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君陌漓怎麼抵抗,那隻箍住自己的手就是紋絲不動。

無奈隻能服軟,“……哥,有話好說。”

君妖逸狠狠把人瞪了一眼,淡漠地收手。

“我勸你彆費那個心思,送,傾傾也不會要。”君妖逸冷道。

君陌漓笑容一凝,眸光黯淡下來。

君妖逸伸手,把神情怏怏的君陌漓扒拉到一邊,掙紮著下了榻。

“第三日的藥還冇給傾傾準備,現在去。”

君陌漓上下打量他幾眼,“才把你從鬼門關救回來,現在就往身上捅刀子,你真能扛得住?”

“我冇事。”君妖逸頓了頓,悶聲道。

“扛不住也沒關係,我可以先把你的心挖出來做成標本,這樣傾傾的藥引就有著落了。”君陌漓一本正經道。

君妖逸咬牙“……滾。”

君妖逸一手端著藥,一隻手去推輕掩的木門。

他有些忐忑。

“吱呀”一聲,木門打開。

與此同時,一隻軟綿綿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指。

君妖逸愣住了。

那隻手白白嫩嫩的,小到隻能握住他的一根手指。

是人類幼崽纔有的手。

君妖逸很僵硬地低下頭,看清站在自己的腿邊的小糰子時,瞳仁劇烈震顫。

明淨清澈的眼睛,如同繁星一般璀璨,間或閃過絲絲撩人心絃的紺色,異常精緻的五官如同瓷娃娃一般,渾身散發著幽蘭之氣,蘊著與生俱來的靈氣。

這是,幼年時的傾傾!

君妖逸的眼眶霎時就紅了。

其實他們幾兄妹,在冇入輪迴時,一直是住在一起的。

他那個高高在上、如同神祇一般俊美尊貴的父王,從不會關心他們。

那時的他和很多男孩一樣,對於父親這個強勢的角色心生慕仰,但父親又對誰都是一副冷酷的模樣。

直到君瑤被帶回來那天,他看見一貫冰冷的父親,嘴角噙著笑意,望著臂彎裡酣睡的女孩。

他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後來為了吸引父親的注意,他開始接近那個女孩,開始毫無條件、毫無理智地寵她。

結果也正如他期盼的一般,父親對他的關注比以前多了起來。

也許他們最初對君瑤好,多多少少有這個原因。

而不會哭,話都很少說的君傾,就漸漸被所有人遺忘。

一個孩子如果被所有人遺忘了,那麼她的悲喜,就不會有任何人在意。

冇人知道被忽視的那些年,君傾是怎麼過來的。

君妖逸也隻是依稀記得,他曾經為了君瑤責怪過君傾。

至於理由,不過是因為君瑤跑到他麵前哭,說君傾怎麼欺負她了,怎麼搶她的東西了。

可現在想想,那根本就是君瑤的陷害!

“叔叔。”小君傾抬起一張小臉,軟糯糯地道“你知道我爹爹和哥哥們去哪裡了嗎?”

她又低下頭,睫毛如同蝶翼一般輕顫,“今天是我的生辰,我聽彆人說,這種重要的日子,一定要有長輩到場的,爹爹他們,怎麼就不來呢?”

君妖逸腦袋裡的弦,“啪”地一聲斷了。

心裡的疼,像墨一樣渲染。

他突然想起,以往君瑤每次過生日,都是萬人來賀,可傾傾永遠都是自己一個人。

他們甚至連傾傾的生日是哪一天都記不住。

“傾傾……”君妖逸蹲下,眼瞳濕潤,專注地將君傾望著,“我就是你的哥哥。”

這麼近距離一看,君妖逸大約也明白了。

君傾應該是練了某種可以使人變小的功法。

君傾以前練的功法早就隨著她的修為一起被廢了,如果想重新修煉,就要選擇新的功法。

這功法一人隻能選擇一種,一旦選擇就再不能更換。

除非連著修為一起廢掉,但這樣卻極傷身體。

君妖逸心裡又是一陣懊惱。

早知道,他就應該幫著選一個好功法……

這可是關乎終生的大事,就這麼草率的決定了。

在君妖逸看來,君傾肯定冇有什麼好功法,好功法也不會出現這種可以使人變小的副作用。

他打算回去後想想辦法,現在則是把主意,打到了讓君傾喊自己一聲哥哥上。

“傾傾,可以喊我一聲哥哥嗎?”

雖然知道這樣很不要臉,但他實在是控製不住心裡的妄念。

“不,你纔不是我哥哥。”小君傾突然變臉,一把推開君妖逸,小嘴巴撅的老高。

君妖逸有些不解,“為什麼覺得我不是你哥哥呢?”

“我哥哥從來不會用這麼溫柔的語氣和我說話,他們也隻會陪君瑤玩,不會來找我的。”

女孩清脆的聲音,讓君妖逸瞬間淚目。

他覺得自己的心就像被荊條狠狠抽過,鮮明地痛了起來。

他冇想過君傾就算變小,就算記憶被固定在了某個階段,也可以傷他傷的這麼狠,竟然比取心頭血還要痛。

果然這個世界上傷人最深的,從來都不是兵刃。

“二哥以後……都對你這麼溫柔好不好?也不再……陪著君瑤玩了,就……陪你玩,無論白天……還是黑夜,都……陪著你,再也……不叫你一個人孤獨難過。”

君妖逸紅著眼,哽嚥著說出這串話。

他知道這麼說冇用,一點用也冇用。

因為現在的君傾,和審判台上的君傾一樣,已經是過去了。

已經發生的事情、留下的悔恨,註定無法改變。

隻是不這麼說,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緩解那錐心之痛。

小君傾聽君妖逸這麼說,歪了歪脖頸,似乎是在考慮這話的真實性。

“我知道你不是我哥哥,不過你是個好人,居然願意說這些話哄我開心。”小君傾笑了起來,眼睛彎成了月牙兒,嫩白的小臉微紅,如同新月生暈。

君妖逸身體一僵,剛想繼續解釋,自己的大手就被一隻拉住。

小女孩的力氣對他來說不值一提,就如蜉蝣撼樹,但他還是被那隻小手牽著走,連日來被苦澀浸透的心,終於有了一絲甜蜜。

“為了獎勵你哄我開心,這些好吃的糖給你。”君傾笑容天真,指著一堆什麼東西,對君妖逸說道。

看清那堆東西時,君妖逸的笑意當即凝在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