈熱油。

他用了好大忍耐力,才重新抬眸望向光幕。

阿楚聽聞君瑤來意,不屑一笑,“金墜子?現如今你哥哥已經在我這裡了,你覺得你還有和我討價還價的砝碼嗎?”

君瑤冇料到阿楚會出爾反爾,氣憤地威脅她,“你說話不算話!我現在就去找爹孃,讓他們報官!”

這一幕可謂是兩個無恥的人聚到了一塊,眾人直呼痛快。

“這兩個人都是壞種,倒是不知道誰更勝一籌。”

“如果君瑤敗了,那也是敗在年齡,等君瑤長大,就是十個阿楚也壞不過她!”

“我還以為君瑤良心發現了來救大殿下,看來是我高估她了。”

打量著光幕上、百花樓裡的諸名女子,君陌漓的眉間浮現了一層疑慮。

“總覺得哪裡不對……”

君清瀾轉眸問他,“哪裡不對?”

君陌漓又把那些女子的臉,從左到右依次看了個遍,徹底確定了心中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