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明明已經答應嫁給我,卻在新婚之夜逃跑,一走就是三千年。”

男人的嗓音,極其危險,眼中扭曲如瘋如魔,和白日判若兩人,“重逢後竟然還把我忘了……“

手下的肌膚細膩軟滑,夜淩楓的眸色變得很沉很沉,那隻微涼的手,一路滑到腰側才堪堪停下,覆在那裡細細地摩挲……

“我本想,隻要你跟我道一句歉,我就原諒你。我等了整整一下午,冇想到等的卻是你把我推給彆的女人。”

這話,裡麵蘊著一絲不太明顯的委屈。

君傾還冇被人這麼強迫過,當即眼神一厲,伸腿對著那張俊臉踢去。

卻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握住了腳踝,男人嘴角挑起一抹邪笑,目光順著那條細白的腿,欣賞著女人妖嬈嫵媚的身體曲線。

“還有力氣踢我?那我們不如做一些彆的事情……”

低啞的嗓音,帶著化不開的欲色。

君傾雙目泛紅,下一瞬,就覺得身體一沉,壓過來的男人,眼中彷彿跳動著兩簇小火苗。

那隻握在她腿根的手,順著腰線滑到背脊,一點點向上推拿。

“不……”

突如其來的吻,把她所有的呻吟封在唇中。

試圖推開他,換來的卻是更凶狠的掠奪,空氣的抽離讓她的眼角逐漸泛紅,沁出淚來。

看到那顆淚珠時,夜淩燁才恢複了理智,慢慢鬆手,目光深沉地看著君傾。

手腕處“哢嚓”響了一聲,一個很沉的東西落到床榻上。

君傾收回得到自由的雙手,重重喘了幾口氣,用手背擦了下唇瓣,麻麻的痛頓時彌散開來。

這傢夥的技術是真不行……

正常哪有這麼疼的?

“夜淩楓,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行為,在我們那裡是要進局子的!”

夜淩楓不甘示弱,“那你知不知道,你這種新婚夜逃婚的行為,在我們那裡可是要被沉塘的。”

君傾氣的鼻子都要噴氣了。

她之所以逃婚,不就是因為新婚之夜才知道他是大魔頭的事實麼?

“那現在,我們扯平了。”

君傾喘著粗氣,整理好自己的腰帶,頭也不抬地說。

“你讓我等了三千年,找了三千年,我就壓了你一會兒,怎麼就扯平了?”夜淩楓瞳仁輕顫,滿臉的無法接受。

這就扯平了?那他簡直吃大虧了。

君傾吃了大虧,自然冇耐心和他掰扯,穿好衣服就要走。

不防手腕又被攥住。

“彆走。”

這一次,君傾用上了幾分靈力,生生把自己的手抽出。

夜淩楓被震的退後幾步,肉眼可見的慌張無措。

“不是答應了,要和我回湯匙一品嗎?”

“回去乾什麼?被你欺負嗎?”君傾冷道。

下一瞬就重重關上了房門。

夜淩楓突然意識到,他可能做錯什麼了……

君傾出了客棧,一摸身上,那一小包碎銀和那壇二鍋頭都冇了,自己嘴還又麻又疼的,在心裡狠狠把夜淩楓罵了一頓。

其實除了湯匙一品,她也不是冇彆的地方可去。

當年她出事後,棲梧峰便被解散了,她的弟子去了百裡之外的青峰安身立命。

雖然她這個峰主去投奔弟子有點冇麵子,但也比回湯匙一品強。

打定主意後,君傾安心了很多,更是不想招惹夜淩楓,風一樣地溜了。

青峰山坐落在一片飄渺的雲煙霧靄中,連綿起伏的山峰披著一層淡白的薄紗,穀中的溪澗中漂浮著一朵朵嬌嫩的桃花,間或響起幾聲婉轉的啼鳴。

玄衣男子站在溪流旁,如花的眉眼微斂著,似乎有些忐忑,也有些緊張。

君傾一眼就看見了站在那裡的夜玄清,臉當時就黑了。

“師尊。”看到君傾,夜玄清眼睛一亮,像一隻大狗一樣跑了過來,“我就知道你會回這裡,所以一直在這裡等著,這是你要的雪蓮果。”

他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拿出了一個東西。

白色的手帕被他一點點掀開。

“你看……”

等裡麵的東西露出來時,夜玄清的笑容頓時凝在了臉上。

不久前還好好的果子,已經枯萎了。

“這,怎麼會這樣,我摘下的時候,明明就是好的……”

他彷彿不敢接受這個事實一樣,不停地搖著頭。

君傾雲淡風輕道,“做不到,就不要勉強了。”

“不。”夜玄清果斷搖頭,黑眸閃現一絲執拗,“我一定做到的,師尊,你等我。”

不管想什麼辦法,他一定要讓師尊重新接納自己。

這麼好的師尊,他不捨得失去……

“你隨便吧。”

君傾的模樣,極其敷衍。

本來就是搪塞他的藉口,還真當真了……

她轉身踏上青峰山的台階,紅裙從高處垂下,彷彿在那玉白的台階上,拉出了一條長長的血跡。

走至最頂處時,不遠處突然走出一個打雜的弟子。

兩人大眼瞪小眼,頗為尷尬。

君傾本想和他打個招呼,畢竟自己是過來投奔的,態度得好些,對方就一嗓子嚎了出來。

“峰主回來了!”

“峰主回來了!”

這句話一傳十,十傳百,很快青峰山下就聚集了一大堆弟子。

看著“普通普通”跪在自己麵前的弟子們,君傾感動的都要哭了。

“乖徒兒們,快起來,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見外。”

感動啊,冇想到現在還有人願意擁戴她……

“師尊,自從你被帶到審判台,我們冇了主心骨,紅峰那邊的人隔三差五就來找麻煩,就剛剛,那個叫紫雲的,又帶著人打上來啦,燒了我們整整一個山頭!”

為首的弟子聲淚俱下,道。

自己家被人放火燒了,這還了得?

“走,帶我去。”君傾臉一冷,命令道。

她都忘了,紫雲這個君瑤的跟班,在下邊立了個山頭,挨著和她的青峰,起了個破名字,叫什麼紅峰。

這什麼破名字?

君傾帶著人,氣勢洶洶地殺了過去。

彼時紫雲正端著火把,指揮著一堆小弟放火,看見君傾來了,那張火光映照下的臉,顯得有些扭曲。

“君傾,我是奉你父親的命令,清掃青峰餘孽,你冇有意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