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南宮琉璃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介紹生命女神。

“我叫冬,冬天的冬。”生命女神道。

“冬小姐,你認識南宮嗎?”楚心月問道。

“是的。之前認識的。”生命女神平靜道。

“好吧,我還以為你是我們夫君又找的姐妹呢。”楚心月道。

南宮琉璃嘴角微抽。

“這楚心月真是大膽包天,要是讓她知道對方是生命女神,她估計會嚇暈過去吧。也不一定。這女人臉皮挺厚的。”

“我去前庭看一下。”這時,生命女神道。

她想要觀察李天。

一個人即便失去了記憶,但人的性格是不會有什麼改變的。

前世的時候,秋麵對創世神都能以死拒絕。

為什麼這一世卻喜歡上李天?

李天的天賦不見得比創世神好。

來到前庭的時候,李天正在招待來訪的嘉賓。

通天仙國的成立對於整個仙界來說都是一件盛事,能接到邀請函的,除了其他十三仙國的帝君,還有就是一些大型城邦聯盟的盟主,還有數不清的中小型城邦聯盟連出席的資格都冇有。

此時,距離通天仙國的立國大典隻有幾天了。

十三仙國中,一半的帝君已經來了。

那些接到邀請函的城邦聯盟更是百分之九十都提前來了。

這時,伴隨著一股強勁的氣息傳來,原本正在接待其他來賓的李天扭頭望去。

從門口處,幾個散發著令人窒息氣息的男女走了進來。

“始祖大人,來的人就是最強城邦聯盟鴻光聯盟的盟主斷沙。”楓七道。

“來者不善啊。這斷沙,聽說風評挺好的。怎麼現在如此傲慢?”李天淡淡道。

作為來賓,最起碼的禮貌也得是收斂起來吧。

但鴻光聯盟的這些人完全冇有任何氣息收斂。

盟主府中,一些境界低微的修士在這種氣勢壓迫下都吐血了。

“鴻光聯盟多年來一直都是最強城邦聯盟,聯盟實力要超過很多的仙國。這一切都是在斷沙的主導下壯大的。在通天仙國立國的訊息傳出來之前,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如果有第十四仙國,那肯定是鴻光聯盟。但冇想到,你橫刀殺出,成了仙界第十四仙國的帝君。斷沙估計氣壞了,現在連裝都不想裝了。”

楓七頓了頓,又道:“不過,始祖彆怕,有我在,不會讓斷沙傷到你的。”

“你和斷沙相比,誰更厲害?”李天道。

楓七稍稍尷尬:“老實說,還是斷沙更強。”

李天有些驚訝:“經過三位天神的祝福,還打不過他嗎?”

“這斷沙堪稱是仙界最強天才,當然,現在不是了。始祖大人纔是最強天才。”楓七毫無廉恥的拍著馬屁。

李天翻了翻白眼:“行了,彆拍馬屁了。”

楓七笑笑。

她頓了頓,又道:“這斷沙實力深厚。我聽說,他之前和天妖帝國的藍威切磋過一場,不分勝負。”

李天有些震驚。

藍威是天妖帝國的帝君,本體是一條蒼穹級神獸青龍。

這玩意的戰力可以說仙界天花板級的。

“一個冇有經過三位天神祝福過的人類竟然和青龍帝君打成平手,何其妖孽啊!”李天感慨道。

楓七嘴角微抽,心道:“再妖孽也冇你妖孽。仙界誕生百億年,開啟修真文明也幾十億年了,何時出現過殺仙帝的凡人?你這完全不把仙界的戰力體係放在眼裡啊。”

吐槽歸吐槽,但楓七也很慶幸。

因為,她站隊站對了。

很早就抱上了李天的大腿。

想到這裡,楓七也是感到有些小得瑟。

暗忖間。

斷沙已經走了過來。

“恭喜李天盟主。”斷沙微笑著伸出了手。

“是李天陛下。”楓七道。

斷沙看了楓七一眼,輕笑道:“楓七陛下也是仙國帝君之一,怎麼做了彆人的小跟班?”

“關你屁事。”楓七翻了翻白眼。

李天也是笑笑道:“斷沙盟主不要羨慕,你要是想當我的小跟班,歡迎。”

斷沙目光又落到李天身上,然後突然微笑道:“你也配?”

“嘖嘖,斷沙盟主,我可是三位天神眼前的大紅人啊,你這麼無理,真的好嗎?”李天道。

“怎麼?仙國的帝君不能罵?仙界的規則裡可冇有這一條哦。再說了。”

斷沙微笑著看著李天,又道:“你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會受天神的庇護吧?”

李天感受到了一股堪稱赤果果的殺機。

他也是瞳孔微縮。

“這不對勁呢。就算斷沙惱羞成怒,也不敢在我的地盤這麼放肆吧?”

隨後,李天想到了什麼,突然明白了。

“看來,有人想通過你教訓我啊。”李天輕笑道。

不久前,李天為南宮琉璃公然頂撞了空間女神。

她好像很生氣。

“是空間女神的意思嗎?”李天直接道。

這下反而讓斷沙愣了下。

“你倒是挺敏銳嘛。”斷沙頓了頓,又淡淡道:“小子,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個世界都是三位天神的。你不會以為得罪了天神,還有你的好日子吧?”

李天聳了聳肩。

“我要是怕的話,就不會得罪空間女神了。”

斷沙眸中掠過一絲殺氣。

“那就走著瞧吧。”

李天咧嘴一笑,然後道:“楓七,招待客人。”

斷沙又看了李天一眼,轉身離開了。

在斷沙離開後,李天的臉色也是冷峻了下來。

他現在的實力對上普通的仙帝,不是絕對輾壓,也差不多。

但對上經過天神祝福的仙國帝君,或者對上同等實力的斷沙,還是不太行。

李天握了握拳頭。

他其實很清楚。

隻要自己找到仙緣,突破到仙人境,就能橫掃一切。

但他一直遲遲冇有找到仙緣。

哪怕他接受三位天神的祝福,但依然冇有找到自己的仙緣。

“可惡,我的仙緣到底是什麼?”

這時,暗香浮動。

李天扭頭一看,一個陌生的麵孔來到了他身邊。

“生命女神?”李天小聲道。

生命女神有些驚訝:“你怎麼認出來的?”

“雖然您的相貌和氣息都變了,但眼神冇有變。”李天道。

“還有這種辨識方法麼,受教了。”生命女神頓了頓,又淡淡道:“被威脅了?”

李天微微苦笑:“算是吧。”

“夏,就是空間女神,那女人是創世神的狂熱粉絲,哪怕創世神已經化身天道數十億年了,她對創世神的忠誠依然如故。其實,她也算是可憐人吧。她深愛著創世神大人,但創世神大人喜歡的人卻是秋,就是南宮琉璃。”生命女神淡淡道。

李天沉默著。

少許後,他突然道:“生命女神,如何才能獲得仙緣?你能幫我找到仙緣嗎?”

他要提升實力。

如果想要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必須提升實力。

生命女神搖了搖頭:“宇宙大道的核心本源法則有很多,我們三人隻掌握了三種,還有很多法則不是我們能控製的。”

哎~

李天歎了口氣:“好吧。”

生命女神看了李天一眼,又道:“不要著急,也不用焦慮。有我在,不管是你,還是秋,我都不會讓你們死的。”

李天眨了眨眼,隨即大喜:“也就是說,我無論如何都死不了,對嗎?”

“想多了。看情況。如果你是縱慾而亡,那你就永遠的死去吧。”生命女神道。

李天嘴角微抽。

“我開玩笑呢。”

這時,生命女神也是歎了口氣。

“怎麼了?”李天問道。

“我是搞不懂秋看上你什麼了。”生命女神道。

李天笑笑,然後道:“生命女神,你有喜歡過人嗎?”

“我不是草木,豈能無情?”生命女神淡淡道。

“你為什麼喜歡那個人?”李天道。

生命女神沉默片刻,才道:“不知道,回過神的時候,就喜歡上了。”

“是吧?有時候,愛上一個人可能並冇有那麼多理由。一句話,一個舉動,甚至一個眼神,都會淪陷。”李天輕笑道。

“我看秋更有可能是被你騙了。”生命女神道。

“偏見。天神大人,您這是對我的偏見。”李天抗議道。

生命女神冇有理會李天。

少許後,她突然又道:“把手伸出來。”

李天不知道生命女神要做什麼,但他還是把手伸了出來。

生命女神在他的掌心用手指輕輕一點,然後一道柔和的光從她的指尖進入了李天的體內。

“那個,天神大人,剛纔那道光是?”李天小心翼翼問道。

“你不想要知道太多。”

說完,生命女神直接瞬移離開了。

李天嘴角微抽。

雖然他相信生命女神不會害他,如果想害他的話,當初就不會阻止空間女神殺自己。

但他還是有些好奇,生命女神到底在他體內注入了什麼?

隻是,生命女神人都找不著了,也就冇法問了。

這時,伊秋水走了過來。

“夫君,你,忙嗎?”伊秋水道。

她有些忐忑,生怕打擾到了李天。

李天摸著伊秋水的頭,微笑道:“你也是我的女人,不要弄的跟丫鬟似的。抬頭挺胸站直。”

等伊秋水照做之後,李天才又道:“怎麼了?”

“我,我爸媽來了。”伊秋水道。

“喔,嶽父嶽母來了啊,在哪呢?”李天問道。

“還在青城外麵。現在青城不是戒嚴了嘛,冇有邀請函冇法進城。”伊秋水道。

“我不是給你邀請函了嗎?”

“但是,城門口的衛兵...”

李天眉頭微皺。

“我親自去一趟。”

青城,南城門。

一對中年夫婦略顯侷促的站在南城門口。

城門口的衛兵看著倆人,輕笑道:“什麼人都想混進來。”

“一個九流城邦聯盟裡的一個小家族竟然說是李天陛下的嶽父嶽母,真是癡心妄想。”

“要不是立國大典在即,不宜見血,我早就宰了他們了。”

更有衛兵直接走了過來,做出驅趕的姿勢:“還不滾?等著被殺頭啊?”

那對中年夫婦嚇的趕緊準備離開。

但就在這時,光芒一閃,一個男青年的身影出現在南城門。

衛兵們看到來人,立刻跪了下來。

“參見陛下。”

正是李天。

但李天並冇有理會這些衛兵,他直接來到那對中年夫婦麵前,滿臉歉意道:“嶽父,嶽母,真的抱歉,我剛纔知道你們來了,還被人攔在城門口。我...”

聽了李天的話,南城門的衛兵們都是傻了眼。

“是...是真的?這對夫婦真的是陛下的嶽父嶽母??”

懵圈了。

回過神後,那些衛兵們都是跪在地上,叩首在地,連頭都不敢抬。

“冇事。”伊力頓了頓,看了那些渾身發抖的衛兵一眼,又道:“你也不要為難他們了。大喜的日子,就算了。”

衛兵們聞言,都是感動極了。

李天看了那些衛兵們一眼,然後道:“你們,從今天起不要守城門了。從即刻起,你們就是我嶽父嶽母的衛隊,如果他們要是出了什麼差池,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是!”衛兵們趕緊道。

——-

通天仙國立國大典的倒數第三天。

獨孤未央來了。

這次是帶著未央仙國的代表團來的。

現在獨孤未央和李天的關係雖然並冇有傳播出去,但仙界高層的人基本上都已經知道了。

在未央仙國的代表團裡有一個熟人。

李天曾經的關門弟子青雲。

看著舞台中央春光滿麵的李天,青雲表情複雜。

既有憧憬,也有不甘。

這時,寒玉來到了李天身邊,說著什麼。

看到寒玉後,青雲表情更複雜了。

這時,寒玉也是看到了青雲,目光冷厲。

她並冇有理會青雲,和李天交談後就直接離開了。

通天仙國立國大典的倒數第二天。

純陽仙國的帝君姬武終於姍姍來遲。

他在望向李天的同時。

李天也在望著他。

李天其實並不是那種嗜好殺戮的人,但如果動了他的逆鱗,那他也絕不放過。

在李天要殺的人中。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這個姬武。

他擾騷糾纏獨孤未央,雇凶殺自己。

兩人之間不存在和解的可能,不死不休。

但兩人現在都在等待機會。

姬武在等待著國戰的開啟。

國戰時期,任何殺戮都是合理的。

而李天在等他的仙緣。

找到仙緣,突破到仙人境,那他就能輾壓姬武。

反之,自己就被姬武輾壓。

原本,李天是很有自信的。

但幾年過去了,自己遲遲找不到自己的仙緣,依然困在大乘境。

雖然戰力有所提升,但對於姬武這樣的存在,還是遠遠不夠的。

“可惡,到底去哪裡找仙緣?”

老實說,隨著國戰日期的來臨,李天也開始有些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