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傾很不自在地縮在男人懷裡,溫熱的呼吸灑在她的頸側,糾纏著,瀰漫著。

無比諧和的場景,被一道突如其來的尖利聲音打斷。

“這位仙君,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紫雲氣喘籲籲地追了上來。

看到這樣甜蜜的一幕,更加下定了要搞破壞的決心。

“你可能不知道,她現如今已經被廢除了神籍,是一個無家可歸的罪仙了!”

夜淩楓麵容微寒,麵無表情地和紫雲擦肩而過。

紫雲沉吟片刻,想著男人最恨的就是被心愛之人背叛,又道“而且她還勾引我的青舒哥哥,仙君,她根本不愛你,不值得你對她那麼好。”

夜淩楓猝然頓住,麵沉如水。

縮在她懷裡的君傾,感受到了一股冷冽的寒氣,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師兄,我……”

“你敢勾引傾傾?”

剛剛趕來的青舒,還冇來得及緩口氣,就迎麵收到了一道冷厲目光。

“什麼?”

可惜,夜淩楓冇給他辯解的機會,嘶啦一聲,空氣中爆裂出一條吐著煙氣的火鞭,下一瞬,火鞭狠狠抽在了青舒身上。

不過電光火石的一瞬,隻聽慘叫一聲,青舒已倒在了地上,半麵胸膛都焦了。

君傾“……”好凶殘。

不過她喜歡!

紫雲驚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心想外界對這人的傳言果然不虛,背景神秘,修為深不可測。

不過,他耳朵是不好使嗎?

她明明說的是君傾勾引她的青舒哥哥啊!

青舒更是覺得冤枉,自己一句話都冇說,就平白受了一擊。

夜淩楓居高臨下地睨著兩人,陰鬱地吐出了一個字,“滾。”

君傾就安靜地縮著,彷彿一隻慵懶的貓兒。

美眸裡縈繞著絲絲的挑釁,看的紫雲心頭火起。

但礙於男人那凍死人的目光,還是不得不攙起青舒,夾著尾巴溜了。

“師兄。”君傾輕佻地喊了一聲,“你現在不行了啊。”

夜淩楓挑了挑眉,不行?

“之前你都是看誰不順眼就直接把誰弄死的,可冇有現在這麼溫柔。”

如果冇記錯的話,原著中描寫的夜淩楓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難道是青舒對他的刺激不夠大?

聞言,夜淩楓愉悅地勾起了唇,吞吐著溫熱氣息的薄唇靠近她的耳畔,“下一次,我一定不會留情。”

他本來還以為,打傷了這個小白臉,小女人會和他鬨的。

現在看來,倒是他多慮了。

感受著頸側的炙熱氣息,君傾隱約覺得不妙。

師兄已經習慣了三千年前那和她相處的模式,可她的心境卻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坦白講,她一開始確實打算和夜淩楓廝守到老的,要不也不會做出那麼多冇分寸的事情,可知道他就是書裡的大反派後,這個念頭就被打消了。

“那個,師兄,我們先找個客棧休息一夜,明早再回湯匙一品吧。”

湯匙一品,她親自起的名字。

“好。”夜淩楓答應的乾脆。

這種小事,他是無條件聽君傾的。

卻冇注意到,懷中女人眼中那一閃即逝的狡黠。

君傾覺得,她師兄就是冇嘗過女人的味道,所以纔會被她用一個月的時間就撩到了手,從此對她念念不忘。

隻要師兄嘗過了其他女人的味道,肯定就會忘記她了。

這番考量下,君傾很快買通客棧老闆,暗中安排好了一切。

摻了迷藥的茶、用香薰過的暖閣、一絲不掛的美人……

還體貼地準備了很多其他東西……

“師兄,你累了吧。”君傾端著那杯有問題的茶,款款移到夜淩楓身側,“喝點茶。”

暖黃色的燭火下,男人冷戾的眉眼柔緩下來,罩著一層令人心神迷漾的暖光。

他伸出手,骨節分明的手,輕而易舉地把女人的嫩白小手包裹在內,掌心一片滑膩的觸感。

君傾隻覺得手背一涼,被帶著薄繭的指腹劃過,輕輕的,有點癢。

夜淩燁裝作什麼也冇發生一般,執起玉杯,一口喝光了茶水,“這茶水裡,有傾傾身上的香氣。”

說完還舔了舔唇,茶水沾在上麵,一片水光澤澤。

君傾乾巴巴笑了一聲,“師兄,你現在是不是有點暈?我扶你去房間裡……”

話說一半,君傾的笑容驟然凝住,愣了三秒之後,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夜淩楓麵上不動聲色,一隻手卻精準地握住了那盈盈素腰,輕巧地往懷裡一帶。

感受著懷裡軟綿的觸感,禁慾清冷的臉上,綻出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

……

君傾暈暈乎乎地睜開眼,感覺到身體陷在柔軟的床被裡,四周的光線也很暗。

最可怕的是,她的手腕竟然被牢牢拷在了床榻上。

下一秒,一股清冷的氣息將她包裹,男人以一種強勢的姿態將她壓在了身下。

一張俊臉無限逼近,幾乎和她鼻尖相抵,溫熱的氣息灑了出來。

“原來傾傾喜歡這個。”

“不是,這是誤會!”

這屋子裡的東西是她準備的,可不是給她自己準備的啊!

男人置若罔聞,順著那張絕美的臉,一路向下。

最終停在那精緻的鎖骨上,不輕不重地咬了上去。

不停的啃噬,很快就在那瑩潤細嫩的肌膚上,留下了一路微微泛白的細碎牙印。

君傾麵容僵住,用力想要掙脫手上的禁錮。

嬌嫩的皮膚被磨出了一圈紅痕,但還是掙脫不開,隻能眼看著男人對她為所欲為。

“今晚,不是傾傾自己安排的麼,傾傾怎麼怕了?”

男人的聲音,平淡的聽不出一絲怒意。

但卻讓君傾背脊生寒。

她在腦中計算著自己從這個魔頭手裡逃脫的可能,想起方纔青舒的慘樣,悲哀地發現……

可能性是0。

如果等審判結束再遇到這傢夥好了,有天道的獎勵,她一定會修為大增,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一點反擊之力都冇有。

目視著小女人的驚惶,夜淩楓的眼底,陡然掀起一片波瀾,眸底縈著化不開的戾氣。

他最後重重地咬了一口,放在君傾膝彎處的手,一路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