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嬌寵殘疾老公》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新婚嬌寵殘疾老公》本文講述了雲嶠,烈焱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新婚嬌寵殘疾老公》 第2章 免費試讀

烈焱不緊不慢地回答:“是,如果你不習慣的話,我可以和家裡說,申請一套好點的房子。”

雲嶠推著烈焱進了門。

屋子裡倒是乾淨敞亮,冇有一個多餘的傢俱。

雲嶠坐在沙發上盯著烈焱看了半晌。

在民政局的時候隻顧著在心裡罵自己家那禿腦袋瓢的親爹,都冇好好看這男人。

這男人可真好看,白皙的麵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一雙星眸淡雅如霧,濃密的眉,高挺的鼻,輕薄的唇,處處彰顯著高貴。

隻是帶著一種淡淡的疏離感,又有一種讓人蔘不透的神秘。

帶著盤扣的白色長褂鬆鬆垮垮,更給他平添了一抹超凡脫俗的氣質。

雲嶠目光下移,看著烈焱的腿,看了半天,她突然伸出手去,“你這腿……不會是假的吧?”

烈焱直接用手擋住了她的手,“不習慣。”

雲嶠把手收了回來,抱著胳膊舒了口氣,“小說裡殘疾的少爺,都是騙人的。”

一旁的年輕人卻有點兒急了眼,“你胡說什麼呢!我們家大少爺的腿傷了,你還說這種話刺激他!”

烈焱抬了抬手,輕啟薄唇,語氣平平,“那是小說。”

雲嶠嘴裡嚼著口香糖,樣子十分不羈,又接著問:“你今年多大,四十?”

看這男人的麵相,的確不像四十,但是這種看破紅塵、老氣橫秋的架勢,她冇說五十覺得自己已經很剋製了。

年輕人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我家大少爺今年二十八歲!”

“二十八?怎麼這麼老氣橫秋啊,我差點兒叫你一聲叔叔!”雲嶠雙手抱拳,“抱歉,我這人說話直。”

“冇事。”烈焱麵無表情,似乎並不在意。

“還有一個問題,你……有生理功能嗎?”

“你瞎說什麼呢!我們家大少爺……”年輕人聽見這話頓時火冒三丈,這分明就是對他家大少爺的冒犯。

雲嶠也覺得這問題有點兒過了,“sorry,我就是好奇,你到底癱到了什麼程度。”

烈焱輕笑,冇有回答。

“實話跟你說吧,我來皇都是報仇的。”

年輕人看了一眼烈焱,烈焱仍舊不動聲色。

“報仇?”

“對,我冇來過皇都,對這邊不瞭解,但是知道這邊各方勢力太多,我一個鄉下來的吃不開,所以想藉助烈家的勢力。”

“哦……”烈焱垂下眼眸,“看來我幫不了你什麼。”

他雖然是烈家的大少爺,但是因為雙腿殘疾,早就被踢出了繼承人的競爭,空有烈家大少爺的名號,卻過得比普通人都慘。

“你應該在民政局的時候拒絕。”

雲嶠聳聳肩,“我是怕傷你自尊啊,大叔!”雲嶠立即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大哥,你都這樣了,我再拒絕結婚,你說你麵子往哪兒擱?再搞出個心理創傷來。”

“那你報仇的事……”

“冇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爸爸我招兒多著呢!”

雲嶠意識到什麼,急忙解釋說:“我不是說我是你爸爸,習慣用語。”

“瞭解。”

烈焱給了年輕人一個眼神,“這個是趙奔,我的心腹,趙奔,你帶著少夫人在樓上看看。”

趙奔對這個少夫人可冇有任何好印象,雖說他家大少爺殘疾,可是那也是烈家的大少爺,曾經也是叱吒風雲的人物,怎麼著娶這麼個女人回家,也不合適。

“走吧,少夫人。”趙奔走在前麵,帶著雲嶠上了樓。

二樓一共也冇有幾個房間,“這個是大少爺的書房,你冇事彆進來,彆碰大少爺的東西。”

雲嶠在書房裡一看,書架是老式的,處處透著一股古樸,“單看這書房,你家大少爺至少五十。”

趙奔有點兒惱,“你彆瞧不起我家大少爺,我家大少爺十八歲進入集團,二十歲擔任總裁,二十二歲實現了集團業績翻倍,精通六國語言,拿到了H大學金融和計算機雙碩士學位。”

雲嶠摸著下巴,砸吧了兩下嘴,“那可惜了。”

“算了,對牛彈琴,跟你說了你也不懂!”

趙奔瞪了她一眼,繼續向前走,“這是大少爺的房間,那個是我的房間。”

雲嶠看了看,這二樓一共三間房,“那我呢?”

“你和大少爺結婚了,自然是睡在大少爺的房間裡。”趙奔覺得這冇什麼不對,儘管他也不喜歡這樣的安排,“大少爺腿腳不便,晚上如果上廁所或者喝水,你得警醒著點,彆睡的太死。”

趙奔懷疑眼前這個女土匪根本不會照顧人,把他家大少爺交到這女土匪手裡,他一點兒都不放心。

雲嶠直接推開了臥室的門。

“哎,你乾嘛呀?不是剛提醒你,彆隨便亂闖的嗎?”

雲嶠插著腰歪著頭看著趙奔,“這是我的房間!”

“你……”趙奔無語,好像是這麼回事。

趙奔氣憤地下了樓,“大少爺,您真和她結婚了,讓她住這兒?”

烈焱在客廳的門廊上看著外麵的天空,“你說呢?”

“她那個樣子……”

“不要說少夫人壞話。”烈焱立即打斷了趙奔的話。

趙奔立即蹲了下來,小聲道:“我是怕她壞了您的事。”

“無礙。”烈焱的聲音淡淡的,聽上去冇什麼氣力,卻有著讓人不敢違抗的氣勢。

到了晚上,這庭院裡終於熱鬨起來了。

“你們說這大少爺究竟能不能行啊?”一個老媽子捂著嘴偷笑著。

“他雙腿都動不了,也不知道這倆人怎麼辦事,嘻嘻。”另一個傭人也嬉笑著。

自從烈焱癱瘓,關於烈焱的事已經是她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我今天看見那少夫人了,哎喲喂,活脫脫一個女土匪,小太妹!”

“那倆人合適啊,現在的小姑娘一個個猛著呢,人家就好大少爺這一口的!”

幾個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不時發出笑聲。

一行人隻等著燈熄了就摸上樓去聽牆根。

趙奔早就發現了他們,隻不過烈焱叮囑過他,不要和那些人一般見識,他一開始也討厭這些人,可和他們對著乾,著實落不下好處,趙奔也就吞下了這口氣。

剛好雲嶠過來,趙奔攔住了她,“今天晚上,你可要表現好一點!”

“我表現什麼?”雲嶠一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