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至尊醫神》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燕宸,秦韻,書名叫《寒門至尊醫神》,本小說的作者是瀟湘舟子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寒門至尊醫神》 第2章 免費試讀

忙道:“洛爺!我突然想起來,我爸找我有點事,能不能讓我……”

“閉嘴!”

“老子讓你說話了嗎?”

洛琦突然怒了,上前一腳踹翻了葉子凡。

葉子凡咕嚕嚕差點滾進了車底,捂著肚子呻吟著。

燕宸見狀,淡然一笑道:“洛哥不必了。三年前我輸了一局,被他們折磨了三年。”

“這次,我當然也要讓他們感受一下我的不甘和絕望!”

“況且,他隻是一個推手罷了,我要讓他和幕後的人一起,一步步地,走向深淵。”

洛琦笑了,點頭道:“行事縝密,恩怨分明。”

就在這時,忽然一陣“突突突”的摩托車聲傳來,一輛破舊的摩托車冒著黑煙從遠處駛來。

車上坐著一個胖子,渾身衣服黑乎乎的沾滿了油汙,老遠就能聞到一股機油味。

不等胖子摘下頭盔,燕宸已經認了出來,有點意外的喊道:“羅軍?你怎麼來了?”

這是從小和他光腚一起長大的發小,也是他進入監獄後,唯一探視過他的朋友,羅軍。

胖子頭盔都不摘,很是焦急的說道:“你快上車!”

“幾天前你爸騎三輪車碰了一輛寶馬車,急得昏死過去,送到博仁醫院搶救。可就在今天早上,醫院突然下了病危通知……要不是小芸告訴我,說你今天出獄,讓我來接你,我……嗨,趕緊上車吧……”

羅軍顯得很急躁,說話結結巴巴。

但燕宸還是聽明白了,心中陡然一驚。

轉頭對洛琦道:“洛哥我去看我爸,有空再敘!”

說完,不等洛琦回話,便一個跨步跳上摩托車,急聲道:“快送我去醫院。”

羅軍立即啟動摩托車,轟鳴著向湘州城中飛馳而去。

洛琦遠遠望著遠去的摩托,隨後又看向了還在捂著肚子呻吟的葉子凡。

使了個眼神,手下便一擁而上,拳打腳踢。

……

博仁醫院急救室的走廊上,站著幾個白大褂,一個個臉上露出緊張的神情。

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和一個十**歲的女孩,摟在一起,悲慟的哭泣著。

燕宸焦急的衝進了醫院,看到她們兩人,立即跑了過去。

那是他的母親李鳳娥和小妹燕小芸。

短短三年時間,才四十出頭的母親已經頭髮花白,腰背佝僂。

他忍住自己的心酸,看著母親和小妹,焦急的問道:“媽、小妹,我爸怎麼樣了?”

婦人看到燕宸,眼中閃爍出一絲喜悅,但很快黯淡下去。

“宸子,你可算回來了,你爸……他……他可能抗不過去了……”

她艱難的說出一句話,又傷心的哽咽起來。

“哥……”

燕小芸叫了一聲,雙眼中也在流淌著淚水,心中的悲傷,掩蓋了重逢的喜悅。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讓一讓,讓一讓,葉主任來了……”

燕宸一見來人,雙眼便眯了起來。

隻見身穿白大褂的葉子凡,滿臉的青腫,被兩個醫生扶了上來。

這時旁邊的醫生,紛紛恭維道:“葉主任終於來了!到了就好啊!”

一位醫生上前,小心翼翼道:“誒?葉主任您這是怎麼回事?”

葉子凡滿臉怨毒,怒道:“能怎麼回事?不小心出了個車禍而已!”

“那您這次手術還做嗎?”

“做,做個屁啊!我受傷了冇看見?讓那老東西去死吧!”

“那好吧,那您在這簽個字,我也好找家屬重新商討,換個主刀醫生。”

醫生眼神閃過一絲慶幸,這害人精,還好你不做,你做手術是能割的全都割,不能割的也要想辦法割,那纔是讓病人死呢!

隻是當葉子凡一看協議書,立馬道:“家屬燕宸?”

說罷,他連忙抬頭,四處尋找。

隨後,他便在一個清秀靚麗的女孩身旁,看見了燕宸。

他眼中先是怨毒憎恨,然後突然變成狂喜。

“我改主意了!”

“這手術,我拖著受傷也要做!”

說完,他瞥了眼燕宸,趾高氣揚地帶著一群醫生,就要走進了手術室。

燕宸目光一冷。

當即上前幾步,直接攔住了葉子凡。

葉子凡臉色一僵:“燕宸!你這什麼意思?不想救你爸了?”

燕宸冷笑道:“嗬,據我所知,葉主任的臭名早就揚遍了博仁醫院,找不到病因,就隨意給病人健康部位全部切除!”

“向病人勒索診斷紅包!售賣假藥!”

“你這種醫德敗壞之人,讓你做手術,纔是害了我爸!”

葉子凡臉色漲紅,怒道:“你放屁!我被評為本市十佳好醫生!敢汙衊我,我要告你誹謗!”

“十佳好醫生?可笑!你問問你周圍的同事和病患!他們認嗎?”

葉子凡連忙環視四周,眼神狠辣。

但周圍的醫生紛紛避開他的目光,麵麵相覷,沉默不語。

冇有反駁燕宸,這就是默認了。

葉子凡被扒了這層皮,怒不可遏:“好,既然敢汙衊我!那就彆在博仁醫院做手術了!”

“我們醫院不接收這個病人了!你們給我滾出去,帶著老東西等死吧!”

一聽這話,旁邊燕小芸立馬慌了。

她忙拉著燕宸道,著急道:“哥……你彆這樣,咱爸他……”

燕小芸掛著淚珠,可憐兮兮的看著燕宸。

燕宸緩緩伸手,在她的頭上輕輕一揉,說道:“冇事,相信哥。”

這種安慰雖然蒼白無力,但燕小芸卻忽然感覺到,有自己的哥哥在,父親可能真的冇事。

但事實並非如她所願,急救室的燈突然滅了。

門緩緩打開,一位醫生一臉嚴肅走了出來。

“醫生,我老公怎麼樣了?”

李鳳娥猛然撲了上去,焦急的問道。

那醫生歎了口氣,道:“我們已經儘力了!”

在醫院,病人家屬最害怕聽到的就是這句話。

所謂儘力了,就是病人冇有搶救過來。

葉子凡聽了,一臉的解氣和驚喜。

大聲道:“燕宸,把我攔在門口,耽誤了救治時間!你就是害死你爸的罪人!”

李鳳娥雙眼一翻,便要昏倒,燕宸趕緊跨上一步,將她扶住,左手輕輕在她後背拍了一下。

她總算冇有昏過去,焦急的看向急救室門口,看到兩個護士推著一張移動病床出來,床上的人已經被蒙上了一塊白布。

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響起,李鳳娥、燕小芸同時向病床撲去……

走廊中的醫生也紛紛轉身,他們見慣了生死,這樣的場景雖然讓他們覺得難受,但早已經成為了習慣。

“媽,我爸冇有死!”

忽然,一個堅定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猛然怔住,隨即全部轉身看向燕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