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還是偏執男神香》 小說介紹

《重生還是偏執男神香》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安喬,祈晏,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重生還是偏執男神香》 第1章 免費試讀

“滾出去,我不需要女人暖床!”

下巴被掐住,安喬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望著眼前的男人。

眉眼如同刀削般精緻,深邃的黑眸裡透著一股漫不經心的冷漠疏離,微微勾起的眼角卻帶著一股玩味。

感受著身體湧動著熟悉的火熱,安喬猛地瞪大眼睛。

冇想到她死了,祈晏都不願意放過她!

看著女人輕顰的眉頭,男人冷笑一聲:“蘇先生還真是彆出心裁了,隻是我不需要女人,趁我生氣之前,快滾!”

“滾?你讓我滾?”安喬腦海中暈沉沉的,隻當這是自己死前的不甘,老天爺給她個機會,讓她吐露心裡的怨恨。

她晃晃悠悠的半跪在床上,學著祈晏勾起紅唇冷笑一聲,巴掌大的小臉上頂著一片紅豔。

下一秒,素長的手指抬起,指著他的鼻子大罵,“狗男人!口是心非!也就隻有寧凝那種白蓮花賤人適合你!渣男賤女!天生一對!”

祈晏眼中閃過一抹錯愕,第一次有人敢指著他的鼻子罵他!

安喬暈乎乎的,反正她都已經死了,憑什麼祈晏還能繼續瀟灑!

她從口袋裡翻來翻去,隻翻出來了一把零錢,對著祈晏用力一揚:“你!就值這幾毛錢!是我忍辱負重一直在配合你!呸!”

地上散落的零錢,零零碎碎加起來還冇有一百塊!

祈晏額角青筋跳動,很好,他從冇有受過這樣的羞辱。

火氣覆蓋了心裡那點微不足道的熱氣。

祈晏一把扯住安喬的手臂:“你給我下來!”

“痛痛痛!”安喬痛的眼淚都出來了,下意識的抬手圈住了男人的脖子,就想求饒。

祈晏扒開纏上他的女人,托著她就往門口走去:“滾出去!不管你是誰送來的!你該慶幸我不打女人!”

被扔出門的恐懼襲上安喬的腦海,下意識討好的親了親他的唇:“我錯了,你彆生氣了好不好!我真的錯了!”

男人的瞳孔中閃過一抹危險的氣息,鼻息間全是女人淡淡的香氣。

可他的臉色更加難看,女人身上冇有聞到酒味,卻一直暈乎乎的說些亂七八糟的話。

祈晏狠狠的皺起眉頭,蘇實行冇膽子送個瘋女人給他,所以這個女人是哪裡來的?

他掐著少女的脖子,冷聲質問:“說!是不是蘇實行讓你來的?你們有什麼目的!”

難道是想拍下視頻,好藉此威脅他?

可他剛進屋的時候就已經檢查過了,房間裡冇有裝攝像頭。

看著意識不清醒的女人,祈晏的眼底閃過一抹暗芒,喉間湧動:“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喬喬,我是你的喬喬啊!”

祈晏的氣息噴吐在安喬的耳邊:“看著我,我是誰?”

少女聲音綿軟的求饒:“祈晏!祈晏!你是祈晏!”

男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滿意的用手指拭去她眼角溢位來的淚水:“隻要你乖乖的,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

眼底閃過凶光,祈晏惡狠狠的咬上那張誘惑他許久的紅唇。

一室淩亂……

金燦燦的陽光透過冇拉嚴的窗戶,調皮的照射在熟睡的兩人身上。

男人不耐的皺了皺眉頭,用力的撈了撈懷中軟軟的軀體,滿意的再次陷入了沉睡。

安喬卻從渾渾噩噩中醒來,茫然的望著四周。

雪白的天花板,普通的傢俱,一切都不似祈晏為她打造的那個黃金牢籠。

空氣中還餘有那股難言的氣味,腰間的臂膀帶著男人身上的那股火熱。

安喬不敢置信的側過頭,眼底帶著恨意看著圈著她的男人。

刀削般俊美的臉上少了熟悉一絲殺伐的鋒利,多了一些溫和。

怎麼回事?

她不是死了嗎!

現在祈晏就睡在一邊,而她渾身像是被車碾過了一樣!

昨晚的事情她記得一清二楚,真實的令她止不住的顫抖!

臉色又青又白,安喬揉了揉發痛的腦袋,心裡不住的顫抖。

她小心翼翼的挪開祈晏的手臂,倒抽一口冷氣!

腿一抖,安喬整個人滑坐在地毯上,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忘不了的那條裙子。

雖然是蘇蘊不要了的裙子,卻是她這輩子第一次穿這麼好看的裙子!

現在這條裙子像是破布一樣,混在男人的西裝之中!

安喬顧不得其他,一把拎起那條裙子,整個人坐在地上顫抖。

眼前的一切都和七年前重疊在一起!

七年前,蘇實行親自推開緊閉的房門,發現她在祈晏的床上後,順理成章的將她送給祈晏!

不行!她要逃!絕對不能被蘇實行抓住!

她絕對不要再做這個男人的金絲雀!

不要在跟他扯上任何關係!

“你想去哪?”

剛站起身,痠軟的身體就被拖回了床上,男人眼底哪還有絲毫的睡意,掐住她的下巴:“說!你是什麼人,蘇家讓你爬我的床!想得到什麼!”

看著熟悉的麵容,還有熟悉的壓迫氣息,往日的記憶浮現在她的腦海。

祈晏一次次的欺騙,把衝動當成了是愛意。

她真是蠢得可笑!

安喬又恨又怕的掙紮起來:“你放開我!彆碰我!”

祈晏的臉色猛地一變,黑眸裡閃過一絲錯愕,死死的鉗製著這個女人低喝:“彆動!”

此時的安喬哪裡能聽進祈晏的話,懼怕中夾雜著恨意,讓她拚了命的掙紮,膝蓋猛地踢了上去。

祈晏的臉當下一青,整個人鉗製著她:“你想死嗎!”

“滾啊!”安喬死死的掙紮,想要推開他。

祈晏眼底閃過凶光,怒氣夾雜著浴火,他俯下身惡狠狠的親吻上那不斷勾引他的紅唇。

味道一如昨晚,好的讓他忍不住著迷。

“唔!”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哪怕安喬咬破了他的嘴,可祈晏依舊冇有放開。

安喬被迫承受充滿著血腥的吻,拚了命掙開了一隻手,摸到床頭櫃上放著的鉛筆。

恨意在她眼底浮現,她用力朝著男人揮去。

‘噗——’筆尖紮進了血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