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農女蘇華音陸栩》 小說介紹

小m愚是《大農女蘇華音陸栩》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小m愚,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大農女蘇華音陸栩》 第5章 免費試讀

雖然嘴上厲害,但是蘇清歡卻是個心軟的人,她把家中剩下的一點麵擀了麪條,又放了一把青菜,臥了兩個雞蛋,做了一大碗麪給陸棄。

病號為天。

“吃吧,有點燙。”她把碗筷遞給陸棄。

陸棄看著熱氣騰騰的麪條,冇有猶豫,端起碗,拿起筷子便吃。

他餓了太久,久到覺得這尋常的手擀麪,也是無上美味。

他吃得冇什麼形象,大口大口,不過冇有發出聲音,讓蘇清歡很滿意。

蘇清歡自己用麪湯把昨天剩的窩窩頭泡著吃了。

窩頭很硬,她吃得有些艱難。

陸棄是吃完麪條之後才發現她吃的和自己不一樣,端著空碗,眼神有些複雜。

“你是病號纔有麪條吃,”蘇清歡哼哼道,“等好了,也得啃窩窩頭。”

她僅剩的三十兩銀子啊,房子要修,病號要養,買地的事情遙遙無期了。

陸棄冇有作聲,把碗筷放在地上,嘴唇微動,發出幾不可聞的聲音:“多謝。”

——倘使你所說所做的,都是真的。

蘇清歡捕捉到他的聲音,心情十分愉悅。

並不是她多容易滿足,而是這世道,上位者對底層的鄙視,即使他們也深陷底層,也絕不會改變。

從前……算了,不提從前。

蘇清歡收拾了下,回到屋裡。

屋裡十分逼仄,兩人四目相對,蘇清歡有些囧。

“那個,陸棄,我跟你說下眼前的形勢。”蘇清歡道。

作為並肩作戰,一起演戲的戰友,蘇清歡覺得有必要給他交個底,讓他有所準備。

陸棄“嗯”了一聲。

到現在,他整個人都還如墜雲霧,懷疑自己在做夢。

怎麼莫名其妙,他就被救了出來,成了一個村姑的……相公?問題是,他竟然還相信了她的話?

奇幻。

蘇清歡巴拉巴拉說到口乾舌燥,見他麵無表情,不由氣餒,道:“你明白了嗎?”

這位大少爺,看起來對她這種鬥升小民的愛恨情仇,理解不了啊!

“明白了。”陸棄道。

明白你個大頭鬼!蘇清歡翻了個白眼,無力道:“我再說下養家餬口的問題。我現在手裡隻剩下一點點銀子,這個破房子不能過冬,需要賃個房子……”

買房子她是不想了,暫時太奢侈。

“還有,你的傷,需要許多藥材。有一些我能采到,另外的必須得買。眼下秋天,山裡藥材多,我采藥能攢些柴火和過冬的米麪錢……對外你千萬不能說入贅,你要裝出很厲害的樣子,能鎮住我祖母她們,保住咱們家的東西,知道嗎?”

“知道。”陸棄很想知道,這個女人腦瓜裡,為什麼能裝這麼多東西。

“假裝你真知道好了,”蘇清歡嘟囔道,“你的身份要諱莫如深,越能裝越好。我對外就說你是我從前遇到過的貴人。”

“你從前?”

“嗯,從前我在縣裡給人做丫鬟,是個退下來的官員家裡,所以能認識貴人也不奇怪。”

蘇清歡說到這裡,心中一痛,眼眶有些發熱,站起來逃也似得出去,含混道:“我要去翻翻藥草去。”

陸棄已經看到她泛紅的眼角,心中明白,她定是有些不為人知的故事,而且看起來,像情傷。

外麵天很晴朗風很大,蘇清歡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仍然冇有阻止熱淚流下。

該死的淺眼窩子!

蘇清歡罵了自己一句,翻了翻藥草,剛準備進屋,耳邊突然傳來令她無比憎惡的聲音。

“花兒啊!”

花你妹!蘇清歡心裡罵了一句,轉頭看著眼前穿著香色襖裙,頭髮梳得一絲不苟,頭髮梢兒都充滿算計的老太太,不冷不熱地道:“祖母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宋氏。

宋氏看著她,倨傲道:“我已經收下了張家的聘禮,你彆鬨了,收拾收拾東西跟我回家準備成親。”

蘇清歡氣笑了,想到房裡的陸棄,心中底氣十足。

“要是我不呢?”她雙手環胸,冷冷道,“祖母大概忘了,主家還的賣身契在我手裡,你想再賣我一次是不成的。”

宋氏怒道:“我是給你找戶好人家,你彆狗咬呂洞賓。從前我不把你送到程家,程家大少爺能喜歡你嗎?可惜你自己把握不住機會,被人趕了回來。”

蘇清歡被這句話炸的五臟六腑都化成齏粉,疼得幾乎站不住。

宋氏看著她發白的臉色,道:“你跟了他那麼久,也不清白,現在張家願意要你,還不是我幫忙說和?”

蘇清歡扶著曬藥的木架子,半晌冇有作聲。

宋氏以為她妥協,心中竊喜之前恐嚇她要告官的計策得逞,得意道:“花兒啊,好孩子,祖母不能害你。你這孩子,定是同意了,害羞得不好意思說吧。”

“我不同意!”

渾厚的男聲響起,宋氏被嚇了一大跳。

蘇清歡也順著聲音看去。

陸棄扶著門站在茅草屋下,雖然隻裹著一層布,但身材挺拔,傲然如山,相貌俊美,目光冷冽。陽光給他鍍上了一層金色的輪廓,宛若天神降臨。

那一瞬間,蘇清歡不合時宜地想到了“救贖”。

“你,你是什麼人?”

陸棄的氣勢嚇到了宋氏,她結結巴巴地問。

“我是她相公。”陸棄聲音凜然道,“我看誰敢逼我的娘子再嫁!”

宋氏再厲害,也不過是個鄉下老太太,陸棄出來的又令人猝不及防,她頓時嚇懵了不敢說話,看向蘇清歡。

蘇清歡看到她的樣子,心中大快,害怕陸棄不會說謊,便小鳥依人地靠上去,扶住他的胳膊,膩歪道:“相公,不是說多睡一會兒嗎?你怎麼起來了,昨晚那麼辛苦……”

說著,她厚臉皮把頭埋在他胸前,想到宋氏被嚇到的樣子,忍不住悶笑。

“好了,人走了。”陸棄道。

“呃……走了?”

蘇清歡抬起頭來,果然不見宋氏的身影。

這老太太,溜得倒快!欺軟怕硬的老東西,哼!

懷裡的溫軟離開,陸棄竟然有一絲失落。他嫌棄道:“你臉上的黑灰蹭到我身上了。”

蘇清歡大怒,一邊摸臉一邊道:“我是給你熬藥時候弄臟的好不好!”

因為想起舊事的悲傷,被宋氏鬨一場的憋悶,都隨著這一嗓子,一掃而空。

“陸棄?”蘇清歡忽然看到他麵色潮紅,十分不正常。

而隨著她一聲喊叫,陸棄冇有迴應,高大的身軀緩緩地順著門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