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公主君傾罪惡昭彰,十惡不赦!現廢除其公主身份,於審判台接受審判!”

冰冷的審判聲,響徹在空曠的大殿裡。

女子一身冷豔的紅衣在疾風中亂飛,勾勒出絕美的身形,頎長白皙的秀腿下是一雙光裸的蓮足。

她赤腳塌在冰涼的地麵上,聽到判決後,那張令天地都為之失色的臉上顯出冰冷的嘲諷,在紅裝的襯托下妖冶又魅惑。

一俊美的青年站在審判台外,他一身玄服外繡饕餮銀絲暗紋,周身的氣息悍然又淩厲,五官俊美如畫,一身騰騰殺氣掩不去貴氣風流,堪堪讓人不敢逼視,正是君傾的首席弟子,赫赫有名的戰神將軍——夜玄清。

君傾望向自己費了無數心血教出來的徒弟,美眸水遮霧繞,魅惑中透著一絲失望,

“自你當日拜入我門下,我便將一身所學傾囊相授,不想到頭來你不僅轉拜君瑤為師,還恨我至此,竟親自押我到審判台。”

君瑤,這本書裡名副其實的團寵。

而她,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惡毒女配,即便穿書後費儘心機討好那些人,受天道限製,仍舊改變不了原著的結局。

夜玄清居高臨下地睨著君傾,俊美的臉上滿是厭惡,

“君傾,你教我禁術害我走火入魔,挖我靈骨奪我靈器,更害的我師尊中毒昏迷不醒,你的罪行罄竹難書,今日,我就要親眼看著你在審判台上灰飛煙滅。”

審判台可以追溯時光,審判功過,會把一個人經曆的一切,像幻燈片一樣播放出來。

因為審判極其嚴苛,數萬年來從冇有上了審判台被判為無過的修士。

君傾神色凜然,“冇錯,君瑤的確是我所害,但除此之外,我冇做任何違背良心之事。”

“至於毒害君瑤……”君傾清傲一笑,“她做下的那些事,我即便是殺了她都不為過!”

如果不是設計讓君瑤陷入沉睡,她如今哪有機會站在審判台上?

如果過往重現,那君瑤做下的醜事可就瞞不住了。所以她一定會阻止自己上審判台,還會美其名曰,是顧及姐妹之情,然後那些冇長腦子的人,就會覺得君瑤善良。

是的,君傾早就發現,自從她開始嘗試著改變這本書的劇情,在女主光環的影響下,很多事情已經扭曲了。

書中單純善良的女主,也扭曲成了邪惡陰毒的樣子。

聞言,夜玄清麵容覆蓋上一層陰翳,“君傾,你的醜惡嘴臉終於暴露了。”

君傾哂笑,“無論我說什麼,你們都不肯相信,不過沒關係,天道審判會還我清白。”

“好一個還你清白……”夜玄清宛如聽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唇畔一片譏誚,“你身上還有清白二字可言?”

“好,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願!”

夜玄清一聲令下,“開始!”

審判台上突然射出一個巨大光柱,君傾被包裹其中淩空而起,紅裙瀲灩,在金色的光柱中舞動亂飛。

現在的君傾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她接受審判,除了實在太閒的,很多修士都冇興趣來看。

比如帝君,比如她那三個哥哥。

夜玄清過來主要是因為這第一道審判是君傾為師不賢,正和他有關。

審判開始,台外看熱鬨的修士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果真是善惡到頭終有報,作惡多端的女魔頭終於到了受到報應的時刻!”

“可歎夜尊天縱奇才,竟攤上了這麼一個師父,如果夜尊能早日遇到君瑤公主,今日的成就隻會更大!”

“就君傾這種十惡不赦的魔頭,估計第一道審判就會被判的灰飛煙滅吧。”

伴隨著無數嘲諷聲,審判台上空逐漸出現一幅畫麵。

這是君傾的過往,通過審判台清晰地展現在眾人眼前。

那是一個宛如人間仙境的海外仙山,雲霧繚繞,瑞氣千條,天空中飛著仙鶴,水裡遊著各種奇珍異獸。

再看自己拜師學藝的問心宗,夜玄清雙目之中泛起幾分悵然,可想到自己與師尊失之交臂,反而陰差陽錯投入君傾門下,就忍不住咬牙切齒。

倘若他一開始就拜的君瑤,又怎麼會有後來發生的那些事!

他壓抑著心頭的憤懣,目光轉向光幕,眼下的場景,就是問心宗一年一度的拜師大會。

在一片恭祝聲中,一個女修士由女侍攙扶著緩緩走出,她一身青裙碧波如洗,清麗絕塵的臉上帶著溫柔笑意,看見她後,夜玄清的神色緩和下來,眼裡是發自心底的慕仰。

圍觀修士也是讚歎不已。

“原來君瑤公主也入了輪迴,也是問心宗的長老,同樣都是長老,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螢火不能和皓月爭輝,君傾哪裡能和君瑤公主相提並論?”

夜玄清的神情變得柔和,輕輕地喊了一聲,“師尊……”

隨著君瑤的走近,眾人看她打開了收徒名冊,上麵寫滿了人名,即便站在台外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原本也冇什麼,可看清上麵的第一個人名後,眾人齊齊驚愕。

夜玄清。

這意味著夜玄清原本應當是君瑤的弟子……

“原來夜尊本就是君瑤的弟子,但後來怎麼會拜入君傾門下?”

“這還不好解釋,定是君傾見夜尊天賦出眾,硬是從君瑤公主那裡搶過來的!”

“竟然能做出這種事情,真是個卑劣小人!”

夜玄清同樣也是麵容陰翳,雙拳緊握,指節處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原來他本就該拜入師尊門下,是君傾出來橫插了一杠!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接下來他們看見的,就是君傾如何耍手段把夜玄清弄到自己門下時,君瑤卻說了一句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話。

她看著名冊,眉心蹙起,“這夜玄清,雖然天資上佳,但體內卻有魔族血脈,若收入門下,必定後患無窮。”

“來人。”君瑤麵容陰冷,叫來下屬,“廢了夜玄清的經脈,把他打入下界,永遠不得再入問心宗。”

夜玄清就猶如受了當頭喝棒,陰翳的表情僵在臉上,定格成愕然,看著竟有幾分滑稽。

師尊竟然要廢了他的經脈?而且……魔族血脈?他從未聽人說過自己身上有魔族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