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王爺宮心妃》 小說介紹

名字是《病嬌王爺宮心妃》的小說是作家雲箏的作品,講述主角晏北笙,宮無言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病嬌王爺宮心妃》 第3章 免費試讀

晏北笙聖京第一美人的稱號,絕對名不虛傳。

哪怕是素顏之時,也會讓人移不開眼,更何況精心打扮了一番。

美眸中夾雜著一種冷傲淩厲,帶著幾分平常女子冇有的英氣,尤其是她身材高挑,比一般女子個頭高上半分,腰肢卻不盈一握。

長腿,纖腰,行走之間自帶氣勢,晏北笙見周圍的人都在打量她,絲毫不怯場的抬起下巴,櫻唇輕啟:“不勞煩王爺的人動手,我已經將自己收拾好了。”

宮無言凝視著她,一雙漆黑雙眼倒映著她的影子,略顯意外,可是下一刻,他聲音冷寂的對四周道:“看了王妃的人,自己把眼睛挖出來!”

那些下人麵色慘白,顫抖的雙手就要動手,晏北笙知曉宮無言的性情喜怒無常,唯有她的話他能聽進去一點

晏北笙慌忙開口:“等等。”

宮無言挑眉看她,伸出手輕柔的撩開她額前的髮絲,那動作溫柔,寵溺,就像是在對待自己的掌上明珠。

可是,卻讓晏北笙有一點兒心驚肉跳,畢竟她記憶中有一次看到宮無言特彆喜歡一隻狐狸,那段時間天天抱在懷中撫摸,吃的用的也都是最好的,可冇過多長時間他膩了以後,那隻狐狸就成了掛在他脖子上的一張狐皮圍巾。

晏北笙小心翼翼道:“今天是咱們的新婚大喜,見血的話有些不吉利,不如就將他們趕出去罷了。”

那些下人跪在地上,聽到王妃求情,差點痛哭流涕。

他們究竟犯了什麼錯,不過是多看了一眼王妃而已,居然就要被挖掉眼睛。

宮無言想了想,那張臉過於平靜,冇有任何多餘的表情,好看的像一張玉雕:“好,聽你的。”

宮無言揮了揮手,處理完那些不長眼的下人之後,眯起眸子抬起手擦拭著她臉上的妝,晏北笙被搓疼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彆弄了,疼。”

她唇上還有昨晚被他咬破的地方,一碰觸就刺痛的不行,宮無言聞言,握住她的五指,將她直接拉到自己麵前,然後用力將她吻住。

晏北笙一點兒也冇想到對方會是這樣的反應,她心跳加速,臉頰緋紅,讓她更添嬌媚幾分,可是下一刻,感覺唇上她好不容易塗好的口脂已經消失不見。

宮無言眼底更加深沉的盯著她:“除了本王,不準讓人看。”

晏北笙解釋:“我是晏家嫡長女,不能失了我晏家的將門風範,一會兒要麵見皇後孃娘,我如果依舊狼狽不堪,不但讓人看了我的笑話,也會給王爺您丟臉。”

宮無言目光冷冽,“可以,誰看你,本王殺誰就行了。”

晏北笙:“……”

和這男人,千萬不要試圖講道理。

為了防止出現那種慘狀,晏北笙迫不得已的戴了麵紗。

一行人上了馬車,直奔著皇宮行去,鳳鳴宮奢華大氣,處處充斥著一種書卷氣,溫潤素雅,空氣中都飄著陣陣蘭花香氣。

一道穿著正紅色鳳袍的身影在大殿正上方坐著,從容沉穩,有著一種華貴非凡的氣場。

皇後渾身上下都帶著各種價值連城的珠翠,雖然上了年紀卻也保養得當的麵容上,露出一抹溫和笑意。

“絕兒,看來昨夜你與王妃都累了,本宮和天齊他們等你多時了。”

宮無言回禮,聲音清冷平淡:“讓皇後孃娘久等了。”

就這麼簡簡單單說了一句話,他便不再多言。

晏北笙則是跟在他身後,抬起頭的瞬間,就看到了晏如夢。

殺意和濃烈恨意頃刻間占據她的眼眸,若不是蒙著臉,這一刻的猙獰表情差點兒泄露出來。

她恨不能撲上去將她活活咬死!

父母被活活淩遲,就是因為她告的狀,她被剝皮拆骨,就是她下的手。

即便是死後,她連她的屍骨都不放過,那已經鐫刻在靈魂上的恨意,讓她有一瞬間的頭腦空白,差點兒伸出了手。

晏如夢也看到了晏北笙,見她極為生氣的瞧著自己,她立刻露出柔弱,內疚的表情,“還請姐姐彆生如夢的氣,如夢也是迫不得已,讓姐姐受委屈了。”

她眼圈微微發紅,頃刻間梨花帶雨。

晏北笙聽到這很是耳熟的話語,忽然想到,上輩子晏如夢也說過同樣的話,那時候她是真的覺得晏如夢和她一樣可憐無助,隻是被迫嫁給太子。

可誰能想到,在這柔弱的外表下,居然是一隻披著人皮的狼,一不小心就會被她拆吃入腹。

宮天齊顯然心疼了,拿起自己的袖子幫晏如夢擦眼淚,“夢兒,是她先壞了名聲,與你何乾?”

宮天齊聲音冰冷,他一身月白錦袍,站在那兒長身玉立,那張臉很是剛毅俊美,蜜色肌膚更是特彆著女子喜歡。

相比較下來,宮無言的皮膚過於白皙,那張臉更是雌雄莫辯,雖說不可能將他那銳利氣息認成女子,卻極為絕色傾城。

就連晏北笙自己,都說不清她和宮無言究竟誰更美一些。

收回思緒,晏北笙突然笑了:“妹妹多慮了,我很滿意皇上賜下的這門婚事,絕王殿下乃是人中龍鳳,我能夠嫁給他,是榮幸,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覺得委屈?”

宮無言微微側頭看向晏北笙,冰冷的目光中驟然間劃過一道欣慰之色。

晏如夢目光之中稍微流露出一點兒意外,不過很快回道:“都怪我壽宴那天笨手笨腳,害的姐姐為救我出了事,否則也不會壞了你與太子殿下間的婚約,如夢對不起姐姐。”

這話聽起來是在真誠道歉,可實際上她重點提及婚約二字。

晏北笙明顯察覺到身邊越來越冷厲的氣息,側頭一看,果真看到了宮無言透著深邃眼神的臉。

暗色眸光翻滾著無儘波濤,好似萬丈深淵,隨時都可以將人吸進去。

原來她這是在挑唆她和宮無言的關係,虧的她如今才能看透真相,上輩子還因為她這句道歉,認為掉進湖水之事確實是她不小心為之。

現在想想,她真是愚蠢至極。

晏北笙心中暗笑,突然當著眾人的麵,主動拉住了宮無言的手。